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她倒是想,但是這麼膽大包天的要求,她根本不敢開口好嘛!

孟糖在她旁邊躺下,不死心的勸。

「我說真的,明天你去找周庭宴,他自己說什麼事都可以啊,反正他沒老婆,你試試。」

這個話題沒意義,簡橙閉上眼醞釀睡意,敷衍開口。

「明天周庭宴應該會找周聿風,等婚禮取消了再說。」

……

第二天早上七點半,周聿風的車駛入京岫集團的地下停車場。

蔣雅薇坐在副駕駛,忐忑了一路。

從昨晚周庭宴通知周聿風見面後,她整個人一直是被撕裂成兩半的狀態。

高興,又害怕。

高興是因為,她和簡文茜的計劃似乎成功了。

簡橙給周聿風發數字的事,她知道,周聿風喝醉後當玩笑跟她吐槽過,這種事,男人不信,很多女人會信。

比如她,比如簡文茜。

簡橙發到【98】時,簡文茜說鬧場大的。

生日宴上,她是故意撞到簡橙,故意讓她看到耳環,故意在眾目睽睽下「被迫脫衣」。

耳環是簡橙奶奶的遺物。

老太太離世前,最疼愛的就是簡橙,簡橙小時候跟着老太太住了幾年,祖孫倆感情極好。

簡文茜了解簡橙,用她奶奶的遺物激怒她,再用梅嵐的偏心刺激她,她肯定會發瘋。

蔣雅薇了解周聿風,知道當眾扒開衣服自證清白,周聿風一定會衝出來護着她。

簡文茜說,「簡橙看着堅強,其實跟玻璃一樣脆,用她最在意的人輪番攻擊,她不發瘋才怪。」

事實證明,簡文茜確實了解簡橙。

她的計劃,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甚至超出她們的預期,誰都沒想到,簡橙會瘋到把她們都踹下水。

女人的直覺,那應該是簡橙最後一次試探周聿風。

萬幸,她的家人和未婚夫,都沒選擇她,讓她當眾出醜。

周庭宴讓周聿風今天過來,談和簡橙解除婚約的事,蔣雅薇聽到後興奮的要瘋了。

等了這麼多年,她終於等到希望了。

簡文茜說了,只要簡橙徹底跟周聿風決裂,她就有辦法讓周聿風娶她。

她是信簡文茜的,畢竟當初能讓周聿風愛上她,全靠簡文茜。

不過,周庭宴為什麼讓她也過來?

蔣雅薇想了一夜,又想了一路,揣測過萬種亂七八糟的可能。最後篤定,是簡橙在周庭宴跟前說了她的壞話。

「聿風,我能不能不上去?要不,你跟你小叔說,我昨晚落了水,發燒了?」

蔣雅薇是周聿風的秘書,跟着周聿風來總部辦事的時候見過周庭宴。

那個男人,她遠遠瞧見都覺得可怕。

周聿風找到車位,熄火,握着她的手安撫。

「放心吧,簡橙不會真的要解除婚約,她只是讓小叔教訓教訓我。

「讓你過來,應該也只是警告兩句,不會對你怎麼樣,我會護着你。」

直到現在,周聿風都不相信簡橙真捨得放棄他。

……

八點,兩人準時踏入周庭宴的辦公室。

「小叔。」周聿風拘謹的喊一聲。

「周總。」蔣雅薇比周聿風更拘謹,又多一絲膽怯。

周庭宴在看文件,沒抬頭,像是沒看見他們。

他不說話,周聿風兩人也不敢再開口,偌大的辦公室內,安靜了半小時。

跟體罰一樣站着,加上緊張,蔣雅薇腳快麻了,後悔今天穿了十公分的高跟鞋。

周聿風站的也累,見周庭宴終於合上文件,立刻開口。

「小叔,如果您是要為簡橙出氣,沒必要,我既然答應跟簡橙結婚,就不會出爾反爾。」

啪!

文件扔在桌上,周庭宴抬頭,沉幽的眸朝他望過去,薄唇微側。

「聽不懂人話?」

淡漠的語氣聽不出情緒,卻讓周聿風心裏一突。

「小叔,什麼意思?」

周庭宴指尖捻着鋼筆,語氣沉冷,「2%的股份,是你答應訂婚,我才給你。

「現在,是簡橙主動要跟你解除婚約,股份我不會收回,還是你的,所以你不用擔心。」

「至於解除婚約的對外理由,」他側眸看向蔣雅薇,「罵名,你背。」

蔣雅薇本就忐忑,被周庭宴這麼一看,更覺渾身如針扎。

然,比目光更可怕的,是那裹挾嘲諷輕蔑的冰冷話語。

罵名,你背……

什麼意思?

周聿風和簡橙解除婚約,讓她背罵名?怎麼背?為什麼她背?憑什麼讓她背?

蔣雅薇還在琢磨會不會是自己理解錯誤時,忽又聽周庭宴道:

「生日宴上鬧那麼大,你很愛出風頭?」

蔣雅薇渾身一僵,下意識反駁,「周總,您是不是聽簡橙說了什麼,我……」

「下月初,是秦濯的生日,你過去。」

周庭宴打斷她的話,用鋼筆指着她。

「秦濯的生日宴,給你半小時,你當眾給簡橙道歉。

「另外,你當眾承認,是你,插足了她和周聿風,所以她解除婚約,成全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