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離婚後軍官老公後悔了 第4章_安幽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吳承海一早便踏上了離家的火車,車廂內人頭攢動,他一手拿着行李,一手拿着車票尋找自己的座位。

時云云雙腳踩着座位,往行李架上放包裹,下來時被一個大哥的行李給撞了一下,一個沒踩穩,「啊!」的一聲,眼看就要摔倒了,撞進了一個寬闊厚實的懷抱。

吳承海眼疾手快的將人攔腰抱住。手裡的觸感直擊大腦,轟——腰真細,柔軟的觸感讓他呼吸一緊。

時云云站好後尷尬的笑着道:「同志,謝謝你。」

他面無表情的點了一下頭,實則心跳加速,腦里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應該幹什麼了……

看着女孩大大方方的拽了拽自己的衣角,用手絹擦了擦踩過的座位後,坐到了他的對面,突然間,他的心跳頻率如同焰火般衝破他的胸膛,瞬間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倆人對視了一眼,吳承海眼神躲避着低下了頭,一抹紅色從臉頰蔓延到耳根。

時云云「噗」笑出了聲。

看着眼前長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居然這麼害羞,忍不住的調侃道:「兵哥哥,你怎麼比我還害羞啊!」

吳承海「……」

時云云活潑的性格,使她在任何場合都能輕鬆地與人打成一片,總能帶動周圍人的情緒,讓大家共同歡笑。

有她在,整個路程不再漫長單調,反而過的很快。

火車走走停停,身邊的人換了又換,唯獨他們倆人還是面對面的坐着。

夜晚,時云云趴在小桌子上睡覺了。

吳承海覺得他的耳根子終於清凈了,對着時云云的頭頂低聲道:「聒噪。」

話落時云云轉了個頭,換了個方向繼續睡。

嚇得吳承海緊抿雙唇,就像做錯事被抓包的感覺,隨後又自嘲的笑了笑。

他沒接觸過女人,跟李春妮也只是吃過倆次飯,連手都沒牽過,不自覺得又想到了那個觸感,趕緊搖搖頭,閉上雙眼,睡覺。

在嘈雜的環境里李承海並沒有睡實,睜開眼晃了晃發酸的脖子,抬手看了看手錶,5點20分,抬頭時,與時云云面面相覷。

時云云歪着頭抬起手笑着打招呼:「早上好啊!」

吳承海看愣了,她笑起來真好看,眼睛彎彎的像月牙兒,唇紅齒白,皮膚白皙,連一絲毛孔都看不見。

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失了態,立馬起身道:「嗯,早上好。」逃也似的快步走向廁所。

時云云笑的更開心了,發現他真的很容易害羞。

她早就睡醒了,在火車上休息不好,坐久了也累的不行,渾身都不舒服,洗漱回來就一直盯着吳承海看,濃密的眉毛,長而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樑,向上微翹的嘴角。想着他抱自己時那寬闊的胸膛,她心裏的種子在慢慢發芽,可是沒有機會了,她要下車了。

吳承海在廁所用冷水拍了好幾下臉,才壓下心中的那份悸動。簡單的整理了自己,又坐回自己的座位。

看着時云云一直盯着窗外,沒有主動跟自己搭話,他放鬆的長呼一口氣。

良久列車員出來報站,「李家莊站就要到了,要下車的乘客拿好隨身物品準備下車。」

「李家莊站就要到了,要下車的乘客拿好隨身物品準備下車。」重複着走向下一節車廂。

「能幫我拿一下包裹嗎?我要下車了。」時云云試探着問道。

吳承海心裏頓時悵惘起來,起身拿着一個黑色的包包問:「是這個嗎?」

時云云:「對,就是這個,謝謝你。」

接過包轉身又道:「知道我為什麼一直看着窗外嗎?」

吳承海微愣,隨後搖頭。

「因為玻璃上倒映着你的臉。」說完笑着轉身下了車。

吳承海瞠目結舌,完全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彷彿聽到了這世界上最令人震驚的消息。

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本以為倆人以後沒有交集了,誰知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在一次讓倆人相遇。

吳承海所在的駐地今天要來文工團慰問演出。

時云云和隊友東張西望的走着。

吳承海訓練完正要去大禮堂看演出,看到倆個女的賊頭賊腦的走着,不像好人。

「哎!你們倆個,幹什麼的。」洪亮的聲音在她們倆身後響起。

時云云和隊友同時轉頭,「是你!這麼巧,我以為不會在遇見你了呢!」時云云瞪大了眼睛驚訝的道。

「是挺巧的,你們倆個為什麼在這?」吳承海一臉正直冷靜的表情問。

時云云解釋道:「我們是文工團的,本來想出來逛逛,沒想到這麼大,找不到大禮堂了。」

「跟我走吧!我正好去大禮堂。」吳承海說完大步流星的帶路。

倆人跟在後面竊竊私語。

「云云,他就是你說在火車上遇見的兵哥哥啊!」

「嗯,就是他,很帥吧!」

「帥是帥,不過有點太冷了吧!」

「他要對誰都熱情,我還不一定喜歡他呢!」

倆人的悄悄話吳承海自然是沒聽見的。

大禮堂內已經人滿為患,演出也要開始了。

時云云和隊友快步跑進後台,又單獨跑到了吳承海面前:「我叫時云云,你呢?」

吳承海看着人跑進去又跑回來正疑惑呢?下意識回答:「吳承海。」

「吳承海同志,看完演出先別走,我找你有事,就在這等我哦!」說完歡快的跑進去了。

看着舞台上她,舞姿靈動優美,每一個轉身、每一個跳躍都充滿着優雅與自信,吳承海的心徹底亂了,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演出結束後,吳承海鬼使神差的等在後台門口。

時云云出來就看到他了,高興的跑到他身邊問:

「我跳的怎麼樣,有沒有驚艷到你。」

她的眼睛裏閃爍着靈動的光芒。

吳承海一臉欣賞的表情道:

「跳的很好。」

「只是很好嗎?」時云云向前一步。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緊張的心跳聲如同鼓點般疾速敲擊着胸腔,戰術性後退「你不是有事跟我說嗎?什麼事。」

時云云又邁一步,吳承海便退一步,她再次向前一步,她眼睛裏閃爍着調皮的光芒,嘴角勾起一絲壞笑道:

「我喜歡你,在火車上第一眼就喜歡了。」

「遇見你,一份意外。」

「遇見你,遇見愛情,恰逢其時。」

吳承海不知道自己怎麼回的宿舍,腦袋裡全是那句我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