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清冷撩人,嬌妻夜夜難眠優質小說 第8章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姜芙怕水。

她七歲時就曾被姜瑤推進過水裡,父母去世後,姜家就再也沒人能庇護她,姜瑤的欺負也從偷偷變成明目張胆。

那天若不是姜琦恰好經過,她說不定就已經死了。

初夏的湖水冰涼,衣裙在水中漂浮遮住她的臉,姜芙的口鼻被掩住無法呼吸,胸口則悶得似要炸開。

姜芙胡亂掙扎着,可她越掙扎,衣裙貼得就越緊,眼中閃過一絲白光,她好像看到了爹娘。

『爹娘是不是來接阿芙了,阿芙好累……』

如果活着這樣難,那她還不如跟爹娘一起走。

姜芙漸漸鬆開手,任由湖水將她捲入其中。

「姜芙!」

就在她即將窒息崩潰之時,突然從身後伸過來一雙手。

男人的鐵臂攬住她的腰,衣裙飄散上去,男人的掌心和她的纖腰貼在一起。

灼熱,強勁,以及活的希望。

姜芙想要抓住他的手,可被衣裙悶住的窒息讓她失去了大半力氣,她連掀開衣裙的力氣都沒有了。

小姑娘素手綿軟,卻緊緊拽住他的衣袖,像把自己都交給他。

蕭荊冷硬的心軟成一汪水,從後擎住她腰肢,將小姑娘面上的裙子掀下來,也遮住了裙下的無限春光。

「姜芙,醒醒!」

蕭荊輕輕拍着她的臉,小姑娘因為窒息臉色發白,在水中顯得格外可憐。

蕭荊喚了好幾聲姜芙都沒有反應,他心裏一急,也顧不得禮儀規矩,捏着她的下巴就將唇覆上去。

姜芙迷迷濛蒙中忽覺唇上一軟,有人掐住她的腰,又按住她的胸口,冰涼的湖水沖刷着她的眼睛,讓她置身於黑暗中,無依無靠只能攀附着身前的東西。

蕭荊被她柔軟的身子貼上來,手臂抱得更緊。

小姑娘的唇很甜很軟,可他此時都顧不上。

「姜芙,醒醒!」

他繼續喚着,啟開她的唇將氣渡過去,連續渡了幾口小姑娘才終於有了反應。

水中她的睫毛微微顫動,杏眼緩緩睜開。

姜芙知道有人在救自己,這是謝家的園子,謝嬋自然不會放任她死在湖中。

只是她不知這人會是蕭荊。

男人緊緊抱着她,兩人身子緊密貼在一起,甚至唇都是貼着的,姜芙還能感受到他微涼的舌尖。

她杏眼倏地睜大,腦中一片空白,重重咬了他一口。

他怎麼能親她!

而且還摸她那個地方!

姜芙完全沒注意自己膽子有多大,她這會兒剛得救腦子尚未清醒,等看到男人黑了臉,姜芙才後知後覺。

她又咬他了!

