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熱文竹馬不留情面,我換做他小嬸氣瘋他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第5章

她救過我

臉?

簡橙下意識伸手摸摸臉,這時候才想起自己挨的兩個巴掌。

「不是,我爸媽打的。」

周庭宴聽着簡橙的解釋,猜到今晚肯定出了什麼事,正要問,手機響了兩下,有消息進來。

秦濯發來的。

【我就說簡橙今晚肯定受了刺激,果然!】

【你侄子真不是東西,平時裝的人模狗樣,還真在外面養人啊。】

連着兩條消息,緊跟着是一段長視頻,周庭宴看了簡橙一眼。

「我下去抽根煙,你等一下。」

簡橙有求於人,哪敢不同意,「好。」

周庭宴下車,一直等在外面的潘嶼立刻湊過來,周庭宴伸手給他要了根煙,在吞雲吐霧間看完了視頻。

簡橙在車裡等了大概十五分鐘,她猜測周庭宴下去應該是考慮要不要幫她,回來應該就有答案了。

所以等周庭宴開門再進來,她立刻正襟危坐,等來一句:

「也許,你現在需要休息。」

周庭宴看完視頻,知道她今晚受了莫大的委屈,擔心她是一時衝動做的決定,讓她回去冷靜冷靜。

「你回家好好睡一覺,如果明天醒來,你還是想取消婚禮,再來找我。」

他怕她後悔,所以給她時間想清楚。

簡橙知道他的意思,她心裏也清楚,以她從前對周聿風死心塌地的黏人做派,沒人會相信,她真的會放棄周聿風。

「小叔,我性子莽撞,確實容易衝動,但我對您有敬畏之心,不是萬不得已,我不敢鬧到您跟前。」

簡橙抬頭看向周庭宴,語氣平靜,情緒穩定,沒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第一次求您幫我守住婚約留住周聿風,我是認真的,這次求到您面前,我也是認真的。」

周庭宴看出她的決心,低沉沙啞的嗓音裹着一絲凝重。

他提起婚禮的時間。

「還有三個月就是婚禮,你知不知道,現在取消婚禮,你會面臨什麼?」

婚禮取消,無論什麼原因,被嘲笑,被討論的都會是簡橙,吃虧的也是簡橙。

這些後續的連鎖反應,簡橙自然是清楚的。

她根本沒在怕的,臉皮是什麼東西?她早就沒有了,要那玩意有用嗎?

嘲笑就嘲笑,誰愛笑就笑,笑死活該。

「小叔,我決定來找您,就想的非常明白了。這婚,我確定不要了,周聿風,我也確定不要了。」

簡橙以為周庭宴再三提醒,是怕她回頭後悔了再過來找他,以為他是嫌自己麻煩,於是舉着手發誓。

「小叔,真的是最後一次了,這次之後,您就當我沒救過您,我再也不會來麻煩您了,真的。」

當年救周庭宴是意外。

她從奶奶墓地回家的路上,遇到車禍現場。

白色轎車不知道怎麼撞的,整個翻過來了,車頭撞得慘不忍睹,濃煙滾滾,底部不斷竄出火舌。

那地方偏僻,又是傍晚,周圍沒什麼人,簡橙其實挺害怕,但打電話報了警後,還是出於本能的跑過去。

駕駛座和副駕駛都有人,副駕駛的男人求她,讓她先救駕駛座上的。

可惜駕駛座太慘烈,司機整個身子被卡住,她試了幾次都沒拽動半分,而且,司機已經沒有意識了。

副駕駛情況好很多,男人只是被卡住了腿,她砸破玻璃,費力拉開已經撞變形的門,鑽進去幫那人挪腿。

火舌越竄越勇,噼里啪啦的燃燒聲像是在給生命倒計時,簡橙被濃煙熏的幾乎睜不開眼睛。

萬幸那男人沒有昏迷,還能自己使勁。

把男人拽出來的時候,簡橙自己都佩服自己,後來車子爆燃,大火吞噬整個車輛,她魂都嚇飛了。

命真大!

