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清冷撩人,嬌妻夜夜難眠優質小說 第6章_安幽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謝家的園子里聚了京城大半的貴女,按着家世由前往後排。

忠勇伯府沒落已久,姜芙又是二房的孤女,只輪到一個偏僻的角落。

園子里擺着一條長桌,上面都是各式各樣的點心,供貴女們享用。

但能來參加謝家宴會的,哪個不是家裡受寵的,自然看不上這幾盤點心。

可姜芙不一樣。

姜家二爺生前是個閑散文人,全靠家底過日子,而姜芙的生母秋娘又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女,聽說當初嫁給二爺時只帶了一箱子爛書,連份看得過去的嫁妝都沒有。

若不是姜二爺要死要活非要娶她,姜老夫人根本不會讓她進門。

不過就算進了門,姜老夫人對這個二兒媳也很是不喜,連帶着跟姜芙也親昵不起來,不然也不會在二房夫妻亡故後鎖上院門自顧禮佛,根本不管大房的人如何苛待姜芙。

林雪燕當眾發作時,姜芙正對着面前的荷花酥吞口水。

也不知謝家是請的哪家的廚子,這荷花酥炸得分外誘人,花瓣層層疊疊似活得一般,中間的花心應是包的豆沙,甜香味傳入鼻息,姜芙終於忍不住伸手了。

「姜四!」

林雪燕指桑罵槐譏諷一通,換個人都得羞的鑽地縫了,可姜芙倒好,不僅不在意,還有心思吃點心。

林雪燕快被氣死了。

她陡然大聲,姜芙被嚇得身子一抖,立馬將手縮回去。

小姑娘素顏稚嫩,她年紀在這群貴女中雖不是最小的,但因常年關在內宅,不通人情,倒比其他貴女多了天真。

此時她表情懵懂,望向林雪燕的眼神帶着疑惑,好似在問這陌生貴女為何大聲叫她。

見林雪燕盯着她身前的荷花酥,姜芙恍然。

「……這個是不能吃嗎?」

「噗!」

許蘊沒忍住笑出聲來。

這姜四姑娘可真是個妙人兒。

有許蘊在先,園子里陸陸續續傳來笑聲,林雪燕惱羞成怒,「閉嘴!不許笑!」

可這又不是林家,自然沒人聽她的。

林雪燕恨上了姜芙,連帶着也恨上了姜瑤姜琳。

周圍貴女的嘲笑聲不絕於耳,她漲紅着臉狠狠推了姜瑤一把。

「不愧是一家人,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配待在這嗎,還不滾去你應待的地方!」

姜瑤被推的趔趄,差點摔倒,幸好姜琳在身後扶了她一把。

她不像姜芙,從小就在惡意中長大,別人討厭她為難她,她只覺得習以為常,並不會因此難堪傷心。

但姜瑤不一樣。

她好不容易巴結上林雪燕,憑着說姜芙壞話討她歡心,在上流貴女圈子擠進去半隻腳,然而還不等站穩,就因遷怒被趕出去。

姜瑤不敢生林雪燕的氣,徹底記恨上了姜芙。

這個賤人,就該被一直關着才行!

「好了,湖邊已經布置好了,大家過去賞荷吧。」

謝大姑娘出來打圓場,園子里安靜下來。

林雪燕怒瞪了姜芙一眼,跟着謝嬋去了園心湖。

兩人離得遠,姜芙並未直觀感受到她的怒氣,她這會兒正可惜荷花酥吃不上了。

哎,也不知那湖邊有沒有。

小姑娘的心思太過淺顯,都寫在臉上,許蘊看的好笑,主動上前與她交談。

「姜四姑娘喜歡吃點心?」

姜芙察覺到身邊有人,扭頭就看到一張圓滿福氣的臉,笑起來嘴邊還有個梨渦,看了就讓人歡喜。

她很少感受到善意,但能感覺到許蘊是真心跟她交談。

姜芙點點頭,聲音綿軟,「喜歡的。」

「我家廚子做點心一絕,比謝家的還要好吃,我請你去吃?」

比謝家的還要好吃,那得多好吃?

姜芙想像不出來,她覺得謝家的點心就極好吃了,雖然她還沒來得及嘗。

「我……我出不去。」

她當然想吃,可姜大太太不許她出門,今日若不是謝家下的帖子,她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出來呢。

許蘊被她嬌軟可愛的樣子萌化了,沒忍住上前捏了她一把,小姑娘臉頰尚還帶着嬰兒肥,手感果然很好。

「我給你下帖子。」

小姑娘的眼神倏地亮了,許蘊臉上的笑意漸深。

「我叫許蘊,是工部侍郎家的嫡女,比你虛長兩歲,你可以叫我一聲蘊姐姐。」

「蘊姐姐。」

姜芙雖然行四,但姜家大房那兩位不欺負她就好了,實在算不上姐姐,許蘊還是第一個想和她交好的人。

「乖。」

這邊兩人親昵的模樣讓姜瑤咬碎了牙,姜芙憑什麼,憑什麼惹怒了林雪燕卻還像沒事人一樣,謝大娘子為她解圍就罷了,許蘊還主動跟她親近。

「這個賤人!」

看到姜瑤氣得發抖的模樣,姜琳眼中閃過一抹幽光。

「二姐莫要氣,這許大姑娘不一定是真心要與她相交,畢竟她和林大姑娘一直不對付,許蘊越是親近姜芙,林大姑娘就會越恨她。」

「你說得對!」

被姜琳這麼一點撥,姜瑤很快就想通了。

姜芙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女,有什麼值得許蘊交好的,還不是是為了跟林雪燕作對,讓她不痛快。

姜芙夾在其中就是個活靶子,白白惹了更多嫉恨。

「哼!就算這樣我也不能讓她好過,走,咱們去湖邊,今日我定要讓這小賤人出醜,日後再也不敢出門才行!」

此時貴女們已經陸陸續續來到了湖邊,因着今日蕭家的人可能會來,眾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恨不得將壓箱底的衣服穿上,就盼着蕭大公子或者蕭三爺能看上她們。

「三爺今日真的會來嗎,不會是騙我們的吧?」

「大家也只是猜測,再說蕭家三爺哪裡會看得上我們,倒是大公子那還有點希望。」

貴女們竊竊私語,說到蕭大公子不少人看向了姜芙。

許蘊被叫走,湖邊只剩她和白杏主僕二人,此時姜芙正看着湖中的荷花出神,腦中想着安神香的香方,準備回府路上找機會去買原料。

眾人說話的聲音傳到她耳中,聽到蕭家三爺的名字她身子忍不住抖了抖。

蕭荊……也會來嗎?

「姑娘?」

姜芙的驚慌落在白杏眼中,她小聲喚了她一聲。

姜芙回過神,強壓住驚慌,「我沒事。」

她不怕,蕭荊不知她做夢意/淫他,不會對她怎麼樣的。

嗯,她不怕!

不遠處的姜瑤姜琳看着她,兩人相視一眼,眼中都是算計,「走,我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