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嘶!」

被那柔軟的小手抓住,陳玄頓時吸了口氣,渾身都打了個激靈。

又聽到二師娘的話,陳玄狠狠咽了口吐沫,目光火熱且歡喜的道:「二師娘,你說,你說真的?」

他內心有種淚流滿面的感覺,難道他今天真的可以告別處男生涯了嗎?

而且還是跟美貌的二師娘?

但誰知,趙南初手上捏了捏他的那話兒後,白了他一眼不屑說道;「就你這跟筷子一樣的小蚯蚓,老娘現在還看不上,等養幾年再說吧。」

說完,她就鬆開手轉身離去了。

陳玄頓時如霜打的茄子一樣焉了,嘀咕一聲道:「哪裡小了,明明很大了好不好。」

學校一班男同學中,私下裡比過,就屬他的最大,這可是他一直引以為傲、最得意的地方了。

  「你說什麼?」

趙南初耳朵很尖,轉身看向他。

  「沒……沒什麼?」

陳玄立馬搖頭,對於這位古靈精的二師娘,從小到大他可是被整怕了,小時候美曰其名給他洗澡,都差點把他小兄弟玩廢了。

「對了,等下把老娘的衣服洗了。」

說完,準備走進屋的趙南初又偏過頭來誘惑道;「那裏面可有老娘的內褲和胸罩,你小子要是敢偷偷藏起來把玩,做出什麼變態的事,老娘就廢了你那禍害人的玩意兒!」

看着走進屋還不忘比了一個剪刀手的趙南初,陳玄頓時打了個寒顫,雙腿加緊。

  不過看着自己面前這一盆換洗的衣服,陳玄一眼就看到了黑色蕾絲邊的小內內,然後鬼使神差的伸手拿了起來,這上面竟然還沾着一根烏黑髮亮的捲毛!

  這根毛絕對是二師娘那裡的,陳玄嘿嘿一笑,捏起來放到鼻子前輕輕嗅了嗅……  …… 「老大,你真想讓這小王八蛋明天就離開?」

  屋裏面,穿着睡衣的趙南初一臉慵懶的坐在一張躺椅上,翹起自己那雪白的大長腿,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兩腿間暴露出來的風景,對着一旁正在架子上擺弄着藥材的林素衣問道。

林素衣平靜的說道;「十八年了,他也該出去了,別忘了他身上背負的責任!」

趙南初黛眉一皺;「這小王八蛋突然要離開我還真有些捨不得,不過外面那些花花世界這小子能擋得住那種誘惑嗎?

要是他在外面找了一堆小狐狸精咋辦?」

  「唉,也不知道咱們九個姐妹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居然最後都要便宜這臭小子……」 「老二,你不覺得自己說的太多了嗎?

他的命運該開始運轉了,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林素衣揮手打斷她。

趙南初沒有再說什麼,屬於那個小子的命運才剛開始,但是屬於她們九個的命運早在十幾年前就註定了,那個小王八蛋可是她們九個的剋星啊!

「二師娘,衣服我洗好了!」

陳玄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不過他一眼就看到了趙南初翹起的雪白大長腿,透過兩腿間的縫隙,他立馬看到了紅色的小內褲。

  這個發現讓得陳玄只感覺又要支帳篷了,剛才給趙南初洗內褲的時候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把那股火給滅了,當然,聞一聞這事兒絕對不能讓趙南初知道的。

趙南初朝他看去,對着他招了招手說道;「小子,過來,給老娘揉揉肩!」

聞言,陳玄立馬收回視線,不動聲色的走過去給趙南初按摩,雖然趙南初已經二十九歲了,而且還生活在這鳥不拉屎的小山村,但是她保養的極好,水嫩嫩的肌膚,彷彿吹氣可破,猶如十五六歲的少女一樣。

當然,按摩歸按摩,陳玄可不敢明目張胆的吃自己這位惡魔師娘的豆腐,這要是做了,他能不能活着見到明天的太陽都是一個問題。

  不過站在趙南初的身後,以陳玄的身高,視線下移,還是看到了一抹刺眼的雪白風景,甚至還看到了兩顆紅色的小櫻桃。

  那裡的規模雖然不是很大,不過那種盈盈一握的輪廓依舊很吸引人!

  二師娘沒穿內衣!

