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萬人嫌被讀心後,全家殺瘋了 第4章 _安幽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江眠眠循聲望去,出聲的正是侯府二公子——呂代宗。
安樂侯與夫人琴瑟和鳴,未納侍妾,府上只有這嫡出的二位公子。
驕奢淫逸、紈絝成性,就是為他倆貼身打造的。
而現在呂代宗的表情,就好像那瓜田裡的猹,兩眼都直冒綠光。
侍郎家三公子之所以叫三侍郎,也是因為這個呂代宗,說他的名字不好聽,直接起了個外號,其他人也就跟着這麼叫了。
三侍郎不善言辭,被當眾這麼一起鬨,面紅耳赤,心裏十分着急但又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
「二公子說笑了,三侍郎之前也只是開玩笑而已,你看他手上也並沒有紅狐啊。」
江眠眠走上前,擋在三侍郎前面,給了他一個「一切有我」的眼神。
三侍郎急促的呼吸略微平靜下來,看着江眠眠的眼神有些愧疚。
他和江眠眠是知交,但他已經連累她兩回了。
第一回便是他們在討論紅狐時,恰好被宋時微聽到,還被她大聲宣揚出來,不得已下,江眠眠替他解了圍。
而現在,又連累她為自己出頭……
呂代宗頭微微揚起,眼神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江眠眠,滿是厭惡:「本公子再和三侍郎說話,小姐還是注意些身份好,難不成,這還沒過門呢,就護着自家夫君了?」
他的笑聲響起,下一秒,圍觀眾人也齊齊鬨笑起來。
江眠眠深呼吸,這要是末世,不把他嘴縫起來她跟他姓,但現在她可不能在大庭廣眾下打人,要打,也是去一些隱蔽的地方。
江眠眠一邊搜尋着地方,一邊輕聲道:「你和莎士比亞有點像你知道嗎?」
「什麼?」呂代宗疑惑道。
莎士比亞是什麼東西?
「哦,看錯了,你像了他一半,你像莎比。」
江眠眠燦爛一笑。
她笑得又乖又甜,呂代宗恍惚了兩秒,才意識到她在罵他。
「你!」呂代宗抬起手,一道聲音闖進了他的耳朵里。
喝點馬尿你是心高氣傲,敢罵我你生死難料,地點我已經選好了,一會就砍他這個手指頭,反正以後也是被做成人彘,多一根少一根沒區別。
誰在說話?!
呂代宗收回手,面露恐懼地看着江眠眠。
妖、妖怪啊!!!
眾人也都聽到了江眠眠的那聲「莎比」,幸災樂禍地看着她。
這天啟誰不知道侯府這兩位公子就是安樂侯的寶,沒人敢惹,江眠眠居然還敢罵他,也不知道呂代宗會怎麼收拾她。
他們正想着,就看見呂代宗睜大雙眼,表情扭曲,慌不擇路地——跑了。
那表情,活像身後有厲鬼追着一樣。
其他人對視着,都看到了彼此間的驚愕,或好奇、或疑惑的目光重新打量着江眠眠,眼裡充滿了探究。
唯獨江素蘭,臉色煞白。
宋時微以為她在擔心江眠眠,寬慰道:「姐姐別擔心,呂公子走了便是不會為難眠眠了,只是眠眠性子衝動,回去定是要讓母親多多管教啊。」
她說得真切,眼裡卻滿是煩躁,她倒是也沒指望呂代宗能把江眠眠除掉,但好歹也給她一點教訓,起碼,讓她以後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也行啊。
就這麼灰溜溜跑了,真是沒用!
宋時微說了什麼江素蘭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她雙手冰冷,整個人都在輕微顫抖。
侯府的二公子,將來會被做成人彘?!
可是,相府和侯府是站在一條戰線上,都支持的太子啊!
難不成,太子日後竟會倒台?那相府的結局呢?會是什麼?!
江素蘭嘴唇發紫,不敢再接着想下去。
沒有熱鬧看,圍觀的人很快就散了,見沒人注意到這邊了,三侍郎的隨從才提着紅狐籠子,一路小跑過來。
紅狐懶散地趴在籠子里,全身上下都是紅色的皮毛,耳朵一抖一抖,白手套爪子搭在鼻子上,雙眼緊閉着。
「真可愛!」江眠眠兩眼放光。
在末世里哪還能見到這麼可愛的小動物啊,一個個異變的跟一層樓那麼高,跟可愛兩字半點搭不上邊。
江眠眠把手指戳進去逗着狐狸,毛茸茸的觸感讓她享受般地眯起了眼睛。
「公子,這紅狐怕有隱疾,我們抓它的時候它也像現在這樣趴着。」豐年有些猶豫:「真的要把這個送給許小姐嗎?」
「它沒病,就是懶而已。」
江眠眠接話,紅狐掀起眼皮看她一眼,又閉上。
哎呦,這小傢伙還挺通人性。
江眠眠逗的更來勁了。
豐年欲言又止,眼神示意他家公子:這可是要送給徐小姐的紅狐,就這麼先讓江眠眠逗了?
結果他家公子看都沒看他一眼,眼神一直落在江眠眠身上,豐年甚至還從他眼裡,看出了幾分——寵溺?
豐年渾身一顫,想什麼呢?他家公子愛慕的只有許小姐!和江小姐只是好友罷了!
儘管心裏這麼想,可豐年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
跑到人群處,呂代宗緊繃的神經才放鬆下來,他的心跳如擂鼓,忙不迭地跟自己大哥講着剛才發生的事。
呂耀祖一臉無語,這要不是他弟弟,他早就一腳踢過去了,整什麼幺蛾子。
「噤聲!聖上最厭惡這些邪魔外道之事,這話你要是讓別人聽見,就等着掉腦袋吧!」
呂代宗一臉委屈,乖乖放低了聲音:「不是啊哥,我真聽見了,她還說要砍我手指,反正我以後會被做成人彘,多一根少一根沒區別,但是她嘴根本沒動!」
呂耀祖深吸一口氣:「閉嘴吧你,跟我過來!」
他抓着呂代宗的領子生拖硬拽到樹林里,這才開口:「她說你會被做成人彘?」
呂代宗瘋狂點頭,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哥,你說要是真像她說的一樣,我會被做成人彘,那可怎麼辦呀!」
「有父親和我在呢,你怕什麼?誰敢動你?」
呂耀祖拍了一下弟弟的後腦勺,「這樣,我讓人去把她抓過來,一來呢,替你出口惡氣,二來呢,咱們兄弟倆也能從她嘴裏撬出來她到底用了什麼妖術。」
呂代宗忙不迭點頭:「好好好,快去,敢得罪老子,非把她皮給她扒下來。」
話一說完,就又挨了呂耀祖一巴掌。
「你傻嗎?這周圍都是侍衛,要動手也是回去再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