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就是壕無人性 我就是壕無人性第3章 前男友?在線免費閱讀_安幽小說
◈ 我就是壕無人性第2章 酒吧遇女神在線免費閱讀

我就是壕無人性第3章 前男友?在線免費閱讀

唐瑾寧是他高中班上的班花。

也是整個學校的校花。

在那個青春歲月里,就沒有不對唐瑾寧心動的男生。

她只站在那裡,便自成一道風景。

她走過操場,細白的小腿在格子裙下微微晃着。

風吹過她的髮絲,帶出一條完美的弧度。

夕陽灑在她的鼻尖。

臉上的絨毛都染上一層淺淺的金色,清晰可見。

這一幕,也深深刻在了許緯的心裏。

許緯對唐瑾寧是非常熟悉的。

畢竟整個高中三年他默默地暗戀着她。

許緯清楚的知道唐瑾寧喝奶只喜歡喝草莓牛奶。

吃餃子喜歡只吃皮不吃餡。

襪子的顏色總是會和身上某一件飾品搭配起來……

然而,悲催的是,唐瑾寧對許緯的印象並不深刻。

僅僅是知道有這麼一個同班同學,好像成績還挺好。

於是,便被系統評判為「初步認識」。

可是現在,高中的同學早已不知道去到何方。

又該如何再次接觸到呢?

但許緯並不氣餒。

現在自己擁有了這麼個系統,美好的明天很快就會到來!

踩狗屎啊踩狗屎。

難怪老人都說是走了狗屎運呢哈哈哈哈!

現在回去租的房子,看到曾經和秦思思一起購買的諸多東西,也不過是徒增傷心。

還不如在外面繼續碰碰運氣。

試試能不能馬上消費出去。

打定主意,許緯決定前往本地年輕人、帥哥美女最多的酒吧一條街!

