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萬人嫌被讀心後,全家殺瘋了 第8章 _安幽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她說得不無道理,在場眾人不禁沉思,哪怕是呂代宗,都不自覺有點動搖。
就在此時,一個侍女卻突兀道:「奴婢好像,看到江小姐偷偷溜出去過……」
一石激起千層浪,侍衛壓着侍女跪上前來,侍女身子顫抖着,嘴上卻十分清晰道:「就在用膳時,奴婢看到江小姐偷偷溜出去,朝、朝那個方向去了!」
她伸出手,指着東南方的密林。
呂代宗忙不迭點頭:「對對,就是那個方向!」
他這麼一說,安樂侯看向皇帝,皇帝擺擺手,幾個侍衛就朝着那邊走去。
江眠眠眯起雙眼,魚兒,上鉤了。
該侍女名叫藍煙,是男主,也就是當今六皇子——蕭晏禮的心腹。
誰也沒想到,痴傻的蕭晏禮其實是裝的,還有一身好武藝。
劇情里,原主撞破他和宋時微密謀,被藍煙下了葯,扔進了下人房裡,還沒來得及繼續,恰巧江素蘭與一眾貴女們遊園,紙鳶落在了下人院里,才及時救下了原主。
但原主的名聲也毀了,再加上宋時微的刻意傳播,原主成了整個貴女圈的笑柄,一時想不開,便跳入蓮花池中自盡了。
江眠眠選擇在獵場動手,就是因為她知道,蕭晏禮絕不會放過這個能致她於死地的機會。
不管是不是江眠眠乾的,他肯定會想辦法,把這個罪名安在自己頭上。
這麼長時間過去,估計證據也已經偽造好了吧。江眠眠心想。
她想得輕描淡寫,江素蘭和江昭榮都快暈過去了,這要是真的被查出來,以安樂侯的性子,他的女兒/妹妹還能有活路嗎?!
「江小姐,你去密林里做什麼?」
呂耀祖凝視着她,之前和弟弟交談的場面翻湧上來,他的呼吸都重了幾分。
如果江眠眠真的是妖怪,被他們戳穿了,會不會變回原形大開殺戒啊?!
他預想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江眠眠只是指了指江素蘭手裡的籠子:「我去那邊抓野兔啊。」
也不知是困了還是怎麼,如此嚴肅的環境,江眠眠還愣是打了幾個哈欠出來。
呂耀祖頓時十分惱怒,他怎麼感覺,自己在她面前,就好像個跳樑小丑呢?
沒等他們追問,江眠眠直接一股腦的從怎麼離開,到怎麼遇到的野兔還有怎麼抓的詳細說了一遍。
反正按她的說法,自己是不可能在制服呂代宗,砍了他的手指後,還能再去抓兩隻野兔回來的。
氣氛一時陷入僵持。
江眠眠的視線落在藍煙身上:「你是哪個宮裡的,叫什麼名字?」
「奴婢、奴婢……」
「大膽說,怕什麼,我一個弱女子又不會把你怎麼樣。」
江眠眠輕笑着,聲音輕柔卻滿含威脅:「說起來,我看你有些面熟,好像……」
沒等她說完,藍煙直接開口:「奴婢只是司禮監的宮人罷了,名叫藍煙。」
她問得莫名,眾人只當她是日後要報復,沒放在心裏去。
呂代宗捂着手,陰翳的眼神在江眠眠身上游移着,他還湊近了些,試圖在幻聽一次。
快走開啊!什麼髒東西!不知道自己現在多醜嗎?年紀輕輕,就知道用臉嚇唬人了?!
要不是知道現在場合不對,江素蘭和江昭榮都能被她逗笑出來,兩個人都低垂着頭,看起來比站在**的江眠眠還要心虛。
大概兩盞茶的時間過後,一個侍衛捧着一條絲帶一樣的東西,跪在皇帝面前。
「啟稟聖上,屬下們在草地里,發現了被撕扯下的衣物,看起來,確實是女子款式。」
皇帝輕輕瞟了一眼,揮了下手:「去呈給安樂侯。」
安樂侯拿起來,看看絲帶,又看看江眠眠,細細對比着。
「我不認為這可以作為證據。」江眠眠突兀出聲,甚至還走上前,站在了安樂侯面前。
安樂侯早年間意氣風發,也是上過戰場的,平生最討厭的便是哭哭啼啼不堪大用之人,看見江眠眠在自己手拿絲線還敢上前,絲毫不畏懼的模樣,眼裡閃過一絲欣賞。
「此話何意?」
「很簡單,我的這一身衣裙也並不是多麼華貴,別說宮裡的秀坊了,就算是外面的,也能做出一模一樣的來。」
江眠眠說完,直接跪在皇帝面前:「請聖上明鑒,有人在設局陷害臣女。」
「你且說來聽聽。」
「首先,臣女的力氣絕對不足以制服呂二公子,再者,密林如此之大,臣女又是如何得知呂二公子到底是在何處呢?」
江眠眠繼續道:「兇手只是砍了二公子的一根手指,還為其敷了葯,足以可見兇手並不想要了二公子的命,既是如此,假如兇手是我,我又如何會在明知二公子生還的條件下,還暴露自己的身份呢?」
眾人頻頻點頭。
「再說起這絲線,安樂侯想必也看出來,我身上的衣裙並無破損,頂多是抓野兔時有些臟污罷了,而這絲線卻乾乾淨淨,那麼,在我的衣裙毫無破損的情況下,這絲線又是從哪來的呢?」
江眠眠抬頭一望,緩緩道:「最後,臣女認為,這個侍女出現的時間也極為巧合。」
跪着的藍煙身形一顫,急忙道:「聖上明鑒,奴婢所言句句屬實。」
「我也沒說其他啊,我只是說,看到我出去的宮人肯定不止你一個,可偏偏只有你,敢直接說出來。」
「那又如何?奴婢只是將奴婢見到的說出來而已。」
江眠眠攤手:「確實沒什麼問題,但一個小宮女,不想着明哲保身,也不擔心會不會引來報復,這就十分可疑了。」
藍煙愣住,她倉皇抬頭,發現眾人都若有所思地點着頭,似是很同意江眠眠的話。
經過江眠眠之前說的幾點,她的懷疑程度在眾人心裏已經達到了低谷,眾人的視線紛紛落在了藍煙身上。
在她們沒注意的時候,安樂侯悄無聲息地走到了她們身後。
安樂侯舉起拳,拳風呼嘯,他並沒有留力,冷酷的眼神透露着無情的殺意。
這一拳下去,不死也是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