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 (2)

看在素蘭的面上,這一次,本殿下便不追究了,三小姐快將玉佩,還給你姐姐吧。」
說這話時,他語氣里滿是惡意。
江素蘭渾然不知,只以為是他念着舊情,眼神中還頗有幾分期待的看着江眠眠。
我的親姐啊!這玉佩上塗的可是劇毒啊,你心心念念的良人,心裏一心只想要你的命啊!
江素蘭如遭雷擊。
什麼?她說什麼?
江眠眠心裏也不遑多讓,苦還是她命苦,好不容易從末世出來,又穿成了個小炮灰,現在活下來,以後還有抄全家等着她。
心比黃連都要苦了。
她把玉佩遞出去,卻見江素蘭一副如同見了鬼的表情,往後退了幾步。
江眠眠:???
他給你的時候不是很期待嗎,怎麼到我這就這樣了?
雙標?!
怕蕭思遠起疑心,江眠眠上前幾步,把玉佩「啪」地拍在她掌心裏。
江素蘭眸中淚水頓起。
明知道這玉佩有毒,自己的妹妹竟還是沒有半分猶豫地給了自己嗎?
不對,既然這玉佩有毒,她為什麼還敢拿?
江眠眠也納悶她為什麼要哭。
身體不適了?不可能啊,這毒我都已經吸盡了。
嘶,不會她戀愛腦覺得這玉佩只能蕭思遠給吧?我給就是褻瀆了他們之間的愛情?!
江素蘭:「……」
自己是傾慕三皇子沒錯,但也沒到那個地步吧……
不過妹妹好像知道很多的樣子。
江素蘭回憶起剛剛江眠眠跑過來把玉佩打落的場景,心裏恍然,肯定是她聽到了消息,撞見了這一幕,又來不及告訴她,才出此下策。
而自己,不僅在心裏埋怨她不懂事,還疑心她要害自己……
江素蘭一時間無比愧疚。
蕭思遠看玉佩到了江素蘭手中,心下竊喜,面上卻還是含情脈脈的樣子。
「美玉養人,這玉配你,你的身體肯定也會慢慢好起來的。」
多新鮮啊,這一下投胎了,身體肯定倍棒啊!
江素蘭:「……」
有點想笑。
她微微行禮,笑容間有了幾分疏離:「多謝殿下關心。」
蕭思遠不疑有他,繼續道:「待秋獵結束後,我便去求父皇賜婚,我要明媒正娶,許你十里紅妝,以後,你便是我的正妃,是這天下間的女子都羨慕的人。」
江眠眠站在一旁聽的是頭皮發麻。
多大的臉啊,嫁給你就成這天下女子最羨慕的人了?啊呸,普信男!再說了,要是沒有我,姐姐今晚一回去便香消玉殞,還求賜婚,切!
你看這個餅它又大又圓,誰吃誰傻子!
江素蘭:「……」
本來傷寒震驚的心情全被妹妹給攪散了。
她聽着妹妹活潑的心音,甚至有幾分想笑。
再看眼前貌似對她情根深種的少年,只覺得滿滿的割裂感。
她和三皇子幼年相識,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關係早已人盡皆知。
只是差那一紙賜婚而已。
每次她提及,蕭思遠總會以各種理由搪塞過去,如今親耳聽到了他提,卻是在他認定自己活不過今晚的時候。
多諷刺!
他們兩人對視,沒人注意到江眠眠的手指,輕微地動了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