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院子里,蕭軒正手握毛筆在紙上練字。

一個好的中醫,不僅僅需要要精湛的醫術以及豐富的經驗,還需要有一手好的毛筆字!

觀各代名醫,都寫得一手好字,讓人深感敬佩。

「我靠,沒水了?」

蕭軒就要接着練字時,感覺硯台有些干,想要繼續倒一點墨水,結果卻發現墨水瓶空空如也。

「村頭張嬸那應該有賣的。」

想了一下,蕭軒便向著村口走去。

「蕭軒起的可真早,我還以為你今天得睡到中午呢!」

看到蕭軒出門,也剛好出門的夏萍就和蕭軒打招呼。

「都快十點了早什麼,萍嫂你去哪呢?」

看到夏萍出來,蕭軒也笑着打招呼。

「去地里看看玉米棒子怎麼樣了,過兩天應該就要收了。」

由於王強出去打工,就夏萍一人在家,走之前還要把門鎖上。

「萍嫂昨晚睡的可舒服?」

蕭軒笑着問道,「別提多舒服了。」

夏萍眼帶笑意的瞥了蕭軒一眼,夏萍一扭腰肢向著北湖的方向走去。

「小軒去哪兒啊?」

路上看到一些人,也都和蕭軒打着招呼。

玉龍村是個小山村,離鎮上都有好些路的距離,更何況城裡了。

蕭軒這個城裡的大學生,可謂是村裡的高等讀書人。

「去張嬸那看看有沒有墨水。」

蕭軒也對人別人的問候也都笑着回答。

村裡的男人很多都去了外面打工,女人的數量要比男人多。

村裡的一些大小媳婦兒,平日農閑時,就聚在一起聊天。

「看,那不是蕭軒嗎。」

遠遠地一群女人圍坐在一起聊天,一人眼尖也看到了蕭軒。

「可不是嘛,這孩子越長越俊了。」

「可不是嘛,你們看他身材,看起來可真是健壯啊。」

比較大膽的李桂芳,看着由遠及近的蕭軒,也肆無忌憚的說著。

「哈哈,這小子夜裡可是一個人住,桂芳你要是忍不住,晚上可以去敲他家門啊。」

聽到李桂芳的話,一個婦女也和李桂芳打趣。

「去你的,人家可是城裡的大學生,我去了人家還未必開門呢,還是劉姐你去吧。」

「……」 鄉下的女人平日就聚在一起,閑的沒事就聊家常,平日雞毛蒜皮的小事或許聊厭倦了,但是對這男女之事的話題倒很熱衷。

昨晚實力提升了一些,蕭軒的耳力似乎也有些精進,這群女人的話蕭軒竟然聽得清楚。

雖然蕭軒的臉皮不薄,但是在這麼多女人面前,蕭軒還有些撐不住場面。

「小軒,桂芳晚上要去敲你家的門,你開不開啊。」

剛剛調笑李桂芳的劉菊笑問道。

「哈哈哈……」其他女人也跟着肆無忌憚的笑着。

「開,當然開了,你們去都開,不過要一個個的來,別碰巧遇到了會不好意思。」

蕭軒心中一樂,也和她們開起了玩笑。

「哈哈,聽到了嗎,這小子還要把我們便宜都佔了。

小軒,你要現在過來敢讓我們一人親一口,俺們今晚都去找你。」

李桂芳指着蕭軒叫道。

李桂芳今年三十六歲,長的不難看,就是有點胖,以前聽別人說,這女人很厲害,一般的男人對付不了她。

她老公娶了他十幾年,已經四十歲了不僅沒長啤酒肚,反而很瘦,頗有早衰之象。

「我先去買墨水。」

蕭軒還是低估了這群女人的戰鬥力,丟了一句話後就落荒而逃,留下了一群捧腹大笑的女人。

「張嬸,有墨水沒?

來一瓶。」

村頭的小店是張慧翠開的,張慧翠今年四十歲整,人長的很不錯,平日還擦個粉畫個淡妝,在村子裏也頗得一些老爺們喜歡。

不過張慧翠的男人是村支書,平日倒沒人敢來招惹她。

已經四十了的張慧翠,身材只是微胖,可以形容成豐腴。

簡單的扎個馬尾,像極了熟透的蘋果。

張慧翠算是村裡比較洋氣的一個女人,穿的衣服比較時尚,下面穿個短裙只蓋到大腿一半,上身穿的衣服,只要一彎身,靚麗的景色就全部顯露出來。

在鄉下,裏面不穿的女人很多,今天的張慧翠就沒有穿。

此刻的張慧翠蹲在地上拽出一個盛放墨水的箱子,而蕭軒則透過她衣領,直接看到了。

張慧翠從櫃檯底下拽出一個箱子,裏面裝着幾瓶墨水。

而在她拽箱子的時候,可謂波濤洶湧,晃的蕭軒眼暈。

蕭軒眼中閃過一絲貪婪的慾望,昨晚和夏萍一起,讓蕭軒食髓知味,男人的本性逐漸顯露。

「來,這就是,一塊五一瓶。」

張慧翠從紙箱子里取出一瓶墨水交給蕭軒。

站起來的張慧翠,似乎感受到了蕭軒的目光,張慧翠的心也是一盪,自己都已經四十歲了,原來還有些魅力,竟然把蕭軒這個大學生給迷住了。

「你剛剛看什麼呢?」

張慧翠似笑非笑的看着蕭軒問道。

「看兩隻兔子跳來跳去,然後就沒了,應該是我眼花了。」

蕭軒一本正經的說道。

「撲哧。」

聽到蕭軒的回答,張慧翠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就是個兔崽子,睜眼睛說瞎話,你跟嬸老實說,你剛剛看到了什麼?」

「張嬸,我……」蕭軒一時也不好啟齒。

「那我再問你,好看不好看啊?」

張嬸大膽的問道。

有些艱難的吞了口口水,蕭軒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