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恆哥被她推得一愣,小孩子從小到大都是被寵着長,往疼愛他的祖母眼裡滿是厭惡,委屈漫上心頭,他扯開嗓子大哭了起來。

照往常,老太太肯定早就心疼地把他抱進懷裡了,但現在,她只是冷眼看着,像是在看什麼髒東西一樣。

好渣啊,用人家的時候寶貝得跟什麼似的,一沒有利用價值了,看都不看一眼。

唉,難怪我爹是聖母呢,從小就是這麼個生長環境,太可憐了吧!

江昭榮:「……」

他這個爹怎麼沒有一點尊嚴啊?

他朝江眠眠看過去,她小鹿般的雙眼在燈光下發著亮,淺淺地笑着,乖巧可人。

相爺發這麼火,下人們心裏都惴惴不安起來,收拾東西的動作也格外麻利。

江建進看到老太太推恆哥時,心就涼了半截,他所有的依仗都來源於老太太對恆哥的寵愛,一旦失去了這個,他想不到還有什麼辦法。

一家三口被小廝們壓着去了大理寺,江昭榮抬腳要走的同時,突然道:「將二爺院里搜出的這些東西,全部抬到三小姐的院里,往後三小姐的花銷不必往賬房上報,也不必支會與我。」

為康安治腿是一筆花銷,眠眠只頂着一個神醫的名號,想要拿錢也不方便,自己直接給了她,也不用擔心耽誤了什麼。

況且,平里自己實在是太疏忽了她,就算拿錢來彌補,這也是萬萬不夠的。

老太太和許悠然都愣在原地。

江眠眠也難得懵了一瞬,過來後,臉上是抑制不住的開心。

啊啊啊!我的好爹爹!錢來錢來!錢從四面八方來!

我這個爹能,有錢他是真給啊!

過了好一會,老太太才過來:「你是不是瘋了?!」

許悠然雖然沒說話,但也隱隱不贊同。

眠眠現在正是愛的心性,缺錢自己還能管束着點,若是按江昭榮這麼養,豈不是要把她慣壞?

她還記着眠眠想去清風館和醉月籠的事呢!

江昭榮高聲道:「不必多言,此事就這麼定了!天色已晚,娘身體不好,不宜見風,早先回去歇息吧。」

老太太氣得心臟狂跳,舉起手邊的拐杖就扔了出去:「好!你們是一家子,我就是個外人,往後這府里的事我也管不着了!都由你們說了算吧!!!」

她的幾個婆子趕勸起來,許悠然看着她儀態盡失的舉動,心裏也像出了一口惡氣般暢快。

她要回去看看賬本,到底還有多少假賬!

江昭榮沒管她們,徑直走到了笑得眼睛彎彎的江眠眠面前:「眠眠,現在累嗎?和爹爹一起去大理寺好不好?」

大理寺?看女主被揍?這可太好了。

江眠眠忙不迭點頭。

他們父女走後,小廝們便開始抬箱子,老太太看得眼紅,嘴唇微動。

許悠然及時開口:「夫君說得不錯,娘年紀大了,呆的時間長怕是會惹了風寒,還不快些送老太太回房?」

老太太剛想開口,一股涼風吹進了喉間,嗆得她咳嗽了好幾聲。

在她身邊的都知道老太太最近身體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