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 (2)

那些小丫頭誰的皮膚好看?」

趙南初偏過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聞言,陳玄急忙說道;「當然是二師娘你了,那些小丫頭片子哪裡能跟二師娘你比,還是二師娘你的皮膚更好一些,又嫩又滑,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

趙南初笑眯眯的問道;「既然如此,那咋不見你來偷看老娘洗澡呢?」

「呃……」陳玄心裏大汗,這事兒他才剛剛乾過了,而且看到的風景還挺多。

  不過他急忙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二師娘,我不敢!」

「哼,沒出息的東西。」

趙南初輕哼一聲,繼續說道;「老娘再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我和老大誰更漂亮一些?」

陳玄的額頭上已經流下了冷汗,他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回答得罪任何一個只怕都沒好果子吃。

「大師娘和二師娘一樣漂亮,以後我娶媳婦一定要娶像大師娘二師娘這樣的超級大美女。」

聞言,林素衣和趙南初兩人的內心同時一顫。

「哼,油嘴滑舌的傢伙,如果讓你在我們當中選一個做老婆你會選誰?」

陳玄的眼睛睜的賊大,不停的在林素衣和趙南初的身上掃來掃去。

  這個問題他還真沒想過,兩位師娘可都是禍國殃民級別的,有點不好選,選擇任何一個丟掉另一個都是一種遺憾。

「要不,你們兩個我都選?」

這傢伙的眼神在林素衣和趙南初的身上打量了下,試探着問道。

「好啊,你這小王八蛋的賊心居然這麼大,兩個都想吃,也不怕被撐死。」

趙南初惡狠狠的盯着他。

  陳玄一臉無辜;「二師娘,誰讓你們兩人都這麼漂亮了。」

  「哼,膽挺肥,居然兩個都想要,老娘現在很生氣,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

  呃!

  瞧着這女人那釋放着危險信號的一雙美目,陳玄心裏一顫,這娘們該不會是又想彈他那裡吧?

「老娘決定了,既然你明天就要走,就懲罰你今晚給我們暖床吧!」

  暖床!

想到以前給這婆娘暖床時遭的罪,陳玄的臉上頓時流下了冷汗,這可是要命的差事啊,老二怕是又要遭殃了!

  夜晚來臨,陳玄早早就爬上床去睡覺了。

  暖床這種事情陳玄以前不是沒幹過,但是每次對他而言都是一種折磨,所以這次他打算先去睡覺,只要自己睡著了,那個惡魔師娘應該會放過自己吧?

  然而,陳玄的想法雖好,但是躺在那張香噴噴的大床上,他壓根兒就沒有一點睡意,腦海裏面時不時的浮現出兩位師娘那傾國傾城的容顏,不僅睡意全無,連那十八厘米都造反了,任憑陳玄如何努力都無法把它壓下去。

  這時,房間外面傳來了兩個女人的聲音。

  聽到動靜,陳玄立馬側過身閉上眼睛裝睡。

  「咦,這小子今晚睡這麼早……」趙南初朝着床上的陳玄看了看,自顧自的脫掉了自己的睡衣。

  「行了,這小子也累了一天,別老去捉弄他,早點睡吧。」

這是大師娘林素衣的聲音。

  「哼,好吧,這次就先放過這小子。」

緊接着,陳玄感覺到自己的左右兩側躺下了兩具香噴噴的身體,各自面對着他睡了下來。

雖然陳玄是穿着衣服睡覺,不過大手不小心觸碰到左邊一個女人的大腿,那入手的觸感頓時讓得陳玄知道自己左邊這位師娘只穿了內褲。

  這個發現讓得陳玄心臟都在怦怦跳動着,腦海更加清醒了。

  不過此刻的陳玄根本不敢動,依舊在繼續裝睡。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聽着兩位師娘那均勻的呼吸聲,陳玄鬆口氣的同時也暗罵了一聲;「靠,你兩是睡著了,我咋辦?」

  十八厘米現在還直挺挺的翹着了!

  忽然間,一個邪惡的念頭猛然在陳玄的腦海中誕生,要不……摸一摸吧?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陳玄便是再也控制不住了,一隻大手顫抖的朝身側的女人摸了過去,最後落在了堅挺的胸脯上,隔着內衣不停的撫摸着。

這一刻,陳玄的內心簡直爽翻到了極點,恨不得壓在這女人的身上,掏出十八厘米朝她下面捅進去。

「尼瑪,老子真的忍不住了!」

憋得實在太過難受,陳玄忍不住的扒下自己的內褲,怒髮衝冠的巨禽頓時脫牢而出。

他伸手自己擼了兩把,然後小心翼翼向左側嬌軀的兩腿間探了過去,隔着內褲,被兩條大腿根夾着,慢慢磨蹭起來。

瞬間,一陣極致的舒爽感從身下傳來,陳玄只感覺自己都快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