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鄉村桃運小傻醫 第3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劉寡婦被村長大膽的舉動嚇了一跳,慌亂說道:「村長,你,你這是幹嘛。」

村長笑眯眯的說道:「劉寡婦,我什麼意思你還不懂嗎?」

「不行!」

劉寡婦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行,行,劉寡婦,你有種,希望你能一直硬氣下去,可別讓我抓到什麼把柄,還有那八百塊錢,三天之內得交齊,要是沒有,嘿嘿,咱們就走着瞧。」

村長冷笑連連,只覺臉上無光,背着手,就要離開。

然而就在村長就要踏出劉寡婦家院子的時候,房間裏面,卻是傳出了極為突兀的「咯吱」聲音。

村長耳朵一動,立即轉過了身,盯着房間裏面,問道:「什麼聲音?」

劉寡婦身體瞬間緊繃,一下就猜到了這是劉富貴打開了柜子的門,心中暗暗埋怨,此刻卻不敢露餡,而是故作冷淡的說道:「指不定是什麼阿貓阿狗。」

「是嗎?」

村長滿臉懷疑,心思一動,也不急着走了,而是說道:「劉寡婦,我渴了,你讓開,我進去喝口水。」

劉寡婦頓時心急如焚,嘴上說道:「不行,你給我走,我家的水不給你喝。」

村長冷笑說道:「不給我喝,是給了什麼野男人喝吧,我一看就知道有問題,你給我讓開,村上要是出了什麼通姦的事情,我這個村長是有責任的!」

「不行,你不能進去!」

劉寡婦這一下徹底慌亂了,然而她哪裡有村長的力氣大,隨便一拽,村長就把她給拽開,大步走進了房間裏面。

村長才剛走進去,就見柜子門打開,一個渾身冒着傻氣的青年頭頂頂着一件內衣,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青年正是李富貴,見到村長,他傻乎乎的笑道:「村長,你也來了啊?」

村長一下子就笑了,氣定神閑的說道:「有意思有意思,劉寡婦,沒想到你的野男人竟然是咱們村裡有名的傻子。」

劉寡婦心中知道這下徹底完了,顧不得其他,而是埋怨說道:「富貴,你這個傻子,我不是讓你不要出來嗎?」

李富貴一把將頭頂的內衣扯在手裡,嘴裏說道:「劉姐,我也不想出來,可是裏面實在是太悶了,快憋死我了,我再不出來,會憋死的。」

「你,你算是害死我了!」

劉寡婦頗有點絕望了。

寡婦門前是非多,這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平時劉寡婦就特別注意這一點,卻不想今天被村長抓了個正着,她知道自己無論怎解釋,都極為蒼白,但她仍然囁喏的說道:「村長,不是你想的那樣……」

「劉寡婦,你自己看看你們這個樣子,像樣嗎?不是我想的那樣?那是什麼樣?」

村長一臉正氣,呵斥說道:「你說你要是正常找個男人嫁了,我也就不說什麼了,現在這個樣子,這算什麼?勾引自己村裡人,還是不懂事的李富貴,劉寡婦,你真是好樣的!」

「劉姐沒有勾引我。」

李富貴傻乎乎的說道:「劉姐是給我喝糖水。」

劉寡婦氣笑了,心中沒來由的,還有些感動。

村長嗤笑說道:「劉寡婦,你就等着被人戳着脊梁骨吧。」

「村長,你這是要逼死我啊。」

劉寡婦兩行清淚終於流了下來。

村長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劉寡婦,我還是那句話,你不給我面子,也就休怪我不給你面子了。」

「村長,你不要欺負劉寡婦,劉寡婦是好人!」

李富貴很不懂事的插了一句嘴。

「閉嘴,傻帽,你懂什麼?」

村長一看到李富貴就火冒三丈,他早就將劉寡婦當成了自己的盤中餐,誰知現在卻被人拔了頭籌不說,還是村裡人人看不起的傻子,這讓他如何咽得下這口氣?

怒氣上頭之下,村長一腳猛地朝着李富貴踹了過去。

李富貴不閃不避,被這一腳給踢在了地上。

「他媽的,傻子就是傻子,便宜你了。」

村長怒氣未平,衝過去,一腳接着一腳的踹了起來,彷彿要將心裏的所有怒火都給發泄出來。

「村長,你別打了,這樣打下去,會打死人的!」

劉寡婦也顧不得自己了,李富貴傻歸傻,心腸卻是好,平時也沒少幫她幹活什麼的,無論如何她都不能坐視李富貴被打死。

「怎麼,臭婊子,心疼你的野男人了?」

村長頓時大怒,抬起手,一巴掌朝着李富貴臉上打去。

李富貴躲了一下,卻招來了村長的狂怒毆打。

「村長,你要是再打我,我就反手了。」

李富貴人雖然傻,但生的壯實,有一膀子的力氣,平時村裡誰家需要干體力活的,第一時間都會想到他。

眼看村長不依不饒,李富貴也火了,一巴掌照着村長的腦門就打了過去。

「嘭!」

李富貴力氣驚人,村長竟然被一巴掌拍在了門檻上。

「狗日子,敢打老子是吧,我看你是活膩了!」

村長怒極之下,竟一把抄起了旁邊的鏟子,不管不顧的當頭朝着李富貴的腦袋砸了下去。

「不要,不要啊!」

劉寡婦花容失色,尖叫了一聲。

然而還是遲了。

鏟子筆直的拍在了李富貴的腦門上,隨即李富貴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劉寡婦身體顫抖,緊緊捂住了嘴巴,大腦更是一片空白,因為她看到李富貴滿腦袋的鮮血,正不停的流淌下來。

村長也是呆了呆。

他只是想教訓教訓李富貴,卻不想這一鏟子下了重手,看起來似乎已經把李富貴給打死了。

村長沉默了片刻,掏出一包煙,點燃之後,忽然說道:「劉寡婦,你那八百塊錢,我給你免了,今天的事情,你就當做不知道,懂不?」

劉寡婦淚眼模糊,什麼都沒說。

村長吸了一口煙,又說道:「總之,這事情傳出去,那就是要我的命,誰想要我的命,我就先要他的命,屍體我晚點來處理,你給我守住了。」

說完這句話,村長根本不管劉寡婦答應還是不答應,就直接走了。

而村長沒有注意到的是,此時此刻,鮮血順着李富貴的脖子一路流淌到他的胸膛間,那裡一塊紫色的玉佩,正散發著濛濛光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