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唔….」突然一聲嬌哼,是二師娘的聲音。

陳玄嚇了一跳,連忙停下動作,等了一會見二師娘沒在有動作,才稍鬆一口氣,繼續慢慢磨蹭起來。

想到大師娘在還另一邊躺着,他抱着雨露均沾的念頭,又輕輕轉過身,將大兄弟放在大師娘的腿間蹭了蹭。

「我去,太尼瑪刺激了。」

陳玄身心激動,渾身微微顫抖着,蹭了幾下後,差點就在大師娘的腿間爆發。

他趕緊抽了出來,然後偷摸下了床,找了張衛生紙,全弄到了上面。

將衛生紙丟到窗外,才又上了床,躺在大師娘和二師娘中間,呼呼大睡起來。

陳玄不知道的是,在他閉眼睡覺後,林素衣和趙南初偷偷睜開眼睛,互相對視了一眼,臉蛋一個賽一個嫣紅……. 第二天一大早,還在熟睡中的陳玄就被林素衣和趙南初強行提起來轟出門了。

  「媽的,要不是九轉龍神功沒有突破第一轉不能破身,非得要你們好看!」

他恨恨的瞪了眼自家那緊閉的大門,只能轉身灰溜溜的走了。

背着行禮上了前往東陵市的火車,陳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雙賊眼不時的偷瞄着上車的美女。

不過看了一會兒這傢伙就沒什麼興趣,這些女人濃妝艷抹的,臉上的粉底恐怕都有半斤了,還是家裡的兩位美女師娘好看。

這時,一個清爽靚麗的女子帶着一個老人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女子長的十分漂亮,擁有一張標準的瓜子臉,身材高挑,眉眼如畫,靈動的眼眸猶如精靈一般。

這個發現讓陳玄的眼睛大亮,他娘的,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桃花運?

雖然這女人比不上兩位美女師娘,不過也算是萬里挑一了。

  女子扶着老人坐下,然後彎着腰細心的擦拭了下桌子。

  因為是站在陳玄的對面,她這一彎腰,頓時讓得陳玄看到了兩團雪白的圓球,差點亮瞎他的狗眼。

  媽的,好大,好白,好想摸一摸啊!

  陳玄內心呼喊,她胸前的規模實在太壯觀了,那大號內衣都包裹不下,陳玄目測自己一隻手應該都覆蓋不了。

「你的狗眼亂看什麼?

再看小心我給你挖出來喂狗。」

江無雙注意到陳玄的視線,其一臉厭惡的說道。

聞言,正直勾勾盯着她胸部看的陳玄有些鬱悶,難道城裡的姑娘都這麼牛逼嗎?

看她一眼都要挖眼珠子?

要是摸一摸豈不是要他老命了。

「凌菲,不得無禮。」

江無雙身邊的老人朝着陳玄笑了笑,說道;「小兄弟不要介意,你應該還是一個學生吧,是去東陵大學的?」

陳玄點點頭。

老人繼續笑道;「現在距離開學還有半個多月,小兄弟去這麼早作甚?」

陳玄說道;「老人家,我在東陵市有一個未婚妻,這次過來是想提前和她見見面,大家認識一下培養培養感情。」

「就你,未婚妻?」

看着土裡土氣的陳玄,江無雙一臉不屑。

「凌菲……」老人瞪了江無雙一眼,笑道;「小兄弟,這丫頭心眼不壞的。」

陳玄當然也沒有把江無雙這話放在心上,昨晚睡覺之前大師娘就告誡過他城裡的姑娘眼光很高,讓他遇事要忍。

當然,對陳玄這貨而言,能忍則忍,不能忍還得靠拳頭說話。

這時,老人突然悶哼一聲,手捂着胸口顯得有些痛苦。

「爺爺,你怎麼了?

你別嚇我啊。」

看着臉色有些蒼白的老人,江無雙頓時急了,連忙拍打着老人的後背。

見狀,陳玄一把抓住江無雙的手;「別碰他!」

「你這土包子想幹什麼?

