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清冷撩人,嬌妻夜夜難眠優質小說 第5章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三日很快就過去。

臨出門時大房才送來錦繡坊做好的衣裙,白杏看着這件暗綠色樣式老氣的衣服垮了臉。

「這怎麼能穿出門?」

她們姑娘又不是五六十歲的老太太,穿上得老十歲。

王媽媽嘴角的得意都快壓不住,「二姑娘三姑娘都在外面等着呢,四姑娘快換上吧。」

白杏再傻也看出大房的惡意了,她氣得眼圈發紅,心裏為自家姑娘感到委屈,只想將這裙子丟在王媽媽臉上。

姜芙拉住她,面上並沒有被欺負的憤怒。

「我知道了,勞煩王媽媽在外面等一會兒。」

王媽媽對她識相的態度很是受用,「那四姑娘可得快點,萬一耽誤了宴會,您可擔待不起。」

她趾高氣昂的出去,白杏對着她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呸!什麼東西!」

「好了,快換衣服吧。」

姜芙也看不慣王媽媽狗仗人勢的模樣,但時辰已經不早,再拖下去說不定真要耽擱了。

白杏一臉為難,「姑娘真要穿這個?」

她都後悔讓姑娘答應參加宴會了。

夏衫輕薄,這件衣服是上下兩件,姜芙果斷將上衫扔掉,吩咐白杏,「將我那件素色的盤扣外衫拿來。」

姜芙的話一出,白杏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暗綠色雖然老氣,但跟素色一搭卻恰到好處,襯得膚色也白。

果然,姜芙換上以後,白杏滿眼驚艷。

「哼!姑娘天生麗質,大太太還想讓姑娘出醜,姑娘非得艷壓全場不可!」

她還想給姜芙化個明媚的妝,被姜芙攔住。

「這樣就好。」

她剛被退了親,太過張揚只會引來更多非議。

白杏明白她的顧慮,只是有些可惜,不過看着姜芙素顏就已經傾城的臉,心氣順了。

她家姑娘這副模樣,是怎麼也低調不了的。

果不其然,等姜芙上了大房的馬車,姜瑤和姜琳眼中的嫉妒壓都壓不住。

尤其是姜瑤,恨不得將姜芙那張麵皮扒下來貼在自己臉上。

「你怎麼不穿錦繡坊的衣服?」

面對姜瑤的質問,姜芙一臉無辜,扯了扯身上的裙子,「穿了呀。」

「上衫呢?」

姜芙眨了眨眼,「太丑了。」

「你!」

姜瑤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她當然知道那上衫丑,這花色樣式還是她『精心』挑選出來的,哪想到姜芙根本不穿。

她怎麼敢!

「你以為耍些小聰明蕭大公子就能看上你,我勸你還是少做夢,蕭家既然退親就絕對沒有迴轉的餘地!」

「哦。」

姜芙不懂姜瑤這樣氣急敗壞的原因,她不穿那上衫單純是覺得丑罷了,蕭大公子喜不喜歡她,跟她有什麼關係。

反正,她是絕對不會喜歡蕭玉璋的。

姜府的馬車在謝家門外停下,姜瑤拉着姜琳先下了車,把姜芙落在後面。

原本今日她是想讓姜芙出醜,可姜芙沒上鉤,一身素衫綠裙嬌嫩的彷彿池塘中剛發出的幼荷,把她和姜琳比成了土包子醜八怪。

姜瑤心裏慪得不行,已經後悔帶姜芙來了。

「這是哪家的姑娘,怎麼以前從未見過?」

今日謝家舉宴,京城叫得上號的人家都來了,姜芙一下馬車就引來無數目光。

「跟着姜瑤來的,難道是姜家的姑娘?」

「姜家不就姜瑤跟姜琳嘛,還有哪個姑娘?」

「你忘了二房,蕭家大公子可剛退親。」

「你說她是姜四?嗬!」

眾人竊竊私語的聲音不大,只是那眼神太過明顯,都存着看好戲的心思。

白杏跟着姜芙被關在姜家內宅十幾年,從未見過這種場面,腳步有些虛,下意識看向姜芙。

她原以為自家姑娘性子綿軟,此時應該被嚇破膽,可不想姜芙一臉平靜,根本沒將眾人的眼神放在心上,只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是了,她家姑娘好不容易才能出趟門,京城的景色都看不夠,哪裡會在意旁人的眼光。

白杏腰板一下子就挺直了,她家姑娘都不怕,她怕什麼。

謝家門口有接引的小丫鬟,姜芙主僕和其他人一同進去,她的身份已經不是秘密,這一路自然少不了打量。

「不是說姜四姑娘相貌醜陋膽小如鼠,怎麼跟傳言中的不符?」

「我記得這傳言當初是從宋三口中傳出來的,他一個外男又沒見過姜四姑娘,怎麼會知道她相貌?」有人提出質疑。

「宋三?是不是尚書府林大姑娘林雪燕的表兄?」

「正是他。」

「那就對了,林雪燕喜歡蕭玉璋不是秘密,但蕭玉璋跟姜四有婚約,這京城誰不知蕭大公子是個顏控,她讓人放出姜四貌丑的傳言,蕭玉璋不退親才怪。」

說話的這人是工部侍郎的女兒許蘊,她跟林雪燕素來不和,對林雪燕做的事很是看不上。

「可姜四生得這樣美,蕭玉璋見了肯定會後悔的,林雪燕做這事豈不是得不償失?」

聽了同伴的話許蘊冷嗤,「蕭玉璋後悔有什麼用,世子夫人又不會後悔,這自打臉的事蕭家可做不出來。」

同伴心有戚戚,「可惜這位姜四姑娘了。」

本就是孤女無依無靠,若能嫁到蕭家後半輩子還能衣食無憂,如今被退親世家貴族自然看不上她,日後也就只能給人做妾了。

不過可惜歸可惜,更多人心裏是幸災樂禍。

姜芙媚色傾城又如何,沒有好的家世,她就是狼群中的綿羊,誰都能咬一口。

謝家的園子很大,謝老太爺是當朝太醫,因着救駕有功被先帝賜了免死金牌,如今雖已致仕但每逢宮宴皇上都會派人來請。

再加上謝大姑娘謝嬋,一手針灸術緩解太后頭疾,太后離不開她,三天兩頭召她進宮。

若不是皇上年紀大了,而太子年紀又尚小,謝嬋早就入宮了。

作為京城貴女第一人,不少人私下將她和蕭荊配作一對,畢竟兩人家世相當,郎才女貌,簡直是天作之合。

只是蕭荊一直態度淡淡,並未對謝嬋表現出不同,原本看好兩人的不少都打消了念頭。

姜芙一進園子,貴女們嬉笑的聲音倏然安靜了片刻。

姜瑤姜琳圍着幾個貴女不知在說什麼,其中一個長相明艷的少女扭頭惡狠狠瞪了姜芙一眼,語氣輕蔑道。

「謝姐姐心腸還真好,什麼人都邀請,卻不知有些人心裏都是算計,一門心思想要攀高枝,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