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離婚後軍官老公後悔了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早上五點,李母就起來做飯了,李春妮聽見聲音伸了個懶腰,起床也去了廚房陪母親一起做飯。

李母抬頭看見李春妮進來開口道:「今天不是要跟大海去市裡買東西嗎?這裡不用你,打扮打扮去。」

李春妮邊切鹹菜邊說:「不耽誤,吃完飯在打扮也來的及。」

早上的飯也好做,煮上一鍋野菜粥,蒸上幾個地瓜,幾個窩窩頭,在打倆個雞蛋,蒸一碗雞蛋羹,切一盤鹹菜,一頓早飯就做好了。

倆個弟弟吃完早飯還要走着去鎮上上學,鎮上也不遠,走路三十分鐘就能到。

現在一家只能養兩隻雞,下的蛋也供不上一家人吃。

偶爾攢幾天雞蛋炒上一盤,都是一家人一起吃,偶爾煮上倆個單獨給倆個弟弟吃。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飯。

六點上工鈴響了,父母拿着水壺帶着帽子去地里上工了。

叮鈴鈴……

門口響起單車車鈴聲。

李春妮對着鏡子梳了一下麻花辮的發尾,穿着昨天訂婚穿的碎花布拉吉,自己做的千層底布鞋,快步的跑了出去。

不是她不知道換一身衣服,而是她就這一件連衣裙,在家裡下地幹活,裙子不方便所以也就這一件。

看着他一腳蹬着車子,一腳支在地上雙手把着車子,初升的陽光打在他的身上,真是帥進了李春妮心裏。

「大海哥,我,我收拾好了,咱們走吧!」

她看着吳承海,臉上帶着一絲羞澀。

從來沒有姑娘這麼溫柔地跟吳承海說話,臉還羞紅了。

心裏在想有什麼可害羞的。說話都磕磕巴巴的。

他挑了一下眉尾,眼睛看着后座,「嗯,上來吧!坐早班車去市裡,時間快來不及了。」

「哦!好。」李春妮答道。

側身坐在了車后座上,雙手緊緊抓着車座的兩邊,怕自己掉下去出洋相。

倆人已經訂婚了,她用手抱着他的腰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可她就是下不去手。

大家都是干集體的,土地就在村子外,在一起嘮嗑也不耽誤幹活。

今天的話題免不了提到他們倆。

李承海長的好,條件好,還是個軍官,免不了有姑娘對他芳心暗許。

也是丈母娘心中的理想女婿。

村裡的姑娘有羨慕李春妮的,也有嫉妒她的,嬸子大娘們都帶着酸水嚼着舌根。

「嘖嘖嘖,她咋就那麼好命呢,能嫁給吳承海。」

「誰不想找個當兵的啊!又不用下地幹活又有津貼拿。」

「人家李家二丫頭長的也好看啊!又那麼能幹。」

「怪不得瞧不上我兒子呢?這是想當軍官太太啊!」

「人家眼光高着呢?去她家提親的她一個也沒看上。」

「別在那吃不着葡萄說葡萄酸了,要我說他倆還是很般配的。」

「你聽說了嗎?光彩禮就給了三百塊。」

「我的乖乖,三百塊呢?」

「這都夠我家倆兒子的彩禮錢了。」

「那你家兒媳婦的彩禮也是夠高的,我家能娶仨。」

「說到底還是這丫頭命好。」

「誰說不是吶!咋就沒看上我家那丫頭呢?」

「誰能看上你家丫頭,有缸粗沒缸高的。」

「你兒子好,天天在家躺着,連地里活都不會幹,跟個大爺似的,還沒斷奶呢吧!」

「哈哈哈……」

在一群嬸子大娘鬨笑聲中,單車快速騎過……

雖然是土道,李承海騎的還是很穩的,李春妮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

到了鎮上,把單車鎖好停在了供銷社的側面車棚里。

走到馬路對面上了去市裡的汽車,車上早就坐滿了人,好多人都站着,連轉身都困難。

車內人群嘈雜,讓人感到煩躁不安。

車子搖搖晃晃的啟動,李春妮根本就站不穩,也夠不到車上扶手。

(70年代的公交車是沒有吊環的,就是一根長長的桿。)

