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決好的。」吳承海感覺自己有點力不從心,太亂,靜不下心來。

「你會解決好,你如果有能力解決就不會鬧的人盡皆知。」

「承海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你的笑話,又有多少人想頂替你,你毫無背景,靠着拚命爬到現在這個位置上,你不能犯錯,生命中總是要有些錯過和遺憾的。」

吳承海在雙杠上瘋狂練習,他想要發泄情緒,但腦袋裡一直在迴響周軍長的話,有多少人想頂替你,你不能犯錯,生命中總是要有些錯過和遺憾的。

夜色如墨,李春妮想出來透透氣,她漫無目的的走着,寒冷的冬日讓整個世界都籠罩在一片蕭瑟之中,她的心情也如同這寒冷的氣溫一樣低落。

她看見人影在動,當她走近看清是吳承海在練習雙杠,她低聲細語道:「大海哥,是你嗎?」

吳承海早就發覺了李春妮,沒想到她會向自己走來。

「嗯,是我。」

夜晚漆黑一片,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輪廓。

「大海哥,我知道你心裏沒我,咱倆如果沒訂婚我會默默祝福你的,可是咱倆訂婚了,我就不會退婚,我喜歡你,很久了。」

李春妮說完轉身回了招待所,吳母收拾包裹的時候發現李春妮給吳承海做的鞋和襯衫,她又把拉鎖拉好,放了回去,心裏心疼這個傻丫頭。

這一夜,所有人都沒有睡好,吳承海更是一夜無眠,第二天吳承海的精神狀態差極了,中午天空開始飄雪,一直飄到晚上。

時云云來部隊找吳承海,她一隻腳來回在雪地上踩,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云云,等久了吧!這麼晚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吳承海解開軍大衣把時云云抱在懷裡,用下巴輕蹭她的發頂。

時云云把耳朵貼在他的胸膛,聽着他心跳的聲音,眼淚悄然落下說著:「對不起,承海。」

「這句對不起應該我來說,是我不好,沒處理好我和李春妮的事情,讓你深陷輿論之中。」

時云云抬頭深情的看着他,踮起雙腳,吻了上去。

吳承海瞪大了眼睛,頭腦一片空白,心中充滿了驚訝,不由自主的回應着她。

她的笑容中滿是苦澀,眼淚卻不自覺地滑落。吳承海雙手輕輕的捧着她的臉,用拇指輕輕的為她擦拭眼淚心疼的道:

「別哭,在給我點時間,我會解決好的。」

「承海,我申請調走了,去鄰市。」

「我們團長今天找我談話了,這件事對你對我影響都不好,你知道我為了考文工團付出了多少,這是我唯一的出路,我不能為了愛情放棄,我做不到。」

「承海,對不起,我們就到這吧!」

吳承海失魂落魄的走着,分手的傷痛如同這凜冽的寒風,讓他感到深深的孤獨和無助。

大雪紛飛,雪下的那麼深,下的那麼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