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讓你去打工,你和老闆好上了?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就在柳夢妍收拾行李的同時,甄明輝夾着公文包走進家門。

當看到柳夢妍在整理衣服的時候,甄明輝眉頭一皺,問道:「這是幹嘛呢?」

「她得罪了唐少,所以必須離開京海。」沈婷婷回答道。

「什麼?得罪了唐少?」甄明輝一愣。

隨後,沈婷婷把事情的經過簡單講述了一遍。

聽完後,甄明輝沉默片刻,嘆了口氣道:「這個唐少是什麼背景?你以為她逃得掉嗎?」

「那怎麼辦?總不能讓夢妍去送命吧?」

「放心吧!我跟唐少還有些交情,或許我去跟他說說情,可能還有挽回的餘地。」甄明輝沉吟道。

「那太好了,你趕緊去跟唐少說,讓他放了夢妍!」

「不過……」甄明輝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

「不過唐少有個特殊癖好……」

「什麼特殊嗜好?」

「那就是喜歡玩雛,只要夢妍能讓唐少滿意,他興許會放了夢妍。」

「這……」

沈婷婷俏臉一白,眼神有些絕望。

「嘭!」

聽了甄明輝的話,柳夢妍重重的將行李箱扔在地上。

她知道甄明輝根本就沒安什麼好心,讓她去陪那個噁心的男人,還不如直接讓她去死呢!

「甄明輝,你別痴心妄想,我寧願死,也不會答應這個要求。」柳夢妍憤怒的吼道。

甄明輝搖搖頭,冷哼了一聲,道:「既然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沒幫你了。」

「夢妍!女人遲早是用來睡的,何況那個唐少也挺年輕帥氣的,你為什麼不答應他?」沈婷婷勸道。

「你不要再說了,我是絕不會這樣做的。」柳夢妍堅決的說道。

「好!希望你不要連累我們。」甄明輝冷笑一聲,隨即轉身朝外面走去。

待甄明輝離開後,沈婷婷拉着柳夢妍的手,輕聲問道:「夢妍,告訴姐姐,你還是不是雛?」

面對這樣的問題,柳夢妍的俏臉羞的通紅,低垂着腦袋,半晌後,才輕輕點了點頭。

「你確定?」沈婷婷似乎很懷疑的看着柳夢妍,眼睛眯了眯。

柳夢妍被沈婷婷盯的渾身不舒服,最終咬了咬嘴唇道:「嗯!」

見狀,沈婷婷鬆開柳夢妍的胳膊,站了起來:「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尊重你的選擇,不過,你要是交男朋友了,必須得告訴姐姐,姐姐替你把把關,免得你吃虧。」

柳夢妍沒吭聲,只是點了點頭。

「對了,表姐,能不能借你手機給我打一個電話?」柳夢妍忽然抬起頭看向沈婷婷。

「你要打給誰?」

「蕭……蕭奈!」

「就是那個服務員?你打給他做什麼?他一個酒店服務員,你覺得他敢管你的閑事嗎?」沈婷婷毫不留情的說道。

「姐……你誤會了,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他是否安全。」柳夢妍辯解道。

「行吧,你想打就打吧!」

「謝謝姐!」柳夢妍露出感激之色。

「傻丫頭,都是自己人客套啥,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你要離他遠點,不然我就告訴你爸媽,知道了嗎?」沈婷婷叮囑道。

柳夢妍乖巧的點點頭,然後按照紙條撥打了蕭奈的號碼。

「喂!」

電話那頭很快就傳來蕭奈溫和的聲音。

「是……是我……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柳夢妍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聽到柳夢妍的聲音後,蕭奈心中頓時湧起一股暖流,但卻沒表露分毫,「沒什麼大礙,就是受了一點皮肉傷而已。」

