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過得當真是好日子。」
我覺得他有病,並不回答。
可廣運帝卻似睡著了般,身邊翊坤宮宮女太監洋洋洒洒跪了一地,御前總管站在一旁眼觀鼻鼻觀心,就這樣過了一個時辰,廣運帝才悠悠轉醒,看到跪在一旁的我。
伸手拉我起來」愛妃怎的這邊執拗,喊朕一聲不就行了,這美人如玉,跪壞了怎麼好」我抬眼對上廣運帝那笑意不達眼底的眸。」
臣妾已入宮,如不如玉的,陛下想罰,自然由不得臣妾」我很淡然,哪怕踩着花盆底的雙腿已經要站不住。
廣運帝聞言,樂的大笑,轉身離去,只留下一句。」
謝晨安,你和謝家都很識時務。」
我跪下行禮,聽着廣運帝的話,我不由得笑了是嗎,整個謝家,刀架在脖子上,由得我們不識時務嗎?
當晚廣運帝便宣我侍寢,鳳鸞春恩車來接我時,我雙腿的紅腫還未散去,我皮膚白,這紅腫就顯得尤為可怖,念兒看着問我是何苦,我只是笑笑。
養心殿龍床上我赤身**的裹着被子等着廣運帝過來臨幸我,真是想想就可笑後宮女子的前程都系在皇上的枕塌間廣運帝過來時已經亥時,他居高臨下的看着我,大手一掀,我未着寸縷的身體就映在廣運帝的眼裡,我看着他的眼裡露出滿意的神情,卻在看到我腿上的紅腫未退的傷痕時笑意更深,他伸手用力攥住我的左膝蓋,在痛意傳來時,朝我俯身壓了下來,廣運帝炙熱的的氣息噴洒在我的頸間,我不由得瑟縮了一下,廣運帝呵呵的笑了,帷幔層層落下,遮住了滿屋的旖旎。
第二日醒來時,我還在養心殿的龍床上,廣運帝上朝去了,我也該起身去鳳儀宮請安。
鳳儀宮眾嬪妃向中宮皇后請安,落座時淳嬪突然開口」這嬪妃不得留宿養心殿是老祖宗的規矩,昨個靜妃姐姐怎的不顧祖訓,夜宿養心殿了呢?」
我聞言抬眸看向淳嬪,這就是我初次請安時譏諷我連聖上一面都見不到的寵妃,小門小戶出來的,被聖上連着寵了幾日,徒有一張臉,被人拿着當了靶子。」
本宮初入宮,不知皇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