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柴進帶着任原等人進院子,然後來到一個大廳。

柴進上首坐了,任原坐在客席,宋萬和朱貴坐在下首。

不多時,莊客就端上來四壺酒,三尾魚,兩隻雞,一隻羊,還有時令蔬果。

「招待不周,各位隨意。」

柴進照顧三人,酒過三巡,說些閑話之後,柴進主動問了:

「任兄弟剛才說,有筆生意想跟我談?」

「那是,這可是一筆大生意,大官人肯定會有興趣。」

任原放下酒杯,衝著朱貴招手,朱貴從包袱里掏出一個小壺,恭敬地放在柴進面前。

「這是何物?」

饒是柴進見多識廣,也不知道這是何物。

「這壺裡,是我釀的酒,名叫神仙醉,大官人可以嘗嘗。」

任原扒開塞子,一股濃郁的酒香瞬間從壺裡飄散出來,讓柴進眼神一亮。

倒出一點兒,細品之後,柴進說話了。

「去歲在京城,就有一種名為神仙醉的酒橫空出世,引得多家豪門搶購。但數量不多,柴某有幸購的數瓶,但和今日這酒相比,去歲的神仙醉可有些名不副實啊。」

「大官人休怪,去年的神仙醉,只不過是最初的版本。我讓我這兄弟嘗試販賣,也是為了看看人們是否喜愛。至於現在大官人喝得,這才是神仙醉的最終版本。」

任原抱拳解釋。

「那不知任兄弟說得生意是?」

任原笑了笑,繼續說:

「任某想和柴大官人共同賣這神仙醉,任某可以供酒,大官人只負責幫我販賣,所得錢財你我二人分成,如何?」

「有意思,那不知這分成怎麼分?」

柴進挑了挑眉毛,他不是啥都不會的二世祖,神仙醉的火爆,他當然能想到,這可真是筆大生意。

至於為什麼任原會來找自己,柴進覺得很簡單,畢竟自己在大宋黑白兩道,都吃得開,而且有丹書鐵劵護身,也不擔心生意被別人搶去。

「願意和柴大官人五五分成。」

任原直接就特別豪爽地說了,五五開。

這魄力也讓柴進更看好他了。

「任兄弟高義,但我不能平白占你便宜,我只負責販賣,五成太多了,我拿三成即可。」

小旋風也不是貪財之人,他主動提出三七分,而且自己拿得少,從這點兒上看,柴進確實是一個心胸開闊,光明磊落的人。

「不可,這是我等借了大官人的光,不然的話這生意可不一定能能保住,五成的份子是大官人應得的。」

任原不同意,還是堅持五五開。

「江湖都說你擎天柱任原豪爽講義氣,今日一見果然如此,但你也別忘了,柴某在江湖也是有名號的,你能大氣,我就不能了么?三七分,就這麼定了!」

柴進也是霸道,畢竟是皇族血統,有時候霸氣起來確實沒問題。

「我這兩成利,是一定要給大官人的,因為我還有一筆生意,需要大官人點頭。這兩成,就算是給大官人的利錢。」

任原拱了拱手。

「哦?不知道任兄弟指的生意,是什麼?」

柴進也嚴肅起來了。

兩成利,這可不少,尤其是神仙醉這種暢銷的東西,兩成利可以說是巨大的份額了。

用這筆錢跟自己再談一個生意,這代價可不算小。

「梁山。」

任原也不兜圈子,直接說了。

「梁山?」

柴進有些疑惑,這個名字有些陌生,而且自己似乎並沒有產業在那裡啊。

「大官人莫不是忘了,去歲有個白衣秀士王倫,和一個摸着天杜遷,這兩人佔據了水泊梁山,據說是從大官人這裡得到的資助。」

「任某不才,也看上了梁山,想要作為基業,但此二人是大官人資助,若我直接上門索要,那就太不給大官人麵皮了。」

「所以,任某想要用這兩成利,跟大官人換一下樑山。」

「大官人可以不用出面,但日後江湖上若有傳說說任某不給大官人面子,強奪梁山,還望大官人為任某澄清。」

柴進明白了。

原來如此,這個擎天柱,看上的是梁山。

難怪會給自己兩成利。

但對於柴進來說,這並不是事兒。

雖然王倫和杜遷,確實是從自己這裡得到了資助,然後建立了梁山山寨。

不過梁山成立之後,和自己並沒有多少關係。

王倫等人也沒有打着自己的旗號在江湖上遊走,嚴格來說,梁山並不算自己的附屬勢力。哪怕發生了火拚啥的,也應該和自己沒關係。

但任原給自己面子,在取梁山之前,居然主動上來和自己商量,給足自己的面子。

還給了自己這麼大的利益!

這怎麼能讓柴進不動心呢!

「好!我知道任兄弟要什麼了!」

柴進也不耽擱,直接同意了,他吩咐莊客拿來筆墨,準備親自給王倫寫一份書信。

「任兄弟有心,那我也不能讓你難做。我這就給王倫書信一封,如果他願意將梁山讓給任兄弟,我願資助他另起爐灶,再立山寨,梁山不遠有處二龍山,他可以帶人去那兒,立寨一切費用,我出。」

「如果他不願意讓位,那任兄弟就按江湖規矩辦事,不存在不顧我柴進麵皮,奪人基業的事情。」

「多謝柴大官人。」

任原帶着宋萬和朱貴起身拜謝,他要的就是這個,只要有柴進的聲明,任原的江湖名聲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至於奪人山寨,拜託,任原又不是已經上了梁山火併大哥,他更強,自然可以做梁山之主!

「多謝任兄弟才是!」

柴進也是非常高興,這一次買賣他幾乎沒有任何付出,就獲得了這麼大的便宜,饒是他小旋風見多識廣,也不免有些驚喜。

至於王倫,不好意思,柴進這些年資助過的強人沒有幾百也有好幾十,王倫算啥?

而且,這些被他資助過的強人,都是嘴上念他好,也沒有什麼實際行動,像任原這樣子主動給好處的,這可是第一個。

「大官人,任某還有一個請求。」

「叫大官人就見外了,我痴長賢弟幾歲,賢弟有話直說,喊聲兄長便是。」

柴進現在很熱情,剛才老管家告訴他,如果神仙醉賣的好,那一年五成的收益能讓全庄收益翻一番。

「那小弟就直說了,此去和王倫商談,小弟這邊只有兄弟三人,勢單力孤,想請兄長撥些健壯莊客同行,壯壯聲勢。」

任原的話,其實也很直接,那就是向柴進要人,畢竟自己給了那麼大的好處,要點兒人也很合理。

「賢弟不用擔心,來人,去庄內,點上八十閑散莊客,再備二十匹馬,二十車糧草。」

柴進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庄,養的人是真多,這一下子拿出的東西,不比一些剛立寨的山寨差了。

真不愧是小旋風,出手真闊綽!

「多謝兄長(大官人)!」

任原等人再次拜謝,尤其是任原,他內心也是長舒一口氣。

和柴進做生意,拉關係,這一步棋,他走對了!

「哥哥,柴大官人,為什麼會這麼大方?」

柴進離開以後,宋萬低聲問出自己疑惑。

「你也知道,趙官家奪了柴家天下,柴大官人也是心中不忿,所以他才常常庇護江湖中人,就為了和趙管家鬥氣。」

「所以,這一次大官人大方,說白了也是投資我們,他覺得我們能成事兒。」

任原當然知道柴進的意思,但他無所畏懼。

相比空手上山,有人投資,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