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三人目光凝在年紀尚輕的女孩身上,北雄老懷欣慰道:「想不到靈靈會想這麼多,真的長大了,就連爹爹都被你提醒了。」

「卿墨,你想去朝廷六部的哪一部,你雖沒有功名在身,但只是進六部,為父還是可以做到。」

看看,這就是權勢的好處了,中了狀元也不一定好運的能混進六部,當你兒子想進就進,你就是沒丟孫子,不然姑奶奶現在就是姑姑了。

北卿墨嘴角微抽,面上卻恭敬無比道:「父親,可以的話,孩兒很想進工部學習見識一下。」

北雄詫異:「你對工部感興趣?」工部建設居多,這孩子喜歡這些。

爹你這就不懂了,工部尚書可是當年洛氏之亂的主謀之一,這傢伙打算從弱的着手瓦解,這和柿子先挑軟的捏是一個道理。

「是的,孩兒很喜歡工部。」北卿墨低眸掩蓋了冰寒的眸光。

北驚雲一直不吭聲的聽着,徹底確定了北卿墨的身份,大雍皇后洛兮唯一的嫡皇子,南宮漓朔。

南宮漓朔皇子中排名第二,是唯一擁有兩字為名的嫡皇子,母親洛兮出身望族洛氏,那是比大雍皇朝還要古老的家族。

可惜,一招扣上謀反之名,全族被滅,皇后帶着年幼的二皇子不知所蹤,史書記載,這場大亂為洛氏之亂。

北雄沒有猶豫,既然答應了自然會送北卿墨進去,讓自家女兒帶著兒子逛一逛京城,就打發他們離開了。

三人並肩離開,夢靈忽然道:「大哥,我要去一下青蓮書院,順便帶着二哥逛逛,你要一起嗎?」

「不必,宮裡還有事。」

北驚雲說話一向簡潔,有以前的相處,夢靈倒也習慣,不過……

差點忘了,劇情要是不扭曲的情況下,不久後大狼的蠱毒就要發作,會被女主救了,這怎麼行?

這一次,大狼再愛上女主,那我就不是大狼的小寶貝了,躲得過二狼的殺手,也躲不過被虐的結局,統哥,快點給我兌換心有靈犀。

消耗20美值兌換一次性心有靈犀掛飾,餘額20美值

叮,發佈集美任務,親手為北驚雲掛上心有靈犀,維持環抱一分鐘,獎勵30美值,任務失敗懲戒雞叫半小時。

聽着這亂七八糟的心聲,北驚雲蹙眉,他不認為自己會愛上什麼人,蠱毒……這幾天確實蠢蠢欲動。

只見北夢靈從綉囊里掏出了一個通體純白,質感極好的玉佩:「大哥,這是我買給你的禮物,你天天帶着好不好?」

20美值,這也太貴了,還是一次性了,算了,為了大狼那就都值得,帶上這個,出事我才能趕去救你,這貨不會拒絕吧?

聽到心聲的北驚雲自然不會拒絕,點了一下頭,就要自己接過來。

北夢靈躲避:「別,我給大哥系。」

還要環抱你做任務,你拿走還有我什麼戲,嘻嘻,又要摟腰了,激動的心顫抖的手,咱就說這任務就兩字能形容,刺激!

看着傾身給他繫上玉佩,然後就抱住他腰不鬆手的玩意,北驚雲臉上表情很難懂,嫌棄還是膈應,亦或者新奇,大概都有。

不過是一分鐘,夢靈已經開始系統倒計時,大狼比起二狼,不發病的時候,還是很紳士的,至少不會粗暴的對待她,所以她抱着沒有太多壓力。

妹妹偶爾撒撒嬌,也很正常不是。

嘻嘻,這手感,我的大狼啊,你有這條件何必在女主身上弔死,還有最後5秒就完成任務,不錯不錯,我開始喜歡這集美系統了。

滿足了愛美之心,還有美值能拿,夢靈開始陶醉,任務即將完成最後一秒……

身體被大力拖開,北卿墨狀若吃醋道:「夢靈怎麼不抱二哥,看你和大哥如此親密,二哥很不開心呢。」

任務失敗,三秒後開啟懲戒模式。

「啊啊啊,北卿墨我要殺了你,你特么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夢靈表情龜裂,說話打鳴,閉嘴也打鳴,該不會要叫滿半個小時?

北卿墨北驚雲兩人都驚訝的看着,為什麼要學雞叫,莫非這就是任務失敗的後果?

打鳴聲實在太大了,丫鬟元寶跑了過來,驚呼道:「小姐,你在幹什麼?」

「喔喔喔,喔喔……」

不一會丫鬟越來越多,都面帶不解和古怪,大小姐這是怎麼了?

夢靈臉色漲紅,滿眼空寂,完了,她清冷大小姐的形象崩塌了。

強行捂住自己的嘴,惡狠狠踩了一腳北卿墨,跑向自己院落。

夢靈的梨院雞飛狗跳,蘭院卻清茶兩杯。

北卿墨玩味道:「不曾想徽月七皇子會流落大雍,還成了定遠侯嫡長子,當真是造化弄人。」

北驚雲面色不變道:「南宮漓朔,我們之間除了兵權,其它並無衝突,我要兵權也不過是想揮兵徽月,並不想攪合進大雍皇權。」

「既有緣在這裡碰上,何不合作,你走仕途,我走武將,雙贏如何?」

北卿墨勾唇,舉起茶杯道:「公冶珏,合作愉快。」

公冶是徽月的皇姓,這個名字北驚雲已經很久沒聽過了,以茶當酒,和北卿墨碰了一下。

至於夢靈這個特殊存在,兩人誰也沒有提及,有些事還需要觀察一下,如今去發表意見,顯然淺薄了。

一個時辰後,北夢靈冷着臉和北卿墨出現在京城街道上。

北卿墨眼神微閃,關心道:「夢靈,你好些了嗎,嗓子可還疼。」

北夢靈立刻把腦袋偏到一邊,她算是看出來了,這貨就是克她,不然怎麼會這麼巧,就差一點完成任務時,把她掀開了。

裝什麼裝,還真把自己當好哥哥了,蝙蝠身上插雞毛,你算什麼鳥?

呵,還有精神頭罵他,看來沒事。

掃視周圍,眸光在一處攤位停留,笑了一下走開。

肩膀被輕拍,夢靈一回頭,一個小糖人差點懟她臉上……

「妹妹,喜歡吃糖人嗎,雖不知道你為什麼生氣,還學……雞叫,但二哥給你賠禮,別生氣了可好?」

北夢靈接過糖人,面帶冷笑,沙啞着嗓子道:「看清楚了,這糖人是你。」

嗷嗚一口,糖人腦袋沒了……

北卿墨輕笑,還挺幼稚的,剛想說點什麼,街面有人發生衝突,似乎是哪家小姐的馬車撞了人?

喵的,女主怎麼這時候出現了,這劇情還真是扭得山路十八彎,要遭,北卿墨這時候就發現,女主是長相酷似他母后,那接下來她還有什麼戲可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