當時她手上胳膊上也受傷了,跟着救護車去醫院的路上才知道。

原來她救的人,是周庭宴。

人是意外救的,是她自願,她本不應該追着人家討救命之恩。

結果為了周聿風,以救命之恩求了一次,如今又厚着臉皮來找第二次。

沒有下次了。

她自己都覺得丟人。

車廂內寂靜無聲,周庭宴在簡橙的期盼中緩緩開口。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周聿風娶了別人,你會怎麼辦?」

簡橙愣了下,娶別人?蔣雅薇嗎?

周聿風那麼愛蔣雅薇,一旦他們的婚禮取消了,周聿風會娶她吧,哪怕讓蔣雅薇進周家會千難萬難。

如果周聿風娶了蔣雅薇……

「我放棄他,他今後再如何,都跟我沒關係了。」

簡橙說:「他結婚了更好,這樣我們倆,就算徹底翻篇了。」

這是實話。

她現在倒是希望蔣雅薇能如願嫁給周聿風。

周聿風的媽嫌貧愛富,把階級權貴,門當戶對看的極重。

她簡家千金的身份那貴婦人都看不上,時不時還要諷刺刁難她一下。

她能跟周聿風訂婚,靠的不是娃娃親,是周庭宴。

蔣雅薇小門小戶,在周聿風母親眼裡是螻蟻般的存在,蔣雅薇如果真嫁過去,嘖,婆媳大戰,周家怕是家無寧日了。

周庭宴浮着霧色的眸子盯着她看了一會,道:「你想清楚了,別後悔就行。」

這是答應幫忙了。

簡橙緊繃的身體鬆懈幾分,很感激,「謝謝小叔。」

周庭宴深色的眸光始終望着她,在她表達完感謝要下車時,突然喊她一聲。

「簡橙。」

簡橙剛要開門,聞聲回頭看他。

周庭宴說,「事不過三,我欠的救命之恩,可以滿足你三個願望,你用了兩個,還剩一個。」

簡橙愣住,「哎?」

還能滿足她一個願望?

還有這好事?他不嫌她煩嗎?一個救命之恩她都恬不知恥的找他兩次了,他竟然還多給一個願望。

怔愣間,周庭宴已經開門下車,暗沉聲線傳來。

「你把潘助理的手機號記下,想好要什麼,就給潘助理打電話。」

臨關門前,周庭宴頓了一下,似漫不經心的補了一句。

「第三次機會,你要什麼都可以,再過分都沒關係,只要你提,我都會答應。」

簡橙:「……好,謝謝小叔。」

等簡橙回神的時候,車裡已經沒有周庭宴的身影。

她趕緊轉過身子,也準備下去,手剛摸上門把手,駕駛座進來一個人。

是潘嶼。

「簡小姐,我的手機號您記下?」潘嶼朝後側着身子,語氣平和。

周庭宴的承諾可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簡橙不傻,不要白不要。

「好。」

手機拿出來才發現已經關機了,沒電了,潘嶼給了她一張自己的名片。

潘嶼要送她回去,簡橙忙說不用,「太麻煩了。」

「不麻煩,周總的飯局還沒結束,我送了您再回來,來得及。」

潘嶼扣上安全帶,笑笑,「您沒開車,周總說這麼晚了,您一個人打車不安全,讓我送您回去。」

簡橙想到手機沒電了,又沒帶現金,就沒再推辭,「幫我謝謝小叔。」

到底誰在說周家這位小叔冷血自私又無情?