放手。」

江無雙一下就甩開了陳玄那隻粗糙的大手。

「他這是舊疾複發了,你這樣做輕者有可能讓他休克的,重則可能讓他當場喪命,你讓開,我是一名醫生。」

陳玄滿臉嚴肅的站起來。

「醫生?」

江無雙冷笑道;「你這土包子要是醫生,豬都能給人治病了。」

操,這娘們羞辱他可以,但是羞辱他的本事就不行了,這可是大師娘手把手教他的看家本領,羞辱他的本事,就是羞辱他師娘。

不過這老人目前的情況有些嚴重,陳玄也懶得去理會這目光短淺的娘們。

  然後只見他打開包袱,從裏面取出來一套銀針。

江無雙這會兒十分着急,一邊扶着老人一邊打着電話,陳玄也不知道她給誰打的,總之這娘們的語氣很囂張。

陳玄也懶得管她,他對這老人的印象不錯,能幫自然要幫一幫,旋即只見他取出一根銀針,朝着老人的頭頂插了下去。

「混蛋,你幹什麼?

你知道我爺爺是誰嗎?

你快住手……」正在打電話的江無雙臉色一變。

「娘們,你如果不想讓他死最好安安靜靜的坐下來,然後把嘴給我閉上。」

陳玄瞪了江無雙一眼,真想對着她的大胸脯狠狠拍上一巴掌。

江無雙正準備說話,老人這時已經好了很多,其那張蒼白的臉都逐漸變得紅潤了起來,他說道;「凌菲,不可對這位神醫無禮。」

江無雙立即問道;「爺爺,你感覺怎麼樣了?

我已經給江東之地最好的神醫打了電話過去,他們那邊現在正在趕來東陵市的路上。」

「不用了,神醫就在這裡。」

老人抬着頭看了陳玄一眼,說道;「看走眼了,沒想到小兄弟竟然是一位神醫。」

他自己的情況他自己清楚,即便是江東之地最好的神醫到了也不能立即控制住他的病情,不過陳玄輕而易舉便控制住了,足可見對方的醫術有多高明。

「學過幾年郎中而已。」

陳玄笑着聳了聳肩,不過這話他倒是有些謙虛了。

  林素衣曾經說過,這傢伙如果認真一點,只怕華佗見了他都得稱呼一聲老師,這些年在林素衣的教導下陳玄的醫術可算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陳玄這話老人自然是不相信,他笑道;「那麼不知道小兄弟認為我這病還有得治嗎?」

陳玄一臉輕鬆的說道;「不就是練功堵塞了經脈而已,又不是什麼大毛病,當然能治,而且我現在就能給你治好。」

「吹牛。」

江無雙一臉不屑,她爺爺這病即便神都那邊的神醫都束手無策,除非是有強大的戰神武者能幫他打通經脈。

聽見陳玄這話,老人卻是有些激動,陳玄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毛病,而且還知道武者的存在,這讓他看到了幾分希望;「小兄弟,此言當真,我這病真能治?」

陳玄懶得解釋,說道;「您老把衣服脫了,我現在就給你治。」

「好。」

老人不疑有他,當真脫掉了衣服。

江無雙急了;「爺爺,這個土包子的話你怎麼能相信了,他就是個騙子……」 騙子?

我騙你妹哦!

陳玄翻了翻白眼,如果不是這老人他看着順眼,按照他的個性,他才懶得出手了。

  這女人居然還懷疑他,要是有機會他非得用自己的十八厘米好好教訓教訓她不可。

「凌菲,住口。」

老人深呼一口氣,朝陳玄道;「小兄弟,我這條老命就交給你了,動手吧。」

他這一生閱人無數,陳玄雖然看着年輕,但其身上無形中散發出來的那股強大自信,他只在很多真正的大人物身上見到過,所以,他願意讓陳玄出手試一試。

陳玄也沒有耽擱,取出九根銀針,朝着老人的背部一根根的扎了下去。

此刻,如果有醫術高手在這裡的話,必定會發現陳玄施展的乃是很罕見的刺芒針,這種針法,大唐國很多大國手都不一定會。

見到陳玄真的動手,江無雙此刻也只能在一旁干著急,她可不相信陳玄真的能治好她爺爺的舊疾。

九根銀針下去,老人頓時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變得無比暴動,使得他臉色極其潮紅。

看到這種情況,江無雙瞪着陳玄說道;「土包子,我爺爺要是被你治出個好歹來,我江無雙一定要你給我爺爺陪葬!」

聽到這話,陳玄也有點火了,嗎的自己好心救人一命,這臭娘們還沒完了。

他惡狠狠的瞪了江無雙一眼,反問道:「那我若是治好他了呢?」

江無雙直接說道:「你要真能治好我爺爺,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陳玄瞧了一眼她漂亮的臉蛋,火爆碩大的胸脯,目光微微發亮,嘿嘿一笑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等着兌現諾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