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宇文無極的想法很簡單:利用二女將許寧騙出來。

只要沒了許家天尊的保護,他就可以劫持許寧,率領族人逃往北冥神域,以許寧的人頭當投名狀!

宇文柔黛眉微微蹙起。

她雖與許寧只有一面之緣,卻對許寧的為人頗有好感。

許寧不僅沒對宇文世家趕盡殺絕,反而加以重用,對她更是毫無不軌之舉。

「父親,這是否有些不太合適,殿下對我宇文家……」

還沒等她話說完,宇文無極就先冷哼一聲。

「柔兒,你莫非看上那小子了?」

她朱唇緊抿,一抹紅暈順着雪白的脖頸攀上俏臉。

「才沒有,我只是不想恩將仇報罷了!」

卻聽一旁的宇文霜開口:「姐姐,你莫要被許寧的偽裝欺騙!你可別忘了,無雙老祖就是慘死在他的詭計中!」

宇文霜的語氣冰冷刺骨,透着濃濃的殺意。

她從父親口中得知自家老祖與龍凌天被女帝一掌轟殺後,她對許寧就升起濃濃的恨意!

現在的她,恨不得將許寧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明明是老祖先對許家出手,許寧只是自保罷了……」宇文柔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

此時漫漫長夜已經過去,天邊升起一抹魚肚白,晨曦破曉。

宇文無極帶着二女離開,一路來到主屋。

剛來到主屋,便有一道道銳利的氣息落在他身上。

他深吸口氣,朝二女使了個眼色,很自覺地退了下去。

二女在僕人的帶領下來到主廳,看見正端坐於主位的姚靈兒。

「兩位,早啊。」

她沖兩人微微一笑,只是俏臉有些發白,尤其是一對纖細修長的玉腿更是隱隱發顫。

都怪許寧太厲害了!

宇文霜打量四周,見沒有許寧的身影,這才快步來到她面前,一臉激動地握住她的手。

「姚兒姐,那許寧沒對你怎麼樣吧?」

兩女曾在秘境中有過一面之緣,宇文霜也是在那時結識龍凌天的。

那時的她因為龍凌天,一直嫉妒姚靈兒,可現如今隨着龍凌天身死,她對姚靈兒的嫉妒也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惺惺相惜。

看着她焦急的模樣,姚靈兒看出她心中所想,搖頭失笑。

「我夫君待我自然是極好的,不勞煩霜兒小姐操心。」

她語氣十分平淡,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

不知為何,自從她的身子被許寧佔據後,對許寧的態度便在不自覺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最後的抵觸情緒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不顧一切想要討好,甚至佔有許寧的衝動!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戀情嗎?

她俏臉微微發紅,內心無比甜蜜。

看見她的模樣,宇文霜顯然會錯意了,一對桃花眸子湧現水霧,柔聲道:「放心吧,姚兒姐姐,凌天雖已不在,但我會將你從許寧的魔爪下救出來的!」

「馬上就能救我出來?」她美眸一亮,察覺到一絲貓膩,連忙問道:「此言何意?」

宇文霜早已將她視作屈服在許寧「**」下的忠良,朱唇微張,剛想將宇文世家的計劃全盤托出。

卻聽宇文柔輕咳一聲,「霜兒,不得無禮!」

宇文霜俏臉一僵,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閉嘴不再說話。

哼,謹慎的狐狸精……姚靈兒瞥了宇文柔一眼,準備將此事告訴夫君。

卻聽這時,一道富有磁性的男聲響起。

「這麼早就來了?」

一位劍眉星目,五官清俊無儔,身姿傲然挺拔,一身玄衣無風自動,昂首闊步間散發上位者氣息的青年,緩緩從走廊里走出。

「殿、殿下?」

宇文家二女臉色一白,她們竟從始至終都沒察覺到許寧的存在!

此時的許寧神清氣爽,眉宇間更是神采奕奕。

玄靈之體不愧是頂級鼎爐體質,就連氣運之子都覬覦的存在!

