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鄉村桃運小傻醫 第5章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李秀玲見狀,也顧不得其他了,轉身追了出去。

李龍與幾個跟班混混一看李富貴竟然真的出來了,先是吃了一驚,隨即大喜,喝道:「李富貴,你把我的臉打成了這樣,至少要賠我十萬塊,這件事情就算了。」

「十萬塊?你怎麼不去搶啊!」

李秀玲一下子急了。

李龍摸了摸下巴,猥瑣一笑,說道:「秀玲,我這不就是在搶么,不過我搶的可不是錢,而是你啊。」

「嫂子,我們龍哥比這傻子強的不是一點半點,你就從了我們龍哥吧。」

「就是,跟了我們龍哥,以後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嗎?強過跟這傻子一萬倍。」

幾個跟班小流氓紛紛起鬨。

李秀玲又氣又急。

李富貴一把抄起院子里的鋤頭,沖了出去,速度極快不說,掄圓了鋤頭一通亂舞,幾個小混混頓時嚇了一跳,紛紛後退。

他們欺負老實巴交的村民還行,真遇上了硬茬,保准比誰都害怕。

李龍也是大吃一驚,慌亂之下,就要後退,然而李富貴的速度卻是比他快多了,還沒等他轉頭,就一把扯住了他的領口。

「你,你想做什麼?」

李龍臉色大變,隨即瞳孔一縮,只見兩個大耳刮子,已經猛地朝着他臉上打了過來。

「啪啪!」

又大又狠的耳刮子,差點沒把李龍打的腦震蕩!

「草,這傻子怎麼回事,今天怎麼這麼猛?」

「以前不是欺負他,他都不敢還手嗎?今天這是怎麼了?」

躲遠的幾個小混混震驚無比的看着這一幕,差點驚掉了下巴。

李富貴一腳踹在李龍的小腹上,沒見他怎麼用力,李龍就直接飛了出去。

「以後誰要是敢欺負我姐姐,我非殺了他不可!」

李富貴冷冷一笑。

幾個小混混身體一縮,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錯覺,只覺得李富貴眼中的神色十分凌厲,身上更是多了一股以往絕對不會有的氣質。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還不快給我上,把這傻子給我打死,打死他,有問題我負責,我就不信,今天治不了他一個傻子了!」

李龍卻是氣急敗壞,只覺得今天算是丟臉丟大了,怒極之下,開始狂吼。

幾個小混混雖然攝於李富貴的威勢,但平時吃喝拉撒全都靠李龍,得罪李龍的後果他們可不敢想像,所以此刻聽李龍這麼一喝,他們便慢慢將李富貴給圍在了裏面。

李富貴臉上沒有絲毫的害怕。

他心知今天要是不打服這一群人,以後他們家的麻煩就大了。

「給我上,打他,打死她!」

李龍咬牙切齒,惡狠狠的說道。

幾個小混混拎着木棍,就沖了上去。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村裡唯一一條小路上,傳來了摩托車發動機轟鳴的聲音。

「住手,都給我住手!」

一聲急促的嬌喝聲,更是遠遠傳來。

幾個已經衝到李富貴面前的小混混一下子有些底氣不足了,面面相覷,隨即趕忙將手裡的棍子給丟下了。

李龍更是臉色鐵青,狠狠罵道:「狗日的寧靜,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了。」

李秀玲長舒一口氣,白皙的臉上略微激動。

李富貴則是有些遺憾。

他已經聽出了聲音的主人是誰。

正是他們小溪村唯一一個大學生,同時也是村裡唯一的一個警察。

只因長相實在太過漂亮,這十里八村,誰都知道寧靜,更知道寧靜是鎮上的一枝花,更是警花。

片刻功夫,摩托車已經來到了李富貴家的院子下,隨即一個身穿警服,英姿颯爽的長髮女子從車上走下,漂亮的大眼睛一下子就盯住了李龍。

「李龍,你又聚眾鬥毆,欺負的還是李富貴,你到底有沒有一點良心?」

寧靜沉着臉問道。

李龍嬉皮笑臉的說道:「寧姐,話不能這麼說,我可沒有聚眾鬥毆什麼的,我是來討債的,他們不還,我只好動了點手段。」

「討債?討什麼債也不能這樣。」

寧靜依舊劈頭蓋臉的訓斥了李龍一頓。

李龍平素在村裡無法無天,但別說是他,就算是他老子,也對寧靜這個警花極為頭痛,既不敢得罪,又不敢用強,所以每次見了都是夾着尾巴走。

李龍冷笑一聲,有些不甘心的盯着李富貴,說道:「李富貴,這件事情沒完,這可不光是欠我兩萬塊的事情了,你給我等着,早晚弄死你!」

「還不快滾?」

寧靜不悅說道。

「走!」

李龍悻悻一揮手,帶着幾個小混混跑了。

李秀玲感激說道:「寧姐,謝謝你。」

寧靜臉色稍霽,說道:「保衛一方是我的責任,你們不用謝我,李龍這樣的人,我也只能管一管,對付不了,所以你們欠的錢,一定要還上。」

說著,寧靜從口袋裡摸出一個小信封,遞了過去,輕聲說道:「李富貴,秀玲,我能幫你們的,也只有這麼多了,你們先拿去用,早點把錢給湊上。」

李秀玲連忙推辭,寧靜卻是極為霸氣的一把將信封放到了她的手上,轉身上了摩托,臨走前又說道:「以後李龍再欺負你們,你們不要怕麻煩,一定要第一時間打我的電話,知道嗎?」

李富貴眼底閃過一抹感激,臉上卻是傻笑說道:「知道了,寧姐。」

寧靜忽然嫣然一笑,說道:「富貴,沒事記得找我玩,你小時候可是天天找我玩的,這份情誼可不能忘了。」

李富貴只是點點頭。

寧靜做事從來不拖泥帶水,說完就騎着摩托車,絕塵而去。

「富貴,你身上這麼臟,快進來,我先給你打水洗個澡。」

寧靜一走,李秀玲的注意力就轉移到了李富貴身上。

李富貴扭捏說道:「姐,我還是自己來吧。」

李秀玲冷哼一聲,沒好氣的說道:「怎麼,現在就嫌棄我了?以前怎麼沒見你拒絕?從小到大,哪次不是我幫你洗的?」

李富貴心中無奈。

以前那不是傻么。

現在他已經不傻了。

所以怎麼能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