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力之湧現……

尾崎八項!?

路何忽然來了精神,直接點進公告開始認真查看。

一項一項仔細看完,他感覺自己像是忽然找到了目標。

即便生活再怎麼匆忙,時間再怎麼擁擠。

但路何還是會騰出一些時間來放鬆消遣。

而這些為數不多的消遣時間裏,各種有關極限運動的視頻佔據了最大份額。

跳傘、攀岩、翼裝飛行…等等極限運動依次在路何腦海中閃過。

只是想一想而已,他便覺得心跳加速、體溫升高。

極限運動…是對自我的挑戰,同樣也是對自由的擁抱。

在生活的囚牢中受盡苦難的路何對極限運動有種近乎天然的渴望!

他心中忽然有了這樣一個念頭。

平平淡淡的我,至少要在死的那一刻,體驗一下血液沸騰,縱情歡呼的感覺!

路何不怕死。

但他怕自己沒有體驗過內心追求的狂野以及自由。

而且現在看來。

玩一玩極限運動似乎是他的最佳選擇。

不用自費。

可以去看別樣的風景。

體驗跟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

……

還有很多好處。

多到路何在這一刻甚至完全找不到任何理由來拒絕自己的內心!

他一定要去!

如果沒被選上那就再考慮別的餘生瀟洒方案。

路何不再遲疑,立即跳轉鏈接將自己的個人信息填報上去。

前後不過兩分鐘的操作,他卻有種呼吸沉重的感覺,直到確定提交成功之後,他才終於鬆了口氣。

走出校門。

路何循着記憶中模糊的方向找到了那家燒烤店。

現在天色未晚,但煙氣已經攀着有些模糊的殘餘日光朝天空爬去。

簡單點菜,再要上一瓶啤酒。

一個人坐在街邊空桌上的路何有點顯眼,又有點平凡。

不多時,還沒等到上菜的路何先一步收到了來自官方的短訊,通知他在未來七天內前往首都進行協議簽訂。

只要成功簽約,過去的路費、住宿費等花銷均可報銷。

路何決定吃完這頓飯就直接動身。

學校這邊的事情已經暫時處理好了,未來的路也有了暫時的方向。

時日無多,他不想再磨磨蹭蹭拖延下去。

路何一直認為擺脫拖延症的最好方式,就是在想法誕生的那一刻就開始行動。

什麼「等等再做」、「再躺一會兒」之類的念頭,都過來給他挨一巴掌然後趕緊滾。

訂票!

很快,燒烤端上來了。

路何一邊吃一邊看網上的科普貼,把登機全流程盡量記住,免得待會兒耽誤時間誤了飛機。

這會兒日頭已經完全消失了。

略帶涼意的晚風順着街頭沿路掃蕩。

路何單薄的衣服有些無力抵抗。

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又輕輕聞了聞,發現已經有點不好聞的味道了。

「果然還是不能太着急。」

路何心中失笑,決定待會兒還是先回宿舍一趟,把該帶的衣服都收拾一下,然後再好好洗個澡。

如果室友問起,那他就簡單告別。

如果不問,那他就安靜離開。

半個小時後。

路何將最後一口啤酒送進喉嚨。

因為平時幾乎不喝酒,所以他並沒有覺得啤酒好喝。

之所以會點上一瓶或許也只是因為那點儀式感。

剛離開沒一會兒,路何就收到了宋雯的飛信消息。

【報備。】

【以後每天早八晚八都給我發消息報備,也不需要什麼具體的內容,一個「1」或者小數點就行。】

【知道了嗎?】

路何看着對方的自拍頭像微微愣神,隨後給她扣了個「1」。

宋雯似乎很不滿意。

【你還沒退學呢!給我回復收到。】

不等路何回復,她又說道:

【現在在幹嘛,回宿舍沒有,還是出去開房了?】

路何活動活動手指。

【剛吃完飯,正準備回宿舍呢。】

發完,他又引用宋雯的上一句話回了個「收到」。

走出去兩步,見宋雯沒有新的消息發過來,他便主動交代。

【老師,我今晚就坐飛機去首都。】

宋雯秒回。

【去接受治療?】

路何繼續道:

【我剛才報名了一個極限運動主播的招募活動,在首都那邊,過去看看,要是沒選上我就從北京出發,順着導航騎行回來。】

剛躺在床上的宋雯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極限運動?

合著這小子不是去接受治療的,而是去送命的!

她剛想回復說「你不要命了?」,可轉念一想,在現在的路何眼中,要不要命似乎真的並沒有多重要。

還是把那種事關生死的關切收一收,把同情和不信任也收一收。

路何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自己何必去當那個令人討厭的攔路虎?

