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他決定今後要好好敲打一下任原,可不能讓他變成貪多嚼不爛的庸才。

「嘿嘿,怎麼說呢,起碼師父也得讓徒兒開開眼,見見世面嘛。」

任原當然能猜到自己師父心裏的想法,但他不說破,等到學習的時候,自己那滿級的悟性可不是吹的,定會讓師父大跌眼鏡!

「你可還記得,為師說過,你算為師第三個弟子。」

「記得記得,師父,為啥是算第三個弟子呢?」

任原當時就有一些疑惑

「當年為師在禁軍中,有不少好友,其中有個好友善使槍法,為師正好也會槍法,所以就嘗嘗相互切磋,最後我們互學了對方的槍法,共同創出了一門新槍法的雛形。」

「後來我那個好友在西夏為我而死,臨終前託付我照顧他那半大的孩子,我便代他把他家傳的槍法和新槍法傳給那個孩子。」

「所以,如果真說師徒緣分,那孩子應該是你大師兄。」

「但,大師兄沒拜師對吧。是因為師父心中有愧,覺得自己不配收他為徒?」

任原大概能猜到這個大師兄是誰了。

「你小子,看着憨厚,有時候卻比猴都精明。」

周侗笑罵了一句,繼續說道:「後來那孩子承襲了他爹的職位,也入了禁軍,現在也是禁軍教頭之一,也算我沒辜負我那好友。」

「那,我這個大師兄,叫什麼呢?」

任原其實已經猜到了,但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

「他叫林沖,禁軍中給了一個綽號叫豹子頭。」

果然是豹子頭林沖!

那看來,自己未來,得拉自己這半個師兄一把!

「第二個和為師學武的,是正式行過拜師禮的,所以名義上他才是你正兒八經的師兄,他學得就是為師的槍法和棒法,假以時日他槍棒大成,在這大宋江湖肯定會有一席之地,哦,他姓盧,雙名俊義,若是以後你見到他,可得喊聲師兄。」

是是是,河北槍棒無雙的玉麒麟盧俊義,燕青的主人,和任原多多少少還真有點兒瓜葛。

「然後就是你了,混小子。」

周侗看着任原,再次搖了搖頭「槍法不適合你……」

誰知這次任原並沒有反對,他也開口了:「徒兒也覺得自己不適合槍法,請師父傳我另一門兵器。」

嗯?這小子突然轉性了?

周侗還以為任原也會讓自己展示一下槍法,沒想到他這次居然這麼快就拒絕了。

好小子,看來還是知進退的。

「你確實不適合槍法,天生神力用槍,也是有些浪費了。」

「那師父,我適合用什麼呢?」

「天生神力,你可以學大刀,力劈華山,有我無敵。」周侗說道。

「不學不學,弟子不喜歡大刀。」

任原搖頭,他確實不太喜歡大刀。

「那可以學棍,勢大力沉,橫掃千軍。」

「不學不學,太平常了。」

「那可以學錘,雙錘在手,天下我有。」

「不學不學,太難看了。」

「呵呵,你這皮猴子。」周侗氣笑了,伸手敲了一下任原的腦門:

「這也不學,那也不學,你想學甚麼兵器?」

「師父別打!有沒有那種,既有槍的靈動,又有刀的霸氣,還非常好看的兵器!」

任原捂着自己的額頭,這師傅下手沒輕沒重的,萬一給自己打傻了怎麼辦?

「你這皮猴,想得到還挺多。」

周侗有些差異,並不是因為任原的要求過分,而是他還真得知道有這麼一種兵器,而且他還真會。

「還請師父教我!」

任原直接拜倒,這時候就該薅自己師父的羊毛!

周侗想了想,伸出手,在任原頭上敲了三下,然後轉身離開。

「師父,你去哪兒啊?」

「吃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