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聽到這話,我心裏嘀咕了起來,難不成她當我是傻子?

她家的平台與這邊一樣大,晾晒衣服的鐵絲都是橫跨在正中間的,就算有風吹下來,也只會落到平台上,根本就不會飄到下面來。

就算是飄下來,也應該落在他們家的院子里。

顯而易見,她確實是準備收衣服,估計聽到我們這邊關了兩次門,所以探頭朝下一看,發現我在門口,急中生智的把她衣服扔到了我的頭上。

否則她的臉,也不會在瞬間緋紅一片,明顯就是做賊心虛。

不過我不得不承認,如果這是她耍的小心機的話,那麼已經成功了。

我佯裝無事地笑了笑:「沒事。」

「那什麼,你等一下,我過去拿。」

我已經知道,她是副校長的愛人,一想到蕭葉評教授職稱的事,還要仰仗她在副校長旁邊吹枕頭風,就算她不是故意的,而我對她也沒有想法,這個時候也該拍拍她的馬屁。

「要不還是我送過去吧?」

「那就謝謝你了,我馬上下來開門。」

我走出院子繞到她的院子門前,門口的小鐵門「嗒」地一聲開了。

我沿着台階走到防盜門門口的時候,她剛好把門打開,氣喘吁吁,看來她是一路跑下來的。

我把襯衫遞給她,她嫣然一笑:「進來坐會兒吧,家裡沒人。」

我微微一點頭,邁步走了進去。

她趕緊把門一關,我剛剛把鞋子脫下,她立即從鞋櫃里拿出一雙棉拖鞋,那應該是最大的一雙,可我穿的還是有點小。

「來,在沙發上坐會,有香煙,有水果,你想吃什麼自己來,別客氣。」

她家的水果和香煙都是高級的,連客廳里的裝潢和我所坐的沙發,都比蕭葉家高出不止一個檔次。

我會抽煙,但卻不敢動手去拿。

畢竟這是副校長的家,我一個剛入學的學生,怎麼能在她家吞雲吐霧?

我挺直腰板,規規矩矩的坐在沙發上,努力想表現得自然一點,卻感到面部的肌肉已經僵硬。

蘇雨溪坐在我的旁邊,雖然不停的勸我吃着吃那,貌似想讓我放鬆下來,其實她也挺緊張的,我能察覺到她的嘴唇都在微微顫抖。

如果她把我當成鄰家的小男孩,根本用不着這麼緊張,恰好是從這一點讓我十分肯定的判斷出,她對我絕對有意思。

正因為如此,我們一直尷尬地坐着,誰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恰好在這時,門口傳來一個人問了一聲:「副校長好!」

副校長回答了一句「好」,隨後傳來吧嗒一聲,看樣子他是打開了院子外面的鐵門。

蘇雨溪當即嚇得花容失色,一臉慘白,悄聲脫口而出地地說道:「糟了,你趕緊躲到樓上去!」

說完,她立即起身跑到門口,拿起我放在門口的鞋子,轉身就往廚房裡跑。

我也懵了,穿着那雙棉拖鞋三步並着兩步跑到樓上,一想到她家的涼台,與蕭葉家只有一塊磚的厚度,趕緊爬上涼台,翻牆到了蕭葉家。

等我來到客廳坐下之後,忽然愣住了。

我跑什麼呀?

副校長開門進來又怎麼樣?

我是蕭葉的弟弟,就住在隔壁,大白天的串個門有什麼錯,至於做賊心虛的如此狼狽嗎?

一會兒就聽到隔壁的門聲響起,副校長拿完文件就又離開了。

蘇雨溪提着個塑料袋出來,直接走到我這邊按響了門鈴。

我立即打開開門的按鈕,然後又打開防盜門。

蘇雨溪走進來之後,滿臉通紅地問我:「你跑的真快,是從陽台上翻牆過來的吧?

來,這是你的鞋子。」

我換上了一雙拖鞋,把她的拖鞋放回了塑料袋。

她尷尬的笑了笑,轉身準備離開。

我也不知道從哪裡鼓起了一股勇氣,突然問道:「蘇大姐,有件事我沒想明白,剛剛副校長回來你那麼慌幹什麼?

我們就住在隔壁,大白天的串個門又怎麼樣?」

蘇雨溪有些難為情地笑道:「他剛剛出門不久,因為有份文件落在家裡,所以轉身回來取。

你也不想想,他剛出門的時候還是我一個人在家,轉身回來就多出一個你,你說我是解釋還是不解釋?」

她這話是挺在理的,就剛剛那個情景,解釋不解釋都很彆扭。

我故意笑道:「俗話說,身正不怕影子斜,大姐是不是心裏有鬼,所以才會這麼患得患失呀?」

蘇雨溪愣了一下,突然笑道:「你嫂子說你老實,我看你挺油的,你這是在撩我嗎?」

「沒有,沒有。」

「再說了,剛剛你心裏是不是也有鬼呀,否則你倉皇失措地翻牆幹什麼?」

我正想辯解一下,可又覺得這是難得的機會。

我把心一橫,兩眼直愣愣地看着她,滿臉脹紅的說道:「我心裏是有鬼,你這麼漂亮。

我嫂子說你結婚了,可我怎麼都不相信,總覺得你只是個學姐而已。」

蘇雨溪瞪大眼睛看着我,撲哧一聲笑道:「你小子真會說話,看你這一本正經的樣子,我都相信自己沒結過婚了。

老實說,是不是很多女孩子就這麼被你泡到手了?」

「不是,沒有,我……我從來沒談過戀愛!」

她往前邁了一小步,脖子一揚,貌似不屑一顧,眼神里卻滿滿都是柔情地冷哼了一聲:「哼,我不信!」

一股令人亢奮的香味兒,直撲我的心扉。

我瞬間失控,撲通一下把她摁在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