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放在鼻子處問一問,一陣清香傳入蕭軒鼻孔。

舒適的閉上了眼睛,蕭軒的心也掀起了滔天巨浪。

如果自己沒有認錯的話,這草就是藥用的水潤草,配合一些草藥使用,可以有效的去除各類傷疤,並且皮膚不好的人使用,幾次之後也會光滑嫩白!

在江陵市裡呆了三年,對於都市女人對人化妝品的狂熱追求,蕭軒心裏也頗為清楚。

如果自己配出了這樣的藥品,再賣給一些有錢的女人,那自己想不發財都難!

「李姨!

李姨!」

被發財的道路沖昏了頭腦,就忘記了李姨還在洗澡,立刻呼喊起來。

「小軒怎麼了?」

李姨的聲音從東邊傳來。

蕭軒聞言直接衝到房屋的拐角洗澡的地方,剛到地蕭軒的眼睛瞬間睜大,她沒想到李姨正在裏面洗澡。

「對不起李姨,我不是故意的。」

蕭軒的眼睛狠狠盯了兩下李姨,就要走出這拐角。

「別動!」

李姨叫住蕭軒:「你個小兔崽子是不是故意過來偷看我的?」

雖然自己還在洗澡,但李寡婦並不覺得多麼害臊。

「不是啊,我想到點事就忘了你洗澡這茬事。」

蕭軒辯解道。

「你說說你有啥事?」

看着背對着自己的蕭軒,李姨嘴角也露出一絲笑意。

「等你洗好澡再說,我先出去了啊。」

「我都不怕,你又害臊啥?

你說說你啥事吧。」

李姨大聲說道。

聽到李姨的話,蕭軒才轉過身去,眼睛又掃過李姨那飽滿的酥胸,蕭軒才拿過那根水潤草遞到李英身旁。

「李姨,這草你知道叫什麼不?」

關掉了噴頭開關,李姨看着蕭軒手中的小草,皺着眉頭道:「這草有點香,在北湖朝西走的河邊有一些。

我割草喂兔子的時候見過,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這草多嗎?」

蕭軒急忙問道。

「還行吧,不是很多,不過兔子也吃,所以見到也割下來,這草怎麼了?」

李姨好奇問道。

「這草可以入葯,如果有的話,我趕明兒就去看看。」

蕭軒聽到這草不算難找,心中也很是高興。

「我還以為多大點事呢你就高興成這樣,還說不是故意來看姨洗澡,你看你眼睛盯什麼呢?」

李姨故意挺了挺。

「哪有啊,不過李姨你身材真好啊。」

蕭軒張口贊道。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蕭軒誇了句,李姨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別瞎說,都這麼大的人了,哪能比得上城裡的小丫頭。」

李姨被誇得喜笑顏開,看着蕭軒的眼神也越發喜愛。

「一點也不大,李姨才三十多歲,在城裡可還算是年輕人呢。」

蕭軒又靠近了李英一點。

看到蕭軒馬上就可以碰到自己,李英也不躲閃,咯咯笑了一聲,竟是又朝前小半步。

「那你喜不喜歡?」

「喜歡,當然喜歡。」

一個多小時後, 「小軒,你出去的時候注意點,被讓人看到。」

李姨伏在蕭軒耳邊說道。

蕭軒也點了點頭,不舍的道:「李姨,以後我還能來嗎?」

「你要是有時間就過來。」

「那我有空就過來,我先走啦。」

兩人又親熱了一會兒,蕭軒便穿好衣服,快速朝家裡走去。

回到家簡單的做好晚飯,蕭軒直接盤腿坐在床上,修鍊起了龍鳳訣。

剛剛和李英激烈交纏過,直接修鍊對修為還有些小幫助。

感受着體內又增強了一絲綿薄真氣,蕭軒的心裏也多出一分喜意。

如果自己感覺不錯,今晚自己一定能真正踏入修鍊之列,進入《龍鳳訣》第一重境界!

時間一點點流逝,當黎明的曙光撕裂黑夜,蕭軒的眼睛也緩緩睜開。

一夜的修鍊,果然沒讓自己失望,自己終於踏入了第一重。

「進入了第一重,再想提升實力,是不是需要更多的女人了?」

輕聲嘀咕一句,蕭軒便起身,吃過早飯便開始練習功法《龍騰鳳舞》。

蕭軒也不貪圖修鍊,打了兩遍拳法,帶上午飯,便朝着北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