過去大概20分鐘車程。

許緯決定小奢一把,直接打車過去。

要按往常來說,許緯肯定就選擇坐公共交通了。

畢竟一個月就5000塊的到手工資。

既要寄1000回家補貼父母。

還要存着準備結婚以及平時和秦思思出去玩的開銷。

秦思思從小生活條件良好,花錢也習慣了大手大腳。

買來許多東西往往用過一次就扔掉或者擱置起來。

出去吃飯一頓至少就是三五百。

儘管這導致了許緯自己省吃儉用卻還是幾乎月月光。

但許緯也樂得嬌慣着她。

畢竟老婆就是用來寵的嘛。

誰知現在,被迫分手了。

也不用再去考慮存錢留着結婚用了。

房、車、五金、彩禮全都不用準備了。

雖然許緯心裏仍是十分難過。

但也確實感覺壓力減輕了一大半。

這時才九點過,還不算酒吧一條街人流高峰期。

酒吧外站着的攬客仔們都還興緻缺缺的。

現在來酒吧消費的女性主力是越來越多了。

酒吧也紛紛聘請了相貌帥氣的男生站在外面拉客。

甚至有些還會直白地問:「小姐姐,男模場來嗎?200個隨便挑!」

可許緯是個男的,一路走來竟是無人問津。

許緯本來打算直接去最高檔的lux酒吧,卻在路過一家高級清吧的時候被吸引住了目光。

靠窗的那邊,坐着一個黑色長髮的女生。

酒吧昏暗的燈光也遮掩不住她驚人的美貌。

她眼眸低垂,神色淡淡。

細長的脖頸勾勒出優美的弧度。

最讓人着迷的還是她那清冷脫俗的氣質。

在酒吧里顯得分外的格格不入。

光是坐在那裡,便足以讓周圍人的視線離不開她。

周圍的男性全部都是若有若無的將視線掃過她的方向。

就連不少女性的目光也可謂是流連忘返。

在看到這個女生的第一瞬間,許緯腦中便自動彈出了「國色天香素不相識」。

這還是許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到這個顏值等級的女生。

但現在的許緯想的可不是該如何泡上這個妹子。

而是如何給她花錢。

一旦人的目的不同,好像做事情的勇氣和態度都截然不同了。

換做是以前的許緯。

即便是單身的時候,也絕對不敢上前跟這種級別的美女搭訕的。

這也是人之常情,不單單許緯這樣。

周遭的男性雖然都有些蠢蠢欲動。

但卻也都沒人鼓起勇氣第一個上前跟其交談。

如果只是普通級別的美女,一般來說都會有非常多的追求者甚至舔狗。

走着路上也會遇到非常多要聯繫方式的人。

但當你美到超出了常人的範疇。

通俗來說就是仙畜有別了。

反而男人們都會不敢上前交談。

大部分都會產生自卑心理,也怕自己褻瀆了女神。

但許緯現在可不怕。

他就想能遇到這種級別的女生讓自己實現財富自由呢。

他走上前,佯裝神態自若地問道:「哈嘍,我能坐在你旁邊嗎?」

女神還沒開口,卻聽見旁邊一個氣勢洶洶的女生說道:「你誰啊?不行!」

許緯轉頭,這才看見女神對面還坐着一個樣貌為「其貌不揚」的普通妹子。

許緯有些尷尬。

女神的顏值衝擊力確實太大。

導致他連人家身邊還有朋友在都沒注意到。

還以為人家是一個人來的。

他趕忙說道:「不好意思啊,這裡燈光太黑了,我沒注意到你。」

話音落下,對面那個本就皮膚黝黑的普通妹子臉色更黑了。

身旁卻傳來「撲哧」一聲笑。

「若韞,你還幫着他笑人家!」普通妹子氣憤道。

「對不起啊悠悠,我不是故意在笑你的。」

陳若韞忙不迭地道歉。

「我叫許緯,能認識一下嗎?今天你們的消費我請。「許緯岔道。

普通妹子王悠悠沖許緯翻了個白眼。

她不屑道:「裝什麼大款呢?

我們就倆女生,消費能高到哪裡去?

你這種男的我見多了。」

「好啦悠悠,我叫陳若韞。」

陳若韞抬頭望向許緯,眼眶裡稍許有些未散的濕意。

看得許緯耳根有些發燙。

陳若韞今天本就是想來酒吧發泄放縱一下的。

可從小的教育又讓她受不了普通酒吧嘈雜混亂的環境氛圍。

於是退而求其次選擇了這家清吧。

坐了沒一會兒便遇見了上前搭訕的許緯。

陳若韞還挺想放縱下自己的情緒。

不再拘泥於一貫聽到的女生要矜持自愛。

許緯敏銳地察覺到,陳若韞的眼角稍稍有些發紅,嗓音也帶着些哭過後的軟糯嬌媚。

「若韞,你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許緯直接問道。

「啊,沒什麼,就是分手了而已。」陳若韞輕輕地說道。

「哼,什麼沒什麼。

若韞就是被你們這些渣男給傷害了。

所以你也別來招惹她了!」王悠悠在一旁忿忿道。

許緯沒料到這樣的美女居然也能跟自己同病相憐。

不禁內心也譴責起了傷害她的那個同性。

簡直禽獸不如啊!

放着這麼好好的仙女不要,居然還傷了她的心!

許緯臉上也流露出一絲感同身受的表情。

他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只得大手一揮,招來酒保。

「你們還要喝什麼吃什麼隨便點,我全包!」

王悠悠冷哼一聲:「行啊,既然你要裝大頭,那我可就不客氣了,給我來瓶路易十三!」

陳若韞連忙制止到:「悠悠,你別這樣,不合適的。」

「沒事!就這個,其他的小吃再隨便來點。」

許緯不急不慢道。

酒保上下打量了許緯一眼。

這小子也就臉看得過去一點。

穿着打扮可一點不像付得起這個錢的人。

於是酒保試探問道:「好的帥哥,一共是消費3萬3400元,你這邊怎麼支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