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清冷撩人,嬌妻夜夜難眠優質小說 第10章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接下來的日子姜芙就窩在二房裡看書。

香譜她已經看得差不多,現在開始看醫書。

這些書都是母親留給她的,姜芙不知母親的身份,她也沒見過外面的大夫,自然不知道這些醫書的珍貴之處。

自她識字之後就翻這些書,雖然沒實踐過,可對書里的內容倒背如流。

只是醫者不自醫,她看完了一整箱子的醫書也找不到自己做夢的原因。

或許她就是膽大妄想,貪圖蕭荊的美色,才會夜夜在夢裡意/淫他。

想到這,姜芙的臉有些熱。

「姑娘,姑娘,許家來人了!」

白杏腳步匆匆從外面進來,手中還拿着個帖子,臉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許家姑娘請你去做客呢。」

「蘊姐姐?」

姜芙顧不得臉熱了,杏眼圓瞪問她。

白杏連連點頭,「正是許蘊姑娘。」

姜芙略微出神,之前在謝家許蘊是說過要請她做客不假,但那天發生那麼多事,她的名聲愈發不堪,姜芙本以為許蘊要遠着她才對。

「大伯母那邊怎麼說?」

她要出門得嚴氏同意才行。

聞言白杏得意的輕哼一聲,「姑娘可知許家來的是誰?那可是許夫人身邊的管事媽媽,大太太可不敢攔着,您就放心出去玩吧。」

白杏腳步輕快,看上去比姜芙還要開心。

上次自家姑娘受了委屈,大太太不分青紅皂白的關着她,白杏心裏堵着的氣今日可算是吐出來了。

許家大爺雖然只是個工部侍郎,但他妹妹厲害啊,許大姑娘的姑姑可是當朝皇后,又生下了皇上唯一的子嗣,作為太子的舅舅,這京城可沒幾個人敢給許家臉子看。

就算嚴氏再不願意,她也不敢拘着姜芙。

自家姑娘能出門,白杏已經樂得去選衣服首飾了。

大房,嚴氏氣得摔碎了一個茶盞。

「那小賤人什麼時候交好了許大姑娘,還竟讓許家上門請她?」

嚴氏想不通,自家瑤兒哪裡不比姜芙這個孤女強,怎麼許蘊不交好她,非要邀請姜芙。

姜瑤臉色也不好看,說出的話帶着酸意。

「許蘊怎麼會真心請姜芙,肯定是為了氣林雪燕,她越是這樣,林雪燕就會越針對姜芙。」

「瑤兒說得對。」

只要不是許蘊看好姜芙,嚴氏心裏就順暢了。

……

因是同輩小姑娘邀請,白杏並未給她選太過繁複的衣裙,姜芙任她打扮,一刻鐘的功夫就收拾好了。

只見小姑娘身穿一件鵝黃色千褶百迭裙,腰間壓了一塊白玉,這玉是姜家二爺留給她的,冬暖夏涼,又是小兔子的樣式,姜芙很是喜歡。

髮髻則是普通的雙丫髻,用兩條嫩綠色的頭繩扎着,耳朵上戴着同色的耳墜,行走間兩個小珠子還會輕輕搖晃。

她今日沒上妝,白杏只在額間給她點了顆硃砂,襯得姜芙像菩薩座下的童子一樣乖巧可人。

「當初二爺給姑娘取名阿福,果然沒錯!」

白杏看着自家姑娘連連驚嘆,若是二爺太太還活着該多好,自家姑娘就有人疼了。

不像現在,連個乳名都沒人叫,還被大太太她們欺負。

姜芙抿了抿唇,她也想爹娘了。

只是她也答應過爹娘會好好活着。

「我們走吧。」

許家的馬車就在外面等着,曹媽媽作為許夫人手裡最得用的管家媽媽,自然是練就了一雙厲眼。

姜芙的名聲在京城已經壞了,許蘊纏着許夫人邀請她,不僅是許夫人匪夷所思,就連曹媽媽也覺得奇怪。

兩人心裏都在猜測是不是這姜四姑娘心機深沉,蠱惑了許蘊。

可見到人,曹媽媽知道自己猜錯了。

這姜四姑娘生得極美,甚至比她們宮裡那位大姑奶奶還要美。

可她除了美,更多的是嬌憨天真,心思單純藏不住事,她家姑娘見慣了後宅的腌臢,會喜歡姜四姑娘簡直再正常不過。

就連她,見了這姜四姑娘,心裏都忍不住生出好感。

曹媽媽臉上的笑意真切幾分,親自下來攙扶她,「四姑娘快上來,我家姑娘這些天都念叨着您呢,可把人給請來了。」

姜芙鮮少跟人打交道,面對曹媽媽的熱情,她聲音軟軟的謝道,「嗯。」

她這副乖巧可人的模樣更讓曹媽媽喜歡了。

許蘊已經等在門口,姜芙一下車她就攬着她往自己院子里走。

「我知道你喜歡吃點心,特意讓廚子做了好些,待會兒你看看喜歡吃什麼。」

「謝謝蘊姐姐。」

姜芙的手被她抓着,許蘊是福氣圓潤的長相,手也和她人一樣肉呼呼的,摸起來很是舒服。

本朝雖以瘦為美,但並沒有規定女子一定要纖腰如素,身若垂柳,和許蘊同樣圓潤長相的貴女並不少,都是家裡受寵的姑娘。

許蘊的院子是許家除了許大爺跟許夫人的主院之外最大的院子,裝飾的也很是精緻富貴。

「看看,這些都是我讓人準備的,這個是我家廚子最擅長的梅花酥,這梅花還是冬日採的,用糖漬了封在罐子里,做成點心很是香甜,阿芙妹妹嘗嘗。」

「好。」

姜芙用帕子墊着手心捏了一塊,梅花酥表皮酥脆,內里的餡兒正如許蘊所說香甜可口。

她咬了一口那餡兒都要流汁,鼓着嘴小心吃着不讓它流出來。

眼神亮亮的很是可愛。

「好吃!」

許蘊看着她彷彿小倉鼠一般的模樣,笑眯了眼。

「阿芙妹妹喜歡就多吃一點,這些都是你的。」

她總算是找到了和她一樣喜歡吃點心的人。

「嗯嗯。」

姜芙鼓着嘴點頭,更像小倉鼠了。

許蘊被她帶的也覺得今日的梅花酥比往日更香甜了幾分,兩人捧着點心吃得開心,一點也不覺得膩。

雖然這只是兩人第二次見面,可光說點心就能有說不完的話。

曹媽媽看了一會兒,知道自家姑娘是真心喜歡姜芙,而這姜四姑娘也着實可愛,不用擔心她帶壞姑娘,遂悄悄退下去跟夫人稟報。

只是她剛走到外院門,就看到府里的下人都在往外去。

曹媽媽隨手拉住一個小廝,詢問道,「這是怎麼了?」

難道是府里出事了?

那小廝被主子吩咐了任務,正着急呢,可曹媽媽的話他也不敢不回。

「是蕭家三爺突然來府里了,夫人讓我們去前面伺候呢。」

曹媽媽神色一懍,「蕭三爺來做什麼,咱們大爺也沒犯事啊。」

這蕭三爺可是金吾衛,無事不會上門,若上門那肯定是家裡主子犯事了。

曹媽媽腿一軟,也顧不得姜芙了,連忙往主院去。

而此時的蕭荊正神不在焉的跟許侍郎聊天,聽到小姑娘來了許家,他就管不住自己的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