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離婚後軍官老公後悔了 第2章_安幽小說
◈ 第1章

第2章

1976年夏,綏河鎮上河村生產隊,今天是李春妮和吳承海的訂婚宴。

中午的陽光霸道而炙熱,吳家院里卻推杯換盞熱鬧非凡。

「大海哥恭喜你啊!訂婚居然比我早。」說話的是村長的兒子張建設,跟吳承海從小一起長大,最好的兄弟。

吳承海:「面露微笑說道,我也沒想到會比你早。」

他自己也沒想到回家探個親就探出個未婚妻,說來也是年紀大了父母做主,定了本村的李春妮。

吳承海掃了一眼自己的訂婚對象李春妮,沒有心動感覺。

說不上喜歡,也不討厭。

但父母都覺得她人品好,長的也漂亮,知根知底是個會過日子的。

他也就同意了,他這個年紀人家都當爹了,他還是個光棍呢,有個人在家照顧他父母也行。

那就聽父母的,選一個父母喜歡的。

反正他也不怎麼回來,級別不夠,家屬不能隨軍。

李春妮笑着偷看吳承海,根本不知道吳承海心裏怎麼想的。

吳承海長的高有185,長的很帥,面龐深邃又立體,劍眉星目,嘴角微微上翹,哪怕不笑看着也是微笑的,身着軍裝的他充滿了獨特的魅力。

她自己也算的上漂亮,鵝蛋臉,杏仁眼,蘋果肌飽滿,小翹鼻,櫻桃小嘴,越看越耐看的那種美。

就是常年下地幹活,曬的有些黑了,雖然身高不算太高160但是也顯的嬌小可愛。

19歲了正是說親的年紀,十里八村上門提親的也不少,她是一個也沒相中,因為心裏一直有個人。

還好不算太晚,吳母王翠帶着媒人來家裡提親,她立馬就應了,能嫁給心裏的人當然高興了。

母親張淑蘭這才知道自己閨女原來喜歡吳家老大。

怪不得來家裡相親的她一個也沒看上,不是嫌人家醜,就是嫌人家矮,不然就嫌太能說,不能說的也不行……總之各種挑毛病。

吳家的條件在上河村還算不錯,吳父**是村裡的會計,有工資有工分,吳母王翠上工掙工分,也是個能幹的。

夫妻二人有三個孩。

老大吳承海22歲在外省參軍,老二吳承軍16歲在市裡讀高中,小妹吳承玉12歲在村裡讀小學。

李春妮父親李德義,李母張淑蘭,育有四個孩子。

大姐李春花去年嫁去了下河村,過的不錯,結完婚就分家單過,丈夫是個木工,老實人,能掙錢。公婆也是好相處的。

老二李春妮,家裡家外一把好手,村裡人對她的評價就是能幹,漂亮,嬸子大娘們尤其喜歡她,誰家娶媳婦兒不想找個能幹活的啊!

老三李春峰老四李春陽是對雙胞胎男孩,都在鎮上讀中學。

李春妮中學畢業了就在家務農,不是不讓她上學,而是學習一般也不是這塊料。

姐姐出嫁後家裡的活都被李春妮大包大攬接下來,話說的不多,活乾的不少。

趙雁趴在春妮肩上揶揄的說道:「春妮,恭喜你啊!終於可以嫁給大海哥啦!」

「雁子,你說什麼呢,快別說了。」

說完臉上又紅了一個度。

作為李春妮最好的朋友,趙雁當然知道她喜歡吳承海了,她們之間共同分享各自的小秘密。

張建設又調侃道:「呦!春妮這是非大海哥不嫁呢!」

趙春妮的臉紅的都快滴出血了,頭低的不能再低了,小聲說道:「我沒有。」

「春妮姐姐,我以後是不是要叫你嫂子啦!」吳承玉單手托着下巴眨着眼睛的問道。

趙雁看李春妮羞的跟鵪鶉一樣忙道:「好啦!我們不逗你了。」

吳承海的聲音適時地響起「快吃菜吧!都快涼了。」

「好嘞!大海哥你這次回來能在家呆幾天啊!」

「7天,後天就得回部隊了。」

張建設和吳承海倆人聊了起來。

他們這桌都是家裡的弟弟妹妹和兄弟朋友,時不時的就飄出一句兩句調侃的話。

李春妮和吳承海沒在主桌坐,都是長輩還有村裡幹部。

倆人還得挨桌敬酒,索性就坐在朋友這桌了。

訂婚宴接近尾聲了,來人去戚的也走的差不多了,雙方父母坐在一塊商量結婚日子和彩禮。

吳父吳母:「親家,彩禮300塊加三轉一響,傢具都給打新的,房子就住家裡現成的,倆間西屋收拾收拾就行,在給孩子扯點布做兩身衣服,日子就訂在年前」。

「正好孩子年前還能放一次假,具體哪天到時候咱們在訂,咋樣親家,你看行嗎?」

彩禮都是之前說好的,李父李母自然是同意的。

也不拿喬,彩禮吳家給的是真多。

李母一手拿起李春妮的手,放在自己另一個手裡,用拇指划了劃她手背道:「姑娘大了,留不住了,要嫁人了。」

眉眼之間雖然帶笑,但眼睛裏還是泛着淚光。

「嫁妝我們也給備的足足的,跟她姐姐一樣,額外彩禮錢帶回來200塊,給他們小倆口過日子用。」

李家也不是賣閨女的人家。

就這樣倆家把事敲定了。

雙方父母都很高興,也很滿意。

吳母:「明天,大海你接春妮去市裡溜達溜達,買塊手錶,吃個飯啥的。

「鎮里供銷社貨不全。」

吳承海:「知道了,娘」。

吳春妮到底還是個小女孩,雙頰微微泛紅的透露出一種莫名的羞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