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熱文竹馬不留情面,我換做他小嬸氣瘋他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第8章

小叔,你缺老婆不?

蔣雅薇整個人愣住。

當眾給簡橙道歉?當眾承認自己是小三?

秦家,江榆市僅次於周家的大家族,秦濯每年的生日宴都辦的很轟動,讓她在秦濯的生日宴上毀掉自己?

除非她瘋了!!!

「聿風……」

蔣雅薇不敢懟周庭宴,只能求助周聿風。

周聿風的臉色也很難看,「小叔,您這樣會毀了雅薇的!」

「毀?誰毀誰?」

周庭宴的目光沉靜又冷然。

「婚約還沒解除,簡橙還是你的未婚妻,你在眾目睽睽下,護着另外一個女人。

「落水,也置簡橙不顧,你讓簡橙如何自處?你知道會有多少人嘲笑她?

「周聿風,你讓簡橙難堪,也把周家的臉面丟盡了,周家沒有你這樣忘恩負義的蠢貨。」

他最後的話極重,周聿風訕訕抿唇,有心虛,更多的是煩躁。

直到此時此刻,他才確信簡橙是真的要解除婚約了。莫名的燥意,突然煩透了被人牽着鼻子走的傀儡無力感。

「小叔,您欠簡橙,您要還她的救命之恩可以。跟我沒關係,我不欠您的,解除婚約是吧,可以啊,解除吧!」

總有一天,簡橙會後悔,會來求他的,到時候,他不會再輕易妥協。

周聿風牽住蔣雅薇的手,示威似的把人護在身後。

「股份我也不要了,您也別想毀了雅薇,讓她當眾道歉?不可能!

「是簡橙要解除婚約,她被罵,被議論,都是她自己作的!」

心裏憋着一股氣,最後一句,周聿風幾乎是吼出來。

「道歉可以啊!除非您成全我和雅薇,除非您能讓我娶雅薇!」

叩——

潘嶼敲門進來,提醒周庭宴還有五分鐘開會。

周庭宴扔了鋼筆,起身,慢條斯理的整了整衣袖,問周聿風,「想娶蔣雅薇?」

周聿風挺直腰板,咬牙,「是!」

蔣雅薇心臟震動,滿是歡喜。

周庭宴問周聿風:「想清楚,不後悔?」

「不悔!」

周庭宴默了片刻,冷峻的面容透着幾分暗涌。

「想娶她是嗎?好,兩個條件。

「第一,股份我不會收回,但到底錯在你,所以你得給簡橙補償,婚房折現,錢給她,惠安路你名下的那兩個商鋪也給她。

「第二,必須讓你的女人,當眾給簡橙道歉,把你們對簡橙的傷害降到最低,把外界的攻擊引到你們身上。

「只要你們做到這兩條,你想娶蔣雅薇,可以,家裡我來應付,我讓你如願。」

聞言,蔣雅薇猛地抬起頭,眸子里全是不可思議。

周聿風以為自己聽錯了,「小叔,你……你說真的?」

他只是話趕話,沒想到小叔真的會答應。

周庭宴冷漠的看他一眼,「要臉,還是要婚姻,你們自己考慮,只有這一次機會,過時不候。」

周庭宴先一步去會議室,讓潘嶼把兩人帶去會客室,會議結束後,他們要給出答案。

潘嶼把兩人帶進去,轉身要走時被周聿風拉住。

「潘助理,小叔什麼意思?」

怎麼突然要成全他和蔣雅薇?

潘嶼其實也不明白自家老闆到底什麼意思,此刻被拉着胳膊問,只能盡量維護老闆的面子。

「簡小姐一會要訂婚,一會要解除婚約……就算是救命之恩,總要有個度吧。周總,大概是想,一勞永逸吧。」

關門的聲音響起,周聿風突然悟了。

一勞永逸?

所以,小叔應該是煩了。

誰都知道,簡橙對他的執念很深,一直是非他不嫁,這次鬧着要解除婚約,肯定是賭氣。

誰知道等她氣消了,會不會又鬧着結婚。

小叔那樣的人,就算欠了簡橙的救命之恩,也不可能一再縱容她,不可能讓她反反覆復的胡鬧。

所以他提出跟蔣雅薇結婚,小叔就順勢成全他。

因為破解死局的辦法,就是趁着簡橙還沒緩過來,他另娶。

……

要臉?還是要婚姻?

這個問題,蔣雅薇幾乎用不着思考。

臉?

她要臉,但是在夢想和周聿風面前,臉皮不值一提。

嫁給周聿風,是她從高中就立下的夢想,如果臉比周聿風重要,她就不會趁着簡橙離開趁虛而入。

只要能嫁給周聿風,她可以做任何事。

蔣雅薇把椅子往周聿風旁邊挪了挪,整個人靠在他肩膀。

「聿風,我可以給簡橙道歉,我也可以替簡橙背負罵名。」

她也聽懂了潘嶼的那句話。

周庭宴應該是不想再被簡橙用救命之恩索求無度,所以想一次性解決這事。

這也是她唯一的機會。

她得抓住。

就像當年,簡橙離開後,簡文茜問她,「想不想取代簡橙在周聿風心裏的位置?」

她賭了,賭贏了。

這次,她也想賭一次。

簡文茜說她有辦法,但簡文茜哪比得上周庭宴的一句話?

