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誰啊?」

聽到外面傳來的敲門聲,夏萍脆聲問道。

「是我,蕭軒。」

蕭軒在外面答道。

「嘩啦」一聲,夏萍也拉開了家裡的鐵門,看到是蕭軒後,不禁埋怨道:「你昨晚怎麼沒過來?」

「昨晚在家裡練功了,就沒過來。」

蕭軒笑着解釋。

夏萍此刻露出頭看着門外,發現沒人後直接把蕭軒拉了進來,然後把門反鎖住道:「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來了,是不是想嫂子了?」

「可不是嘛,昨晚一天沒來,想的慌,這不就趕快過來了。」

蕭軒順勢攬過夏萍,另一隻手直接搭在夏萍酥胸上。

今天的夏萍依舊沒有戴胸罩,那柔軟且沒有半點下垂的,給人一種彈力十足之感。

直接進了廳堂,夏萍坐在沙發上,繼續拿過一件衣服在那裡坐着針線活,口中說道:「你先等我一刻鐘,我把這件衣服縫好。」

「萍嫂你別動,我先給你塗點這個。」

蕭軒說罷便拉過夏萍的胳膊。

「塗點什麼?

還神神秘秘的?」

夏萍也被蕭軒弄的很是好奇。

「這個是我祖傳秘制的靈藥,對於傷疤以及皮膚有着很好的治療作用。

傷疤去了可除疤,平時抹在臉上,可以讓皮膚不起皺紋,美白防老。」

蕭軒從口袋中取出一個小瓷瓶,介紹着自己的成果。

「這麼神奇!」

聽到蕭軒的話,夏萍急忙放下手中的衣服驚訝道。

看着夏萍如此急切的樣子,蕭軒心中暗嘆,只要是女人就對美麗有着無盡的追求。

「這個是我才配置出來的,不知道有沒有效果,我就先給你拿過來試一下,你左邊胳膊上不是有個傷疤嗎,我給你弄一下。」

「你倒是細心。」

聽到蕭軒的話,夏萍心中閃過一絲感動,隨即乖巧的把左胳膊伸過來。

看着胳膊肘處那三四厘米的疤痕,蕭軒將瓷瓶塞子拔掉,用手指蘸點藥膏,直接塗抹上去,隨後將手在胳膊上將藥膏抹勻。

「涼涼的,感覺還挺舒服吶。」

藥膏到了胳膊上,夏萍也笑着說道。

「我也不知道多久有效果,萍嫂你別管它,先做你的針線活吧。」

蕭軒提醒道。

「好,我這傷疤是被煤炭燒的,夏天穿的少了,看起來還有些滲人,如果這次治好了,嫂子我還真不知該咋謝你。」

夏萍穿針引線行雲流水般熟練,針線活做的讓蕭軒看着也讚不絕口,暗嘆王強娶個好媳婦。

「瑕不掩瑜,嫂子這麼美,還在意這些幹啥。」

蕭軒說罷手便伸進了夏萍的衣服中。

「你再等一會會我就好了,急什麼。」

夏萍嗔了蕭軒一眼道。

不過她也有點受不住了,將針線活放到一邊,便開始配合起蕭軒。

一個多小時後,蕭軒滿意起身,又和她說了幾句悄悄話就要離開。

「咦,萍嫂,你看看你的傷疤!」

就要離開的蕭軒,眼睛一掃就看到了夏萍的胳膊,張口叫了出來。

「怎麼了?」

夏萍疑惑的看着自己胳膊,小嘴也瞬間張大了。

原本醜陋不堪的傷疤,顏色竟然淡了幾分,相較於之前的粗糙黑澀,竟然有着肉眼可見的改善!

「萍嫂,你堅持用下去,一星期之後,應該就可以疤落,還你之前的那種肌膚了!」

憑藉自己的經驗,蕭軒快速做出了預測。

幾年來雖然夏萍已經不在乎這個傷疤,但是女人畢竟愛美,突然有了讓自己更美的方法,夏萍喜悅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蕭軒的嘴巴上狠狠親了一口:「蕭軒,謝謝你!」

「謝啥,這瓶藥膏你就留着,比雪花膏有用多了,你隔幾天用一次,包你皮膚水嫩光滑。」

蕭軒笑道。

「這東西叫什麼名字?」

夏萍問道。

蕭軒聞言一愣,這名字叫啥自己還真不知道,不過蕭軒瞬間就想到了一個好聽的名字,捏了下夏萍的臉蛋道:「這叫美人泥。」

「咯咯,這麼說我還是美人啊。」

「那是,萍嫂可真漂亮。」

反正讚美不要錢,蕭軒也很大方的去誇獎別人。

「蕭軒,你第一次給了嫂子,你後悔不?」

「後悔啥,嫂子這麼漂亮,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對了,強子今天下午打電話說,明兒就要回來了。」

夏萍突然說道。

「明天就回來?

強哥不是在市裡打工的嗎?」

「玉米馬上就要收穫了,他怕我忙不過來,就回來幫忙。

不過我看他是想我來着。」

夏萍臉有些紅道。

兩人又溫存一會兒,蕭軒便起身告辭。

為了掩人耳目,蕭軒這次並沒有走大門,而是直接從牆頭上翻了過去。

實力逐漸增長的蕭軒,對於翻牆頭這事,也並不費力。

回到自己房間,蕭軒直接盤腿坐在床上,今日見證了自己配置的靈藥有效果,蕭軒也開始打算自己如何把這美人泥賣出去。

「明天一早,我便去江陵市轉轉!」

想了半天也沒想到好的方法,蕭軒直接考慮去市裡碰碰運氣。

打定主意後,蕭軒也不多想,靜下心來開始修鍊龍鳳訣。

剛和萍嫂肉搏大戰過,其中的陰氣還可補陽,蕭軒自然不會浪費。

很快,蕭軒便沉浸到了修鍊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