  這個發現讓陳玄只感覺褲襠里像火燒一樣,內心砰砰的跳動着,一雙魔爪忍不住想從趙南初的香肩位置掏進去,緊緊的握住那兩團白花花的肉球。

「小子,你隔三差五的去偷看村裡的小姑娘洗澡,不知道我這皮膚和她們比起來,哪個更好一些?」

趙南初閉着眼睛一臉享受的問道,絲毫沒發現這傢伙已經把她看光了。

  不過感受到這傢伙手上的力道突然加重,趙南初痛呼一聲;「小子,輕點,你弄疼老娘了。」

「啊,對不起二師娘,我輕點……」回過神來的陳玄急忙收回視線,緊閉着雙腿,因為他那裡又挺起來了。

  「老娘問你話了,我和那些小丫頭誰的皮膚好看?」

趙南初偏過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聞言,陳玄急忙說道;「當然是二師娘你了,那些小丫頭片子哪裡能跟二師娘你比,還是二師娘你的皮膚更好一些,又嫩又滑,像剛出生的嬰兒一樣。」

趙南初笑眯眯的問道;「既然如此,那咋不見你來偷看老娘洗澡呢?」

「呃……」陳玄心裏大汗,這事兒他才剛剛乾過了,而且看到的風景還挺多。

  不過他急忙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二師娘,我不敢!」

「哼,沒出息的東西。」

趙南初輕哼一聲,繼續說道;「老娘再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我和老大誰更漂亮一些?」

陳玄的額頭上已經流下了冷汗,他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回答得罪任何一個只怕都沒好果子吃。

「大師娘和二師娘一樣漂亮,以後我娶媳婦一定要娶像大師娘二師娘這樣的超級大美女。」

聞言,林素衣和趙南初兩人的內心同時一顫。

「哼,油嘴滑舌的傢伙,如果讓你在我們當中選一個做老婆你會選誰?」

陳玄的眼睛睜的賊大,不停的在林素衣和趙南初的身上掃來掃去。

  這個問題他還真沒想過,兩位師娘可都是禍國殃民級別的,有點不好選,選擇任何一個丟掉另一個都是一種遺憾。

「要不,你們兩個我都選?」

這傢伙的眼神在林素衣和趙南初的身上打量了下,試探着問道。

「好啊,你這小王八蛋的賊心居然這麼大,兩個都想吃,也不怕被撐死。」

趙南初惡狠狠的盯着他。

  陳玄一臉無辜;「二師娘,誰讓你們兩人都這麼漂亮了。」

  「哼,膽挺肥,居然兩個都想要,老娘現在很生氣,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

  呃!

  瞧着這女人那釋放着危險信號的一雙美目,陳玄心裏一顫,這娘們該不會是又想彈他那裡吧?

「老娘決定了,既然你明天就要走,就懲罰你今晚給我們暖床吧!」

  暖床!

想到以前給這婆娘暖床時遭的罪,陳玄的臉上頓時流下了冷汗,這可是要命的差事啊,老二怕是又要遭殃了!

  夜晚來臨,陳玄早早就爬上床去睡覺了。

  暖床這種事情陳玄以前不是沒幹過,但是每次對他而言都是一種折磨,所以這次他打算先去睡覺,只要自己睡著了,那個惡魔師娘應該會放過自己吧?

  然而,陳玄的想法雖好,但是躺在那張香噴噴的大床上,他壓根兒就沒有一點睡意,腦海裏面時不時的浮現出兩位師娘那傾國傾城的容顏,不僅睡意全無,連那十八厘米都造反了,任憑陳玄如何努力都無法把它壓下去。

  這時,房間外面傳來了兩個女人的聲音。

  聽到動靜,陳玄立馬側過身閉上眼睛裝睡。

  「咦,這小子今晚睡這麼早……」趙南初朝着床上的陳玄看了看,自顧自的脫掉了自己的睡衣。

  「行了,這小子也累了一天,別老去捉弄他,早點睡吧。」

這是大師娘林素衣的聲音。

  「哼,好吧,這次就先放過這小子。」

緊接着,陳玄感覺到自己的左右兩側躺下了兩具香噴噴的身體,各自面對着他睡了下來。

雖然陳玄是穿着衣服睡覺,不過大手不小心觸碰到左邊一個女人的大腿,那入手的觸感頓時讓得陳玄知道自己左邊這位師娘只穿了內褲。

  這個發現讓得陳玄心臟都在怦怦跳動着,腦海更加清醒了。

  不過此刻的陳玄根本不敢動,依舊在繼續裝睡。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聽着兩位師娘那均勻的呼吸聲,陳玄鬆口氣的同時也暗罵了一聲;「靠,你兩是睡著了,我咋辦?」

  十八厘米現在還直挺挺的翹着了!

  忽然間,一個邪惡的念頭猛然在陳玄的腦海中誕生,要不……摸一摸吧?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陳玄便是再也控制不住了,一隻大手顫抖的朝身側的女人摸了過去,最後落在了堅挺的胸脯上,隔着內衣不停的撫摸着。

這一刻,陳玄的內心簡直爽翻到了極點,恨不得壓在這女人的身上,掏出十八厘米朝她下面捅進去。

「尼瑪,老子真的忍不住了!」

憋得實在太過難受,陳玄忍不住的扒下自己的內褲,怒髮衝冠的巨禽頓時脫牢而出。

他伸手自己擼了兩把,然後小心翼翼向左側嬌軀的兩腿間探了過去,隔着內褲,被兩條大腿根夾着,慢慢磨蹭起來。

瞬間,一陣極致的舒爽感從身下傳來,陳玄只感覺自己都快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