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過來,再讓嫂子看看腰圍是否合適。」

肖晴瞟了我一眼,讓我轉過身去,看了看腰圍。

肖晴又說道:「你真是人小鬼大,之前你說你沒談過女朋友,我都有點不信了。」

「沒……沒有,我……我真沒談過戀愛。」

「呵呵,還跟嫂子否認,不過話說回來,逛街時候那大姐跟我打聽了你不少事,她對你好像也很有好感呢。」

怎麼,連她都發現了,看來我的判斷並沒錯,蘇雨溪真的對我有意思?

一種從未有過的興奮,幻化成一團熱血,直接撞擊着我腦袋的皮層。

就在這時,大門「咔噠」一下被人用鑰匙打開,蕭葉突然出現在門口。

嚇得我渾身一哆嗦,一臉脹紅地看着蕭葉,做賊心虛地高聲喊了一句:「哥–」此時我離肖晴很近,蕭葉不會誤會什麼吧?

肖晴卻像是沒事一樣,還喊了一句:「葉哥,你過來看看,小嚴這套衣服怎麼樣?」

蕭葉似乎並沒察覺出異樣,估計以為看到肖晴給我買了許多衣服,我有些不好意思。

他把公文包往桌子上一放,走到我面前上下端詳了一番,點頭道:「不錯,不錯,太帥氣了,真不錯!

你嫂子從來都沒給我買過這麼多衣服,以後在家裡可得好好聽你嫂子的話。」

我忐忑不安的心終於平靜了一點,趕緊點了點頭,又對肖晴說了聲:「謝謝嫂子。」

肖晴笑了笑,拿着她自己買的衣服走上樓去。

蕭葉立即湊到我耳邊說道:「沒事,我年薪二十多萬,一分不少地全給你嫂子,她過去只貼娘家,難得她願意替你買衣服。

記住,不管以後你嫂子給你什麼,你都理直氣壯地拿着,那都是哥的錢!」

我尷尬的點了點頭。

蕭葉又上下端詳了我一下,伸手拍着我的肩膀說道:「兄弟,這才像個大學生的樣子!」

「哥,」我皺着悄聲道,「這……也太貴了,在老家,這一身衣服能抵我們好幾個月的伙食。」

「喲,你們哥兒倆咬什麼耳朵,是不是在背後說我壞話呀?」

肖晴從樓上下來,面帶微笑地調侃了我們一句。

蕭葉趕緊解釋道:「誰還敢說你的壞話?

小嚴剛才說,這輩子都沒看過這麼好的衣服,如今穿在身上還真不舒服。」

「那就是你這哥哥沒做好,自己在城裡吃香的喝辣的,卻從來不關心一下弟弟,你還好意思說?」

「嘿嘿,是我想得不周到。」

蕭葉轉而對我說道,「小嚴,俗話說得好,長嫂為母,以後你要是賺錢了,可別忘記了好好孝順你嫂子!」

我尷尬地笑了笑:「一定,一定!」

肖晴抿嘴一笑,直接朝廚房走去。

我把衣服拿回房間,肖晴很快做好了午餐,喊我下去吃飯。

我們三個呈三角形坐着,蕭葉坐在中間,我跟溫如對面坐着。

剛剛吃了兩口飯,我正準備開口說自己要搬走。

「對了,」肖晴突然對蕭葉說道,「今天我跟蘇雨溪提了一下你評教授的事情,她說現在規定越來越嚴,你非得到老少邊窮地區支教一年,才有可能評上的。」

與此同時,我發現桌子下面,肖晴用腳碰了碰我。

蕭葉陰沉着臉應了一句:「問題是就算去支教,也不一定評得上。」

「那你打算放棄了?」

「在副教授里我本來就算年輕的,如果沒有過硬的關係,明年想評為教授絕對不可能。

除非是校領導直接找我談話,明確只要支教一年就能評教授的話,我才會去的。」

「那咱們就去送點禮唄!」

「你沒搞錯吧,全國上下反腐一盤棋,這種時候你就是想送,也沒人敢接呀?」

「那要看送什麼?」

蕭葉一臉愕然的看着她,反問了一句:「送什麼?」

肖晴又用她的腳踩了踩我,我忽然明白了,她是想把我介紹給蘇雨溪。

我不僅沒有那種被利用的感覺,反而暗自興奮起來。

肖晴這時瞟了我一眼,對蕭葉說道:「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回頭再去找找蘇雨溪。」

因為明天開始軍訓,晚上我想早點睡,吃過午飯之後,我們回各自的房間午休。

下午,肖晴和蕭葉一起出門了,我則準備到操場上去看看有沒有人打球。

剛剛出門,突然一個東西從上面飄落在我的頭頂,我伸手拿下來一看,居然是一件襯衫。

我一抬頭,發現隔壁的陽台上,蘇雨溪正探出個腦袋,面頰微紅的對我笑道:「是小嚴吧,不好意思,我的衣服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