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過包,撂下句『謝謝』就繞過她大步往門口趕。
頂着初伏的烈日,她滿頭大汗地跑到學校,往放着准考證的挎包夾層摸去。
可手伸進去後,她心猛地一沉。
淮考證不見了!
涼意攀上背脊,讓宋知秋徹底慌了神:「怎麼會沒有,我明明放在裡頭的⋯.她將挎包翻了個遍,始終沒找到准考證。
突然,身後傳來『鐺鐺鐺』敲鐵軌的聲音。
開考了!
她僵僵回頭,臉色煞白地看着關上門的教室。
一共就考兩科,進不去考場,就意味着她今年絕對考不上大學了!
這一瞬,濃烈的挫敗攀上宋知秋的心,讓她難以呼吸。
所有努力毀於一旦……怎麼會這樣,怎麼偏偏就丟了准考證。
她渾渾噩噩走在街道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忽然傳來刺耳一句「看來知秋妹子的高考不太順利吶。」
戲謔的挖苦讓宋知秋步伐一滯。
抬起頭,只見唐雪芬站在面前,得意晃着她的准考證:「可惜了,這准考證你也用不上了。
宋知秋臉色驟變,登時明白過來捏緊了拳頭:「唐雪芬,是你故意撞我,偷拿了我的准考證?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唐雪芬踱步上前,眉梢眼角儘是嘲弄:「我是在幫你,就你一個高中畢業幾年的人能考個什麼成績,到時候別丟了從南的臉。」
這女人居然承認了!
怒火『噌』的燒上了心。
宋知秋衝過去,一把抓住唐雪芬的頭髮,巴掌直往對方臉上招呼!
「你們在幹什麼?」
一道驚怒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宋知秋轉過頭,只見顧從南皺眉從吉普上下來。
她還沒開口,唐雪芬就換了副無辜的模樣,含淚控訴:「從南,我撿到知秋妹子的准考證,好心給她送來、、她卻還打人•」顧從南頓時不贊同看向宋知秋。
宋知秋立刻駁斥:「她胡說!
今天她在大院撞我,就是故意拿走我的准考證,這個毒婦自己剛才都承..「住口!」
顧從南擰眉呵斥:「你看看你像什麼話?
雪芬是什麼樣的人我最清楚她絕對不會故意刁難人。」
一瞬問,宋知秋的心好像都被刺穿,痛的難以喘氣。
看着給唐雪芬撐腰的顧從南,她覺得自己的辯駁就像個笑話:「是不是她無論做什麼,你都可以無條件的信任她?」
顧從南把准考證塞進宋知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