不過,宋雯還是有點不死心地問道:

【真的不存在誤診的可能性嗎?要不你順便去首都複診一下吧,怎麼樣?】

路何的回復很簡單。

【不是誤診,我很確定。】

聊天到底還是就這麼僵住了。

宋雯丟開手機仰面朝天躺回床上。

過了一會兒又把手機拿起來,去網上搜了張彰顯蓬勃生機的花花圖片,想發個朋友圈抒發一下內心的些許感慨。

可在朋友圈發出之前,她還是選擇將路何屏蔽。

【祝你一路生花。】

另一邊。

路何回到宿舍並沒有引起什麼騷動。

三個室友只是簡單跟他眼神交流打個招呼,隨後就各自專註去做自己的事了。

直到路何開始往自己那老舊的背包裏面塞衣服,其中一人才忍不住好奇開口詢問起來。

「路哥,你今天不應該是剛從雲海回來嗎,怎麼又開始收拾衣服了?」

路何很自然地笑了笑,「跟導員請假了,準備出門玩幾天。」

這句話不亞於平地一聲驚雷。

路何?

出門玩?

這真的能組合到一起嗎?

眾室友紛紛側目,交換眼神。

在他們看來,路何就屬於那種家境特別貧寒,把自身一切都奉獻給了家庭還有未來的人。

沒有當下享受。

沒有任何放鬆。

說不定家裡還有個嗷嗷待哺的弟弟以及一個正在上初中或者高中的妹妹。

爸媽常年不在家只是標配,再往上一輩能湊出一對人就算幸運。

結果現在路何卻說自己請假要出門玩幾天……

他們是真的不敢相信。

但這裏面也沒有什麼質疑的空間。

畢竟大家雖然住在一起,但交情實在是不夠深。

問來問去挺招人煩的。

宿舍重新陷入沉默。

而路何也收拾好了東西。

就一點隨身衣物而已,其餘類似銀行卡之類的小東西也沒有多少。

搞完這些,他走進衛生間開始洗澡。

而三名室友也終於有了可以小聲討論的機會。

說閑話自然是沒有的。

主要就是猜測路何會去哪裡玩,玩什麼。

而且路何的表情還帶着點開心。

身為同齡人,除了對事關家庭的好事有所推測之外,在感情方面自然也會投放精力。

他們覺得路何可能背着哥幾個找女朋友了。

男士洗澡也就十分鐘左右。

路何擦着頭髮走出衛生間,剛才穿的那身衣服也用垃圾袋包好提在手裡。

在眾人注視下,他換上乾淨的鞋,背上包直接出門。

走到門口時,路何還是回頭朝自己的室友們投去微笑,「兄弟們,回頭見。」

這個「兄弟們」又是讓人十分意外的稱呼。

幾人愣神之餘笑着回應,目送路何離開。

「我咋感覺路何要去幹什麼大事兒?」

「咱就是說存不存在一種他被別人奪舍了的可能性?」

「嘖,忽然就有種以後再也看不見他的感覺了。」

兩分鐘後。

宿舍中爆發驚呼。

「卧槽?真是咱導員啊!」

「咖啡廳約會…把導員弄哭,導員還一路追出來……」

「然後他倆還肩並肩離開了?」

「我尼瑪…路哥現在怕不是真要去干大事了!」

「路哥加油!我希望明天早上能收到他說下次英語考試開卷的消息。」

「不是,路何到底多低調啊,怎麼感覺除了咱們仨壓根兒沒人把他認出來?」

「穩一手兄弟們,還是別亂說,咱自己開開玩笑得了。」

路何這會兒在忙着趕路,他也不看學校論壇,所以還不知道自己下午跟宋雯在咖啡廳約見面的事情已經被傳論壇上去了。

至於宋雯……

她正在忙着向領導解釋,說自己真的只是去輔導學生的心理工作了,不是在約會。

不得已之下,她只能把事實稍加隱瞞,說路何本來打算要退學,被她勸了下來,現在已經沒事兒了。

果然,這麼一說校方領導就放鬆多了,直言繼續關注,做好工作云云。

而論壇中的相關帖子也被火速刪除。

這件事兒還沒傳播開便被掐死。

但另一件事卻在互聯網上迅速發酵。

一個名為《男子當街怒罵父親#生活#情感#》的視頻火了。

截止晚上9點,單個視頻點贊量已經達到了12萬,評論數量更是恐怖的34萬。

轉載視頻更是不計其數,各大博主爭相點評。

而視頻的主角,正是背朝拍攝者的路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