吳承海看出了她的窘迫,一隻手把着車上的扶手,另一隻手放進了褲兜,把她圈在身體前道:「你可以拽着我的衣服,保持平衡。」

李春妮此刻也因吳承海的舉動難以抑制的激動,兩人離的極近,背後就是男人溫熱的氣息,李春妮臉上又冒出一股熱氣,從脖子紅到頭頂。

拇指和食指捏住了他的手臂上的衣服,她抬頭看吳承海,臉上帶着一抹羞澀。

「謝謝你,大海哥。」

李春妮小聲道。

吳承海覺得有股奇怪的感覺,如同熱浪一般翻湧,低頭看着李春妮:

「嗯,沒事。」

車子緩慢行駛着。

拽着衣服的那隻手都沁出了一層薄汗。

就這樣大約四十分鐘到達了市裡,李春妮下車後深呼了一口氣跟在他後面走着。

走了兩條街進了市裡最大的供銷社,吳承海帶着她直接走到了手錶櫃檯。

吳承海:「同志你好,幫我介紹一款女士手錶。」說完從衣兜里拿出一張手錶票。

售貨員一瞧手錶票都拿出來了,肯定是要買的,人也熱情了不少。

她指了指櫃檯里左邊一排手錶道:「這一排都是女士手錶,比較受歡迎的就是上海牌和梅花牌。」

「喜歡哪款我可以拿出來給你們看看。」

吳承海轉頭問她:「你喜歡哪款。」

李春妮指着櫃檯里一塊梅花表問道:「同志,這塊表多少錢。」

售貨員直接拿了出來道:「這塊一百二十塊。」

「那這款多少錢」李春妮又指了指旁邊的全鋼手錶問道。

「這塊一百六十塊錢,這是上海牌的,也是賣的最好的一款了。」售貨員也直接拿了出來。

李春妮看着這倆塊手錶,都是白色錶盤,款式簡單大方,沒有太大的差別,她也就是看時間而已。

「那就這款吧!」她指着梅花牌手錶。

轉頭又對吳承海說:「就這款吧,我喜歡這款。」

吳承海知道她這是在給自己省錢,可這倆款手錶真是差不多,也確實沒必要多花四十塊錢買另一塊。

「好」說完吳承海付了一百二十塊錢。

「走吧,去裏面看看布料。」吳承海又道。

李春妮也是要扯布料的,就跟着往裡邊走。

十尺布可以做一套衣服。五尺布可以做一件上衣或褲子,綽綽有餘。

做裙子有時候會用多些,但十尺布就可以解決。

她看了一圈選了幾塊布料,的確良一尺一塊五。棉布一尺一塊二。

選了五尺的確良布料,打算給吳承海做一件的確良襯衫。

五尺黑色平棉布料做褲子,十尺碎花平棉面料,給自己和吳承玉各做一條裙子。家裡還有一匹綠色的布料可以給幾個弟弟做衣服,就不用買了。

營業員低頭打着算盤說道:「二十尺布票,二十五塊五毛錢。」

吳承海付了倆張十尺布票和二十五塊五毛錢。

又去糕點櫃檯買了兩斤雞蛋糕,一斤大白兔奶糖。

倆人一前一後出了供銷社的門。

路過國營飯店「餓了嗎?吃完飯在回去吧!」吳承海道。

李春妮用手順了下自己麻花辮小聲回:

「嗯,好。」

吃飯的人不多,服務員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站在玻璃窗後面。

服務員指了指上面的黑板,態度很不友好的說道:「點菜。」

黑板上寫的很清楚肉菜,米飯都賣沒了。

倆人點了一大一小兩碗麵條。

吃完坐車回鎮上,回去的公交車上人很少,兩人全程沒有交流。

吳承海把李春妮送回家,轉身就要騎車離開,李春妮見狀忙道:

「大海哥,進屋口水吧!」

吳承海側頭看了一眼,「不用了,我走了。」他的眼神里透着冷漠。

李春妮向前一步,手裡牛皮紙裝着的糕點跟着晃了晃,可見這一步走的很急。

「大海哥,你明天就回部隊了,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他應付着回了一句,「家裡幫我照看一下吧!」

吳承海的態度說明了一切,她知道他不喜歡自己,而她還是不得不笑着道:

「我會的,大海哥記得給我寫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