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 (2)

撿,不過他想看看陳玄會怎麼做?

  畢竟,如果陳玄真是為了這點錢利益而折腰的人,在火車上治好了他的病就不會一走了之了。

「呵呵,小娘們,原來你爺爺的性命在你眼中就只值這十萬塊錢啊!」

陳玄冷冷一笑,對於這群高家人,他已經沒有了半點好感。

高瑤皺了皺眉,道;「怎麼,你嫌少?」

「好,你開個價,不過我把話先說在前頭,拿了錢就滾出我高家,因為多看你一眼都會讓我感覺噁心。」

「呵呵,高家的門檻確實高,當初我師娘就不該懷有慈悲之心……」陳玄笑了,他走過去一腳把那張十萬的支票踩下腳下,其冷冽說道;「你高家我會離開,不過這錢太幾把髒了,我怕染病,你們還是留着自己花吧,另外……你可以退婚,但老子……也要休了你!」

休了你!

這三個字,如同一根針一樣扎在高瑤的心頭,更如同一記耳光一般狠狠的落在了高家人的臉上。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這個從農村走出來的鄉巴佬,竟然敢說出如此大膽的話來。

休了高家小姐!

真想激怒高家嗎?

嫌命長了吧!

江嘯堂一臉笑意,這個回擊……挺好。

「該死的螻蟻,你他媽活膩了!」

周劍滿臉冰霜,休了高瑤,這傳出去他周劍不是成了撿破爛的嗎?

「小畜生,今天我一定要讓人撕爛了你這張嘴,來人……」 「休了我高家小姐,如此辱我高家,該死的狗東西,今日你別想活着離開我高家!」

高老爺子目光陰森,原本他心中對陳玄還有那麼一丁點歉意,不過現在已經蕩然無存,今日他必須讓陳玄付出代價,不然他高家還如何在東陵立足?

高家動怒了!

看着一群保鏢接連從外面湧進來,在場的賓客都知道,今日那個敢羞辱高家的少年必定不會有好日子過。

甚至有可能會丟掉性命。

畢竟,以高家的能耐想弄死一個人太輕鬆了,更別說是一個無權無勢的鄉下小子!

霎時間,高家的保鏢們紛紛來到了高老爺子的身後。

高老爺子目光陰森的盯着陳玄,凌厲道;「看在你師娘當初救過我的份上,我給你一次機會,跪下磕頭道歉,我讓你完好無損的離開高家。」

跪下磕頭道歉?

麻痹,你們高家算哪根蔥?

老子撒泡尿都能把你們給滅了!

陳玄心中冷笑,他搖搖頭說道;「老東西,我這一生不跪天不跪地,只跪我師娘,你們高家人還沒資格讓我下跪,既然你們高家給了我結果,同樣的,我也要給你們一個結果,這很合理,也很公平不是嗎?」

「給我拿下!」

高老爺子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憤怒。

隨着他一聲令下,高家的保鏢們當即就要動手。

不過就在這時,江嘯堂出面了,其腳步在地面一跺,高家的那群保鏢們當即被震的倒飛了出去。

「今日誰敢出手,可別怪我江嘯堂不客氣!」

見到這一幕,原本準備看好戲的賓客們心中一震,江爺這是鬧哪樣?

高老爺子等人也是愣愣的看着江嘯堂;「江爺,你這是為何?」

「休了就休了,你高家人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