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熱文竹馬不留情面,我換做他小嬸氣瘋他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第7章

罵名,你背

簡橙給周聿風發【50】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勸自己。

如果,最後真的要放棄了,她一定昂首挺胸,高傲的離開,一定不能哭,一定瀟洒一點。

她勸了自己大半年。

她今晚在老宅表現得很好,沒哭,就要成功了,現在孟糖的一個擁抱讓她功虧一簣。

她對所有惡意百毒不侵,唯獨不能觸碰善意和關懷。

一個溫暖的擁抱,就能讓她丟盔卸甲。

簡橙抱着孟糖哭的一塌糊塗,撕裂的嗓音和劇烈顫抖的身體像受了酷刑。

什麼酷刑?大概是割肉削骨挖心。

周聿風這三個字,貫穿了她的整個青春,佔據她的心,刻進她的骨髓。如今,被一把最鋒利的刀剔除,連心臟都撕裂。

這些年,周聿風給予的溫暖困住了她,把她困在過去的回憶不可自拔。

他像一束光,照亮她年少昏沉的路。

可惜現在,這道光,穿透了她,照向了別人。

孟糖小心翼翼的把簡橙抱在懷裡,生怕一用力把她碰碎了。

最開始還勸兩句,後來越來越心疼,越來越難過,就跟着她哭,最後比她哭的還凶。

哭聲斷斷續續,持續到凌晨兩點才完全停止,孟糖問她喝不喝酒,需不需要大醉一場。

簡橙拒絕,「不用。」

剛從醫院出來,她的胃還不能完全放肆的大醉一場,喝傷了,受罪的還是她自己。

簡單洗漱後,兩人躺在一個被窩,孟糖聽完生日宴的整個過程,差點氣出心臟病。

「簡文茜到底有完沒完,她想得到的都已經得到了,怎麼還不放過你!」

簡文茜聯合蔣雅薇鬧這麼一出,可謂一箭三雕。

第一,激化簡橙和簡家人的矛盾,從小到大,她一直是這麼做的,簡橙和家人關係惡劣,都是她搞的鬼。

第二,讓所有人看看,她比簡橙得寵,比簡橙金貴,她才是簡家的大小姐。

第三,逼着簡橙跟周聿風鬧,不想簡橙嫁到周家去。

「簡文茜從小嫉妒你,什麼都跟你爭,整個江榆沒有比周家更好的了。

「她嫁誰都比不過你,所以就費盡心思的拆散你們,你跟周聿風決裂,她不知道怎麼得意呢。」

孟糖問簡橙,「我以前怎麼勸你都不聽,這次是真的放棄嗎?真的不會再後悔?」

簡橙盯着天花板,哭腫的眼睛酸澀難忍。

「日記本都記滿了,一百分都扣完了,他就是不愛了,我還怎麼騙自己?」

這條路是錯的,越走越錯。

不破不立。

再不清醒,再執着強求,早晚有一天,她會變成連自己都痛恨的樣子。

所以,結束吧,她放過周聿風,成全他,成全她愛過的那個少年。

也放過自己。

孟糖抱了抱她,沉沉嘆了口氣。

怎麼說呢,周聿風當年護着簡橙的樣子,連她都動容,他們是相愛過的。

但是,兩人分開也是必然的。

因為從簡橙救了周庭宴開始,他們的愛情就埋下了炸彈。

周家很複雜,內鬥很嚴重,周聿風的父親是最得老爺子喜歡的,如果沒有周庭宴,他父親就是周家掌權的人。

周聿風的母親憎惡簡橙,主要就是因為簡橙救了周庭宴,她沒少在周聿風跟前敗壞簡橙。

少年逐愛,不問前程,周聿風年紀小的時候認定簡橙,不會被影響。

可是,他身在周家那樣的豪門,他母親又不是善茬,總有一天,他會碰觸權利,他會被權利激出慾望。

總有一天,他也會覺得,如果簡橙沒救周庭宴,他會是集團的接班人,那時候,他也會怨簡橙。

他倆分開是必然。

只是,周聿風在兩人還有娃娃親,還是情侶沒分手的時候移情別戀,就很噁心了。

孟糖沒再提周聿風那個晦氣的渣男,她想起另一件事。

「你說簡文茜喜歡周庭宴?」

簡橙:「潘助理說的,應該是。」

她現在也搞不清簡文茜到底什麼情況,明明跟簡佑輝搞地下不倫戀,怎麼又惦記周庭宴?

不過潘嶼完全沒必要說謊,最大的可能是,簡文茜知道自己和簡佑輝沒結果,所以覬覦周庭宴。

畢竟,簡文茜的野心向來很大。

孟糖:「你說周庭宴給你三次機會,你用了兩次,他還欠你一次,他說無論什麼事都可以,對嗎?」

簡橙差點跟不上她的腦迴路,「是。」

「哈!」

孟糖直接從床上坐起來,興奮的拍她胳膊。

「你明天就去找周庭宴,你告訴他,救命之恩應該以身相許,你讓他娶你!」

簡橙:「?」

孟糖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臉上的笑容逐漸燦爛。

「你聽我給你分析哈。」

「……」

長達半小時的分析,總結下來,中心思想跟潘嶼的完全一致。

得出的結論:周庭宴是她最好的退路,她應該趁機嫁給周庭宴,這樣她能報復所有人,還能給自己找一個大靠山。

簡橙:「……」

簡橙把孟糖拽回來,「睡覺吧,夢裡什麼都有。」

她倒是想,但是這麼膽大包天的要求,她根本不敢開口好嘛!