謠言啊,這不,人還怪好的呢。

……

周庭宴回到會所,直接去了三樓。

飯局半小時前已經散了,一群人挪地,在包間打牌。

秦濯見周庭宴進來,拿着牌的手朝他揮了揮。

周庭宴走過去,立刻有人給他讓位,接過牌,他掃一眼局勢,輪到他時,抽一張牌扔出去。

秦濯靠過來。

「怎麼說的?那小公主是不是堅決取消婚禮?」

簡橙到的時候,秦濯本來要跟周庭宴一起下去,被阻止了。

周庭宴說小姑娘是來求人的,人多她會尷尬,給她留點面子。

秦濯想想也是,就沒去,不過簡橙突然要跟周聿風解除婚約,他實在是太驚訝了。

簡橙和周聿風這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娃娃親。

周聿風今年二十五,簡橙今年剛滿二十四,兩人糾纏了二十四年。

二十四年,多長啊。

長到周聿風從清風朗月的少年,變成圓滑世故的渣男。

長到簡橙從眾星捧月的簡家小公主,變成親爹不疼親媽不愛,被竹馬嫌棄的小可憐。

唯一沒有被歲月割裂的,大概只有簡橙對周聿風的愛。

簡橙一直是非周聿風不嫁,如今突然醒悟,肯定是發生什麼事了。

秦濯知道今天是簡文茜的生日,倒不是他刻意留意,是剛才飯局上有人提了一嘴,說今晚江榆市的大半青年才俊都在簡家。

他覺得簡橙今晚的情緒應該跟簡文茜的生日有關,所以就找今晚去簡家的朋友打聽了一下。

果然,真出事了。

朋友發了視頻給他,看完,他一個大男人都替簡橙窒息。

甭管怎麼落水的,親爹親媽親哥首先關心的竟然是一個養女,未婚夫先救的竟然是別的女人。

多窒息啊。

難怪簡橙會發瘋,按着簡橙以往的脾氣,今晚鐵定要把簡家的屋頂掀翻。

結果,她從水裡上來後,竟然安靜了。

孟糖說過,不怕簡橙發瘋,就怕簡橙安靜。

發瘋說明事情還有迴轉的餘地,說明她在給對方哄她的機會。

一旦她突然安靜,突然冷處理,就表示她真的絕望了。

所以,簡橙這次來找周庭宴,肯定是對周聿風徹底死心了。

……

周庭宴沒回答秦濯的問題,理好牌,突然想起什麼,撩起眼皮看他。

「孟糖呢?」

秦濯用餘光偷瞄他的牌,「出差了,問她幹嗎?」

周庭宴對秦濯的小動作視而不見,「你給她打電話,問她知不知道今晚簡家發生的事。」

如果知道,那她肯定會去陪簡橙。如果不知道,那就讓她知道,讓她去陪簡橙。

秦濯又瞄一眼他的牌,「不打,最近煩她,太纏人了,好不容易給我點喘息的空間。」

周庭宴直接把牌攤開在他面前,「打電話,讓你贏。」

秦濯:「……」他需要讓嗎?

行吧,他需要,他還沒贏過這貨,甭管怎麼贏的,今晚肯定要贏一次,贏了發朋友圈顯擺下。

秦濯打電話給孟糖,很快就通了,聲音很嘈雜。

「秦濯?」

孟糖的聲音有些喘,「我剛下飛機,現在有點急事,你的事要是不重要,我先掛?」

她剛才在飛機上,落了地把手機開機,發現簡橙的未接來電正準備打過去,秦濯的電話就來了。

「下飛機?」秦濯這才想起簡橙說她手機關機的事,「你回江榆了?」

孟糖語速很快,「嗯,今天是簡文茜的生日,我回來陪陪簡橙,明天坐最早的航班走。」

秦濯聽出孟糖還不知道今晚簡家發生的事。

「簡橙那邊出了點狀況,你既然回來了,就好好陪陪她,那邊的工作我讓別人跟,你留在江榆。」

掛了電話,秦濯突然想起一個問題,轉頭看向周庭宴。

「你很關心簡橙?」不然怎麼特意問起孟糖。

周庭宴這局打明牌,無視一桌人窺過來的視線,抽出一張牌扔出去。

「她救過我。」

秦濯大大方方的瞅一眼他的牌,打出一張壓過他。

「也是,救命之恩,我要是她,就讓你以身相許。」

周庭宴沒搭理他,拿手機給周聿風發消息。

【明早八點,公司見,帶上蔣雅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