蕭荊下水來救她,她卻不知好歹的將人咬了。

姜芙手抓着他的衣襟,整個人瑟瑟發抖。

蕭荊不會氣得將她再丟回湖裡吧,他一定會掐死她的。

蕭荊確實生氣了,但不是氣姜芙咬他,而是每次見面,姜芙都怕極了他。

明明夢裡他們那樣親密,可現實中小姑娘卻對他敬而遠之。

蕭荊說不住心頭的情緒,只覺得胸口堵了一團氣,想散卻散不出來。

他黑沉着臉,姜芙忍不住嘴角一撇,謝家的僕婦游過來時就看到這一幕。

姜芙畢竟是女子,顧忌着男女大防謝嬋也不會真讓侍衛來救她,只是僕婦們游過來時蕭荊已經把人救回來了。

謝家的僕婦們看着蕭荊黑沉的臉色,鼓起勇氣游到兩人面前,「三爺,將姜四姑娘給老奴們吧。」

蕭荊掐住姜芙纖腰的手一緊,心裏很是不舍,但他知道,自己今日下水救人已經將小姑娘推到風口浪尖上,若還抱着她不放,岸上的那些人還不知怎麼欺負她。

她膽子這樣小,被欺負了也只會偷偷哭。

蕭荊放開手,看到僕婦們將姜芙穩穩接住才冷着臉轉身回了岸上。

可他卻不知,他這番壓抑的冷麵模樣落在小姑娘眼中就成了嫌棄。

姜芙趴在僕婦們懷中,眼圈泛紅。

她就知道蕭荊是討厭她的。

園心湖裡種滿了荷花,水下發生的事都被遮掩住,蕭荊濕身上岸,貴女們盯着他的勁腰長腿眼神火熱。

「以前覺得三爺冷冰冰的,沒想到這樣心善,早知道剛才我也跳下去了。」

哪裡會讓姜四佔了便宜!

有這樣想法的不在少數,就連謝嬋都忍不住想了想。

但很快就打消了念頭。

她是謝家貴女,自然不必用這種上不得檯面的手段。

她要蕭荊,就會堂堂正正的嫁給他。

「三爺快去換身乾淨的衣裳吧,我已經讓下人們煮了薑茶。」

蕭荊略微點頭,「有勞了。」

說完就從她身邊掠過,不給她繼續說話的機會。

謝嬋咬了咬唇,正好姜芙也被僕婦們帶上岸,夏衫輕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顯露出她姣好的身形。

岸上的貴女們深吸一口氣,沒想到這姜四容貌傾城就罷了,身材也這樣好,每分肉都長得恰到好處,多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真真是男子喜愛,女子艷羨。

想到剛才在水下蕭荊抱了她,貴女們酸的手中帕子都要絞爛了。

謝嬋的臉色難看至極,強忍着怒火,「還不帶姜四姑娘下去換身衣裳!」

「是。」

僕婦們不敢怠慢,架着姜芙就趕緊走了。

姜瑤看着姜芙狼狽的模樣捂着嘴偷笑,卻不想謝嬋凌厲的眼神望向她。

「姜二姑娘,我不管你們姜家姐妹有何齟齬,但這是謝家,奉勸你還是收起那些小心思。」

姜瑤臉上的笑意一頓,謝嬋當眾指責她,一點也不給她面子。

可她一個破落戶,自然不敢跟謝嬋爭執,只能強忍住難堪解釋,「是姜芙不小心,我沒拉住她,不信你問琳兒。」

姜琳被她拉扯進來,眼中閃過懊惱,但自己只是個庶女,不敢違背姜瑤的話,面對謝嬋的冷臉只能附和點頭。

「是……是姜芙自己掉下去的。」

蠢貨!

謝嬋心中鬱氣難發,不願再看兩人一眼。

等謝嬋從身邊走過,姜瑤身子一軟,她知道自己今日是將謝嬋得罪了。

不過姜芙也一樣,當著京城貴女的面,她被蕭荊抱在懷中,已然是眾人的眼中釘。

尤其是謝嬋,比起自己,她相信這位謝大姑娘更恨姜芙。

她不好過,也絕不能讓姜芙好過。

「難道是我來晚了,宴會怎麼散了,還有,我三叔呢,難道沒來?」

突然院門口傳來一陣少年清亮的嗓音,林雪燕眼神一亮,提起裙擺就迎上去。

「還不是姜芙,大家都賞荷呢,她好端端掉進水裡了,連累三爺下去救她。」

聽到姜芙的名字,少年的臉上浮現一抹怒意與不自在。

「怎麼又是她!」

林雪燕見他態度厭煩,心中藏不住的喜意,還好蕭玉璋來晚了,不然看到姜芙的美貌肯定會心疼她。

如今正好,姜芙這個上不得檯面的,掉進水裡只會讓蕭玉璋對她更厭惡。

「估計是看到蕭三爺在旁邊,想引起三爺的注意吧。」

林雪燕毫無顧忌的抹黑姜芙,蕭玉璋臉上的厭惡漸深。

還好自己跟她退親了,不然這不知羞恥的女子就要嫁給他了。

「我去找三叔!」

「哎!蕭玉璋!」

他來的匆匆,去的也匆匆,林雪燕本還想挽留呢,人就已經消失在院門外了。

許蘊聽着這邊的動靜,眼中閃過幾分鄙夷。

蕭大公子跟他叔叔比真是差遠了,也不知他日後見了姜芙的容貌會不會後悔。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好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