蔣雅薇遲遲等不到回應,伸手抱住周聿風的腰,溫軟的語氣帶着撒嬌和懇求。

「聿風,今天之前,我不曾奢望什麼,我愛你,所以哪怕是個永遠不能見光的情人,我也願意。

「可是今天,我窺見了一點光,我想抓住。」

周聿風知道,蔣雅薇跟着他受了很多委屈。

他為了這段感情努力過,當初簡橙回來,蔣雅薇一個人躲起來哭很久,收拾行李要走,說不想讓他為難。

他那時提出要退婚,就是想為了蔣雅薇反抗一次。

結果小叔用股份,誘惑他妥協。

他心裏明白,蔣雅薇從來都能認清自己的位置,因為愛他,也因為不敢奢望,這次動心,大抵是因為,小叔答應會幫忙。

他低頭,在蔣雅薇額頭親了下。

「好,到時候,我跟你一起道歉,不會讓你一個人面對。」

他願意給自己和蔣雅薇一個機會。

至少現在,他是想娶蔣雅薇的。

至於簡橙,就算她以後後悔,也是她自己作的。

會議持續到十一點,周庭宴得到兩人的答案並不意外,他只跟周聿風說了一句話。

「記住了,這是你自己的選擇。」

等兩人出去,潘嶼抱着一摞要簽字的文件進來,秉着什麼事都要彙報的原則,把之前在會客室周聿風問他的問題也說了,順帶着他的回答。

周庭宴聽完,正要拿鋼筆的動作一頓,抬頭,清冽的眸子有一瞬的疑惑。

「一勞永逸?」

潘嶼見他這反應,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理解錯了。

所以,周總不是因為煩了簡橙的反反覆復?

那為什麼,突然要成全周聿風和蔣雅薇呢?

潘嶼耐不住好奇,小聲問出聲。

周庭宴隨手拿起一個文件,翻看過後,擰開鋼筆,慢悠悠落下自己的名字。

「周聿風想成為笑柄,蔣雅薇想跳進火坑,為什麼不成全他們?」

最重要的,簡橙若是再跟周聿風糾纏下去,那丫頭早晚得被毀了。

好不容易,她想停止這場荒唐絕望的執念了,他當然得快刀斬亂麻,把她後悔的路斬斷。

沒有回頭路,她才能一直往前走。

漫不經心的語氣,潘嶼卻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

笑柄?

確實,周家這樣的身份,蔣雅薇這種老婆確實拿不出手,帶出去,周聿風肯定是要被圈裡人笑話的。

他們這種公子哥,外面玩的再瘋,婚姻基本都是聯姻,老婆個個名媛白富美,簡橙就是脾氣暴躁了些,但各方面都是碾壓蔣雅薇的。

火坑?

確實,周家是個火坑,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別說周家其他人,就單單說周聿風的母親,那可是出了名的尖酸刻薄,嫌貧愛富,蔣雅薇嫁過去,怕是沒有一天好日子過。

潘嶼琢磨出自家老闆是在給簡橙出氣,一時又摸不准他是出於救命之恩,還是別的。

也沒敢多問。

只感慨,簡橙那姑娘終於可以解脫了,太不容易,他身為旁觀者,都替那姑娘憋屈。

然,剛鬆了口氣,潘嶼下午四點就接到簡橙的電話。

「潘助理,小叔現在有空嗎?我有點事找他。」

潘嶼心裏一突,腦子裡第一個念頭是:這姑娘後悔了?睡一覺就後悔了?又不想解除婚約了?

潘嶼把簡橙的話傳達給周庭宴,擔心自家老闆白忙活一場,還得遭受埋怨。

周庭宴聽了,倒是一副不以為意的平靜面孔。

「讓她來。」

潘嶼盡職盡責的打電話通知。

簡橙半個小時後過來,潘嶼把她請進辦公室,泡了杯咖啡給她,出來順手關上門。

黑色的大班台前,周庭宴慢條斯理的解開袖口,見簡橙拘謹的站着,指着右手邊的沙發朝她示意。

「坐。」

簡橙轉身挪過去,坐下去比剛才還拘謹,腰板挺直,兩手在膝蓋前交握,白皙指尖沒規律的來回摩挲,肉眼可見的緊張。

周庭宴把她的緊張看在眼裡,起身,踱步走到她對面的沙發坐下,把咖啡端起來遞給她。

「第三次機會,這麼快就想好要什麼了?」

簡橙雙手接過杯子,覺得待會可能會尷尬的找地縫鑽進去,為防止杯子掉地上,她接過咖啡後直接放在了茶几上。

「是。」

周庭宴輕抬下巴,示意她說。

簡橙精緻漂亮的眉眼透着幾分尷尬,暗呼了幾口氣後,一鼓作氣問出聲。

「小叔,你缺老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