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他清冷撩人,嬌妻夜夜難眠優質小說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蕭玉璋找到蕭荊時,蕭荊正要騎馬回府。

「三叔!你怎麼會去救姜四?」

蕭荊騎在馬上,此時他已經換了身乾淨的衣裳,只是頭髮還濕着,幾縷濕發落在鬢邊,愈發襯得他氣勢凌厲。

蕭荊居高臨下的望着蕭玉璋,語氣淡淡,「不能救?」

蕭玉璋還是很怕自己這個小叔叔的,他撓撓頭,「不是不能,我是怕你被她纏上,三叔不知,她們這些小門小戶的姑娘最會鑽營了。」

他自顧說著,完全沒發現蕭荊的黑沉了臉。

「有空去藥鋪買些枸杞補補。」

蕭荊放下話,轉身騎着馬離開,那馬蹄猛地往後蹬,還撲了蕭玉璋一身的泥。

蕭玉璋噗噗將泥吐出來,沒覺得自家小叔是故意的,只是對蕭荊的話有些摸不着頭腦。

他轉頭問小廝,「三叔讓我買枸杞做什麼,你知道枸杞的效用嗎?」

小廝也撓撓頭,「好像是……明目……」

「明目?難道是這幾日我沒休息好,三叔看出來了,你快看看我眼睛是不是泛紅了?」

說著蕭玉璋就將頭伸到小廝面前,小廝看着他清澈飽滿的眼珠,心虛的點點頭,「好像是有點。」

他怎麼覺得三爺不是關心公子,而是罵他眼瞎呢。

不過這些編排主子的話可不能亂說,小廝將自己的想法強行壓在了心底。

蕭玉璋一臉感動,「三叔對我真好,除了爹娘也就三叔最疼我了。

所以,我一定不能讓姜四纏上他!」

小廝:「……」

倒也不必如此。

……

姜芙幾人到家時,下人已經去前院通知嚴氏。

她落水的消息還沒傳到嚴氏耳中,回府的馬車上姜瑤一直對她冷嘲熱諷,姜芙第一次冷了臉。

「瑤兒怎麼樣,見到蕭家三爺了嗎?」

幾人剛進了屋,嚴氏就拉着姜瑤問道。

今日姜瑤精心打扮過,她相貌隨了嚴氏,算是個小家碧玉,只是臉上的刻薄勁兒也和嚴氏如出一轍。

聽嚴氏提到蕭荊,姜瑤惡狠狠的瞪了姜芙一眼。

「娘不如問問她,畢竟今日大家可都看見姜芙勾引三爺了。」

「怎麼回事?」嚴氏拉長臉,問道。

白杏看不得自家姑娘受委屈,「我家姑娘才不會勾引三爺,明明是二姑娘將我家姑娘推進湖中,三爺心善救了她,怎麼到二姑娘口中就變成我家姑娘勾引三爺了?」

姜瑤表情傲慢,「我推她?你看見了?」

她當時站的位置是死角,就連白杏也沒看到她推姜芙。

白杏被氣得發抖,「反正我家姑娘絕對不會勾引三爺!」

「哼,那可說不定,她現在被蕭家退親,京城根本沒人會娶她,趁此機會,她不得想辦法攀上三爺?」

姜瑤眼神上下打量着她們主僕二人,一臉鄙夷。

姜芙攥緊了拳頭,倔強的抬起頭,「我不會!」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樣想嫁給蕭荊。」

「你!」

姜芙將她心中的妄想說出來,姜瑤差點一巴掌扇過去。

「好了。」嚴氏將人叫住。

女兒的性子嚴氏比誰都了解,姜芙應是不敢當眾勾引蕭荊的,只是她這副長相太惹眼,最好還是繼續關起來。

想到這,嚴氏看向姜芙。

「不該你惦記的別惦記,日後就待在院子里替你爹娘誦經祈福,別再出門丟人現眼了。」

……

「姑娘,大太太怎麼能這樣,您又不是故意要落水的,明明是二姑娘的錯!」

回了二房的院子,白杏就忍不住抱怨。

「您好不容易能出次門,現在被困在院子里,還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能出去呢。」

「不出門也好。」

姜芙語氣倒是平靜,不出門就不會遇到蕭荊,接連兩次見到他,姜芙從心裏對他感到害怕。

就是可惜了她的香方,原本想買原料做安神香來點,或許能緩解她的魘症。

現在出不了門,自然也買不到了。

果然,晚上姜芙又做夢了。

這次夢中的場景是蕭荊的寢居。

她穿着白日那身衣裙跪伏在蕭荊的身上,如瀑的秀髮披散下來掃在男人的脖頸處。

蕭荊閉着眼睛,應是睡熟了,姜芙屏住呼吸盯着他。

明明白日那樣冷淡的人,睡著了面相卻很柔和。

姜芙跪的腿都要麻了,蕭荊還沒有醒來的跡象。

她惡從膽邊生,伸出手戳向他的臉。

男人膚色白皙如玉,指腹落上去手感很好。

姜芙見他不醒,又大着膽子戳了好幾次,最後整個人坐在他腰腹上,兩隻手捏着他臉上的軟肉扯了扯。

「哼!你白日時可真兇!」

小姑娘聲音軟軟的,埋怨的話讓她說出來都像撒嬌一樣。

蕭荊都要差點忍不住醒過來了。

或許是睡着的蕭荊太無害,姜芙將他當成了一個安靜的訴說對象,說著姜瑤如何討厭,大太太又是如何是非不分將她關在院子里,還說著蕭荊白日有多凶,多冷。

「你在水裡都把我捏疼了。」她素手撫向腰間,嬌媚的小臉微微皺起,看上去可憐極了。

「還有這裡,現在還漲漲的。」

手從腰間移向胸前,姜芙低頭看向那兩處飽滿,完全沒注意到男人已經睜開眼。

她這處兒長得實在是太大了。

她沒見過別人的,但白杏的兩個都不如她一個大。

平日多走兩步路就累得忍不住喘,實在是累贅。

蕭荊的眼神也跟着望過去。

小姑娘手心拖着,一臉天真的說著抱怨的話,他身子都要漲了。

那處有多軟他今日是感受到了,像朵宣軟的棉花。

不,比棉花還要軟。

蕭荊的眼神太過炙熱,姜芙抬起頭,正好和他觸碰到一起。

她表情驚惶,猛地伸手遮住他的眼睛。

「你不許看!」

蕭荊想說什麼,夢境突然變得虛無,他醒過來,眼前一片昏暗。

小姑娘又被他嚇跑了。

蕭荊周身散發這冷氣,寢居的溫度都降了下來。

內室傳來聲響,下人被驚醒,過來問。

「爺,可是要起夜?」

裏面靜謐了片刻,復而傳來蕭荊低沉壓抑的聲音。

「送些水來。」

下人表情一頓,三爺竟然要水?

難道是……他家三爺想女人了?

這可真是稀奇了。

而另一邊的姜芙則是嚇得半宿沒睡着。

不僅現實中的蕭荊令人害怕,就連夢裡的也變得那麼嚇人。

她一定不要出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