孟糖在她旁邊躺下,不死心的勸。

「我說真的,明天你去找周庭宴,他自己說什麼事都可以啊,反正他沒老婆,你試試。」

這個話題沒意義,簡橙閉上眼醞釀睡意,敷衍開口。

「明天周庭宴應該會找周聿風,等婚禮取消了再說。」

……

第二天早上七點半,周聿風的車駛入京岫集團的地下停車場。

蔣雅薇坐在副駕駛,忐忑了一路。

從昨晚周庭宴通知周聿風見面後,她整個人一直是被撕裂成兩半的狀態。

高興,又害怕。

高興是因為,她和簡文茜的計劃似乎成功了。

簡橙給周聿風發數字的事,她知道,周聿風喝醉後當玩笑跟她吐槽過,這種事,男人不信,很多女人會信。

比如她,比如簡文茜。

簡橙發到【98】時,簡文茜說鬧場大的。

生日宴上,她是故意撞到簡橙,故意讓她看到耳環,故意在眾目睽睽下「被迫脫衣」。

耳環是簡橙奶奶的遺物。

老太太離世前,最疼愛的就是簡橙,簡橙小時候跟着老太太住了幾年,祖孫倆感情極好。

簡文茜了解簡橙,用她奶奶的遺物激怒她,再用梅嵐的偏心刺激她,她肯定會發瘋。

蔣雅薇了解周聿風,知道當眾扒開衣服自證清白,周聿風一定會衝出來護着她。

簡文茜說,「簡橙看着堅強,其實跟玻璃一樣脆,用她最在意的人輪番攻擊,她不發瘋才怪。」

事實證明,簡文茜確實了解簡橙。

她的計劃,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甚至超出她們的預期,誰都沒想到,簡橙會瘋到把她們都踹下水。

女人的直覺,那應該是簡橙最後一次試探周聿風。

萬幸,她的家人和未婚夫,都沒選擇她,讓她當眾出醜。

周庭宴讓周聿風今天過來,談和簡橙解除婚約的事,蔣雅薇聽到後興奮的要瘋了。

等了這麼多年,她終於等到希望了。

簡文茜說了,只要簡橙徹底跟周聿風決裂,她就有辦法讓周聿風娶她。

她是信簡文茜的,畢竟當初能讓周聿風愛上她,全靠簡文茜。

不過,周庭宴為什麼讓她也過來?

蔣雅薇想了一夜,又想了一路,揣測過萬種亂七八糟的可能。最後篤定,是簡橙在周庭宴跟前說了她的壞話。

「聿風,我能不能不上去?要不,你跟你小叔說,我昨晚落了水,發燒了?」

蔣雅薇是周聿風的秘書,跟着周聿風來總部辦事的時候見過周庭宴。

那個男人,她遠遠瞧見都覺得可怕。

周聿風找到車位,熄火,握着她的手安撫。

「放心吧,簡橙不會真的要解除婚約,她只是讓小叔教訓教訓我。

「讓你過來,應該也只是警告兩句,不會對你怎麼樣,我會護着你。」

直到現在,周聿風都不相信簡橙真捨得放棄他。

……

八點,兩人準時踏入周庭宴的辦公室。

「小叔。」周聿風拘謹的喊一聲。

「周總。」蔣雅薇比周聿風更拘謹,又多一絲膽怯。

周庭宴在看文件,沒抬頭,像是沒看見他們。

他不說話,周聿風兩人也不敢再開口,偌大的辦公室內,安靜了半小時。

跟體罰一樣站着,加上緊張,蔣雅薇腳快麻了,後悔今天穿了十公分的高跟鞋。

周聿風站的也累,見周庭宴終於合上文件,立刻開口。

「小叔,如果您是要為簡橙出氣,沒必要,我既然答應跟簡橙結婚,就不會出爾反爾。」

啪!

文件扔在桌上,周庭宴抬頭,沉幽的眸朝他望過去,薄唇微側。

「聽不懂人話?」

淡漠的語氣聽不出情緒,卻讓周聿風心裏一突。

「小叔,什麼意思?」

周庭宴指尖捻着鋼筆,語氣沉冷,「2%的股份,是你答應訂婚,我才給你。

「現在,是簡橙主動要跟你解除婚約,股份我不會收回,還是你的,所以你不用擔心。」

「至於解除婚約的對外理由,」他側眸看向蔣雅薇,「罵名,你背。」

蔣雅薇本就忐忑,被周庭宴這麼一看,更覺渾身如針扎。

然,比目光更可怕的,是那裹挾嘲諷輕蔑的冰冷話語。

罵名,你背……

什麼意思?

周聿風和簡橙解除婚約,讓她背罵名?怎麼背?為什麼她背?憑什麼讓她背?

蔣雅薇還在琢磨會不會是自己理解錯誤時,忽又聽周庭宴道:

「生日宴上鬧那麼大,你很愛出風頭?」

蔣雅薇渾身一僵,下意識反駁,「周總,您是不是聽簡橙說了什麼,我……」

「下月初,是秦濯的生日,你過去。」

周庭宴打斷她的話,用鋼筆指着她。

「秦濯的生日宴,給你半小時,你當眾給簡橙道歉。

「另外,你當眾承認,是你,插足了她和周聿風,所以她解除婚約,成全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