他剛踏入天尊境一重,修為距離穩固尚遠,可在短短一個時辰的雙修後,便徹底穩固,甚至提升到了一重巔峰!

不僅如此,他體內的四經五脈在奪取姚靈兒的靈韻之後,更是得到了淬鍊,體質飛升!

這也就罷了,當他的生命精華進入姚靈兒體內後,更是在其丹田內孕育出新的靈韻,可在下次雙修中採取補納,生生不息!

尋常修士都得靠閉關苦修,才能緩慢增長修為!

他卻能與美人雙修,修鍊速度更是神速,簡直不要太爽!

當然,修鍊速度之所以這麼快,跟他的高攻速脫不了干係。

尤其是這位美人還是從氣運之子手中搶來的,簡直就是爽上加爽!

他沖二女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在突破天尊境後,他已能調動四周天地之力,隱匿自身不在話下。

他微微眯起眼,看向二女。

今日的宇文柔身着一襲白裙,身姿婀娜,**,柳腰盈盈一握。

瓜子臉蛋雪白細膩,肌膚吹彈可破,一對桃花眸嫵媚動人,嬌俏的瓊鼻恰到好處,紅潤的朱唇微微開闔,含苞待放,令人不禁想要一親芳澤。

宇文霜的身材雖不像姐姐那般火辣,卻是嬌小可人,洋溢着清純活力的氣息。

嗯,古典風格的御姐,真不錯!

「霜兒,你想不想知道龍凌天的下落?」

他面帶微笑,朝宇文霜勾了勾手。

聽到這話,宇文霜俏臉一僵,驚呼出聲。

「凌天,他……沒死?」

許寧卻根本不理她,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徑直朝走廊深處走去。

她呼吸都紊亂起來,毫不猶豫地跟了上去。

望着兩人離去的方向,姚靈兒與宇文柔面面相覷,雖感到無比好奇,卻沒有貿然跟上去。

許寧徑直走進一間寢室,扭頭看向她。

「你說你知道凌天的下落?他還活着?」她忙不迭問道。

「自然沒死,他正在大周皇城,準備開啟一座古墓呢!」

許寧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面容逐漸邪魅:「而且,你們很快就會相遇了!」

說著,他伸出手朝宇文霜猛地一握!

宇文霜早有警惕,後退兩步,連忙從懷中取出一張玉符,其上有恐怖威勢漸漸復蘇。

然而,不等玉符的威能完全蘇醒,四周的天地之力就將她籠罩。

「天地之力,你是天尊!」

她不敢置信地驚呼,身體已被許寧牢牢握住。

「別這麼大驚小怪的,我底牌多得很呢!」

許寧說著,緩緩朝她探出手,掌心赫然凝聚起一道奴印,其上閃爍神光!

「不要!快來人救救我!」

不好的預感從心中湧起,她奮力掙扎着,不斷大喊。

奈何許寧已將此方天地封鎖,縱然只隔着一條走廊,她的聲音卻無論如何都傳不出去。

許寧的手毫無懸念地按在她眉心。

她嬌軀一陣痙攣,美眸中的神采漸漸渙散,兩行清淚奪眶而出,染**美艷動人的臉頰。

「主、主人……」她朱唇一陣顫抖,艱難地吐出兩個字。

「你接下來的任務是前往大周皇城,找到龍凌天,留在他身邊充當我的眼線!」許寧淡淡開口。

她嬌軀一僵,整個人如遭雷擊,一對美眸燃燒着滔天憤怒,死死盯着許寧。

她現在的感覺很奇怪,分明有自己的想法,明明無比厭惡許寧,卻無法違背許寧的命令!

屈辱的淚水不斷順着臉頰淌下!

「我、我知道了,主人。」

說完這話,她彷彿失去所有力量,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好了,你把你知道的秘密,包括宇文家最近的行動全告訴我。」

許寧雙臂環抱,居高臨下,冷冷俯瞰着眼前的少女。

直至此刻,他終於露出了反派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