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p>周侗有些玩味地看着自己這個新徒弟,小子,還想在你師父面前玩心眼?

你還太嫩!

「願意!願意!」

任原當即再次拜倒,「今日起,我任原便是周師弟子,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請受徒兒一拜!」

然後「哐哐哐」,又是三個響頭!

「行了,起來吧,回去收拾一下吧。」

周侗看着新收的徒弟,有些好笑。

「啊?師父,你剛收下我,就要趕我回去?」

任原咧了咧嘴,要不要這麼刺激?

「你想什麼呢?看看你身上,你的包裹呢?盤纏衣物都沒有,怎麼跟我走?快去收拾一下,為師再此等候。」

周侗笑了笑,走到路邊一顆大樹下盤腿而坐,徒弟他不是沒收過。但這個樣子的徒弟。倒還是第一次見。

倒也有點兒意思。

「好咧!那師父你一定要等我啊!我去去就回!」

「師父,你一定要等我啊!」

任原聽了之後,趕緊爬起來就往回跑,生怕周侗反悔!

「快去快去!皮猴子一個!我就在這裡!」

周侗笑罵了一句,靠着大樹假寐,這徒弟,確實有意思。

任原這邊,他則是快速沖回了租住的小院子,開始收拾東西。

他也沒有什麼可收拾的,粗重傢伙什一概不要,就收拾幾件衣服,打包一下屋內的現錢,拿了雙鞋,提了一根哨棒,風風火火就沖了回去,連小院的門都沒關。

「你看,就說這廝噎住之後,出毛病了吧,出門都不關院子。」

「就是就是,好好一個後生,說瘋就瘋了。」

……

在任原離開之後,街坊鄰居們又探出頭來,看着遠去任原的背影議論紛紛。

但這一切,對任原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他的人生,已經翻開了新的一頁!

鄉間的小路上,師徒倆正一前一後走着,風中時不時傳來他們的對話。

「師父,我是你第幾個弟子來着?」

「嗯……你算第三個吧,當然,也可以算第二個。」

「啊?為什麼啊?」

「該告訴你的時候自然告訴你。」

「哦,那師父,你打算教我什麼?」

「你想學什麼?」

「只要師父教的,我都學,嘿嘿。」

「滑頭滑腦。」

周侗看着跟在自己身後嬉皮笑臉的任原,心裏倒是不討厭。

可能是前幾個弟子,面對自己時都特別恭敬有利,像任原這種臉皮這麼厚的,他也是第一次見。

「任原。」

「弟子在。」

任原趕緊答應。

「在為師門下,勤學苦練,風餐露宿是常事,你能做到嗎?」

周侗語氣嚴肅。

「能!弟子不怕苦!」

任原當即拍着**說。

有這麼強悍的身體作為基礎,再有可怕的悟性作為金手指,這要是再學不會周侗的本事,那自己可以去跳湖了。

「好,我門下弟子以三年為期,三年之後,你若學有所成,便可行走江湖。」

「但你切記,行走江湖,不可為非作歹,欺壓良善,賣國求榮,否則的話,師父定會清理門戶!」

「弟子謹記!」

春日的暖陽將兩人的身影拉的老長,師徒倆並肩而行,慢慢消失在小路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