「受傷?」聽到這兩個字,柳夢妍心臟猛地抽搐了一下。

「對……對不起,蕭……蕭奈,都是因為我,你才會……」

「好啦,這件事已經過去了,沒事了。這是你的手機號碼嗎?」蕭奈柔聲道。

「這是我表姐的手機號碼,你好好養傷,我就不打擾你了,拜拜!」

掛斷電話後,柳夢妍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隨後便把手機還給沈婷婷。

「你剛才說他叫什麼名字?」沈婷婷突然問道。

「蕭奈啊!」

「蕭奈?」

「嗯!」

沈婷婷眉頭擰成一團,「好像京海酒店的老總也姓蕭。」

「難道他真的和京海酒店的老闆有什麼關係?」沈婷婷猜測道。

「怎麼可能,他要是跟酒店老總有關係,也不至於去做服務員吧?」柳夢妍反駁道。

「說的也是!」沈婷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

另一邊。

葉超歷經九死一生才從護城河中爬出,身體虛弱的趴在馬路牙子上。

「艹!」葉超狠狠罵了句髒話。

他感覺自己的雙腿彷彿不屬於自己一般,全身酸軟無力,連抬腳都困難。

「媽的,姓陳的,老子非弄死你不可!」葉超暗暗咒罵道。

雖然葉超的內心極其不甘,但是事到如今,他只能暫且忍耐。

畢竟以他葉家的實力還惹不起陳文龍。

葉家。

葉超跟幾名小弟一前一後走進別墅內。

此刻葉父、葉母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等着他。

葉超一瘸一拐的進入客廳後,先是掃視了眾人一圈,隨後目光鎖定住了葉母。

他的母親叫張麗,是一個三線小明星,長相頗具嫵媚之態。

還沒等到葉超開口,葉父便是一記耳光扇在了他的右側臉頰,厲喝道:「混賬東西,跪下!」

「爸,您……」

啪!

「別叫我爸!跪下!」葉父瞪了他一眼,再次狠狠抽了葉超一巴掌。

挨了兩耳光,葉超哪裡還敢再說什麼,立馬膝蓋一彎,跪倒在了葉父面前。

「你這個逆子,都在外面幹了些什麼?」葉父氣急敗壞道。

「爸……我……」葉超低着頭,不敢亂說話。

「不準欺騙我,否則我扒了你的皮!」葉父威脅道。

「爸,我……」

啪!

又是一記耳光落下,葉超左臉上立刻腫了起來,嘴角溢出鮮血。

「老葉,你這樣對小超有意思嗎?他可是咱們兒子啊!」張麗抱怨道。

「這逆子都是被你慣出來的!我現在只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要是敢隱瞞我一絲信息,我饒不了你。」葉父沉聲道。

葉超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支吾道:「其實……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在京海酒店發生了一點誤會。」

「誤會?」葉父挑了挑眉毛:「誤會能讓蕭家解除跟我們葉家的所有合作嗎?」

「什麼?蕭家要跟我們解除合作,怎麼可能?我們和蕭家不是一直合作的挺愉快的嗎?」

「哼!還不是因為你得罪了你惹不起的人。」葉父冷冷道。

聽到葉父的話後,葉超心中莫名一顫,瞬間癱倒在地上,神色變得灰敗起來,一臉的失魂落魄。

「那服務員到底什麼來頭,竟然能讓蕭家解除跟我們葉家的合作,難道……難道……」葉超癱在地上喃喃自語。

「從今天開始,誰都不準給他一分錢,若是讓我知道誰偷偷給他錢,絕不輕饒!」葉父怒斥道。

「老葉,你這麼做,簡直太絕情了!」張麗憤懣道。

「我絕情,要不是你平日里縱容他的話,他能做出這種丟盡我們葉家顏面的蠢事?」葉父冷冷的看着自己妻子道。

「爸,您不要怪我媽,都是我不好!」

「滾出去!」葉父擺擺手,示意葉超趕緊離開。

「小超!你先下去。」看到葉超狼狽的模樣,張麗心疼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