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師父,你敲了我三下腦門,已經答應了要教我射術拳法和兵器三種本事哈,你可不能反悔。」

任原一邊大口扒着飯,一邊對周侗說。

周侗夾菜的手一停,啊,我是這個意思嗎?我怎麼自己都不知道?

算了算了,教吧,反正射術這一塊,這皮猴肯定學不會。

至於那個兵器,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想來這皮猴很快也會知難而退吧。

但周侗沒想到的是,接下來的時間,輪到他震驚了!

「弓開如滿月,力從腿起,眼和箭要呈一條線,氣息要穩,着!」

周家校場,周侗正在給任原演示弓法。

3石強弓,50步的靶子,隨着周侗一聲着,一箭正中靶心!箭頭入木三分!

「看清楚了嘛。」

雖然剛才是演示,但周侗動作是一氣呵成,如行雲流水。

「看清楚了。」

但任原是誰,悟性滿級的男人,在他腦海里,此刻正在不停慢放周侗的動作,每一個細節都不能放過。

「那你來試試。」

周侗覺得任原是在裝樣子,他把手中的弓遞給任原,讓他親自試試。

弓是最難學的武器之一,這小子吹牛也不打打草稿先。

任原接過弓,他手腕一沉,很明顯感覺到這張弓分量不低!

鐵胎弓,弓中之王,而且從剛才周侗的動作來看,這張弓一般人可真拉不開。

「喝!」

但任原這身體的力量,是絕對給力的,雖然沒學習過拉弓射箭,可照貓畫虎,他完全沒問題!

搭上箭,伴隨着雙臂用力,這張起碼三石的鐵胎弓,居然被他拉成了一個滿月!

「好力氣!」

周侗看着任原的動作,內心也是大吃一驚!

好傢夥,這皮猴可以啊!

要知道,拉弓是有技巧的,不是所有人都能靠蠻力硬拉。

任原這傢伙這一手,已經讓周侗狠狠動搖了之前覺得他不適合用弓的念頭。

「且看一下準頭。若是準頭得了,那沒準這皮猴可以成為一個霸射手!」

任原此時沒有注意到自家師父表情的變化,他現在的注意力全在手中狼牙箭和遠處的靶子上。

鐵胎弓,狼牙箭,這配置哪怕是在以騎射聞名的遼國和金國,也是頂級弓手的標準!

深吸一口氣,腦海里不斷回想着周侗的動作,任原調整着自己的呼吸,他正在尋找一個平衡點!

「着!」

時機一到,任原也鬆開手,箭去如流星,重重撞在靶子上!居然硬生生把靶子穿透了!箭桿還在不停滴跳動!

但問題是……沒有命中靶心,而是命中紅心的最外圍。

力道足夠,但準頭,還差些。

「可惜了。」

任原自然看到了靶子,他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

弓箭到底兒是一門需要多多練習的技術,哪怕自己已經記下了師父射箭的的樣子,想要完全模仿出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況,這也是他兩輩子第一次摸弓箭,能這樣子已經很不錯了。

「師父,我錯了,弓箭沒那麼簡單,我託大了,可能我並不適合學習射術。」

任原老老實實把弓還給師父,準備接受批評。

這給周侗無語的,你這說誰呢?

就你這表現,第一次拉弓就能拉動鐵胎弓穿透靶子,哪怕沒有正中紅心,也已經是非常罕見的存在了。

你不適合學習射術,誰適合?

我嘛?

要知道哪怕周侗自己,第一次拉鐵胎弓射狼牙箭時,也就是堪堪射中靶子,連紅心的邊緣都沒有碰到。

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是師父錯了,我收回那句話,你可以做一個很好的霸射手。」

周侗是個有錯就改的人,他才不會為了面子強撐着。

「師父,霸射手是什麼?」

任原好奇地問。

「有些弓手射速很快,常人一箭的時間他們可以射出兩三箭,這是速射手。有些弓手準頭很好,無論怎麼樣都能穩穩命中目標,這是神射手,還有的弓手雖然準頭差點,但能開強弓硬弩,射出去的箭威力遠超常人,這是霸射手。你,就屬於霸射手。」

周侗解釋之後,任原聽明白了,簡單說就是,準頭不夠,威力來湊。

自己射出去得箭威力很大,穿透力比別人更強,那準頭稍微差點兒就沒關係。

舉個例子,花榮是水滸第一神射手,他射箭可以箭箭穿心一招斃命的話,那任原就是可以一箭帶走對手的一條胳膊,或者一條腿,主打一個威力大。

「也行!師父,霸射手挺好,你教我唄!」

任原欣然接受了這個設定,他覺得挺好,反正咱只是準頭沒那麼好,又不是不準。

「接下來你看我的拳法。」

拳法這方面,周侗對任原的信心就很充足,不管是翻子拳還是關中紅拳,在周侗看來都非常適合任原這種猛男。

果不其然,任原看了一遍之後,就可以可以有模有樣地打出一些套路了。周侗看着任原打得樣子,內心幾乎是不敢置信。

要不是他確認自己的拳法從沒外傳,也確認任原沒學過任何拳法,他都要懷疑任原是不是提前練過這拳法了。

強大的悟性這時候簡直就是作弊器,讓任原在練武藝時幾乎過目不忘,還能自主推演。

只要多加磨鍊,增加實戰經驗,周侗有信心讓任原成為禁軍御拳館又一位天字一級教頭。

「剩下最後一樣,就是兵器了。」

演練完兩套拳法,周侗面色不變,一點兒看不出來這是個快七旬的老人。

「師父,你還沒有說我適合用什麼兵器哩。」

任原暗自搓手,心裏充滿了期待。

「兼顧刀槍棍棒之特性,又能好看的兵器,尋常兵器肯定是不可能了,但有幾個奇門兵器,倒是非常適合你。」

「啥兵器?」

任原也有些好奇。

「一是方天畫戟,二是鳳翅鎦金鎲,三是金釘棗陽槊,四是獨腳銅人,你想學哪個。」

乖乖,周侗不愧是大俠,直接就說出四個名字。

「師父,那我學方天畫戟?」

任原首選還是方天畫戟,畢竟前世覺得呂布的方天畫戟太帥了。

「哦,這個為師不會。」

周侗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不會。

「啊?」

任原都傻了,師父,你既然不會,那你說個啥啊。

「那獨腳銅人?」

「這個也不會。」

「鳳翅鎦金鎲?」

「那是說書人才會的。」

所以……師父,你說了這麼多,最後其實就只有一個金釘棗陽槊可以選對吧!

「哇喔,那就是金釘棗陽槊了?」

「不,這個我也不會。」

哈?

任原一臉懵,他突然覺得,自己拜了一個假師父。

拜託,您老人家快七十歲了,能不能成熟一點。

「師父,咱能不能好好說。」

任原無奈了,只能投降。

周侗看着任原一臉無奈的樣子,眼角也是飛揚了起來。

哼哼,你小子,讓師傅震驚了這麼久,也該讓你吃吃癟了。

「放心好了,雖然這幾個武器為師不會,但還是可以教你的。」

周侗一邊說,一邊走到屋內,取出一把武器,走到任原面前,用力插在地上。

「為師打算傳你的是,三尖二刃刀!你可願學?」

皮猴,敲你三下腦門,可僅僅不是教你三種武藝的意思。

還要告訴你,你要學的兵器,正是這三尖二刃刀!

雪亮的光芒從三尖刀的刀身上亮起,寒光照在任原臉上,晃人心魄。

這兵器,帥炸了啊!

「砰」地一聲,任原再次跪倒,重重磕頭:

「弟子願意!求師父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