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鄉村桃運小傻醫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劉寡婦幾乎要哭出來了。

村裡條件簡陋,加上劉寡婦艷名在外,平素時常有男人趁夜色跑到她家院子外偷窺,所以劉寡婦一般都是割完魚草,餵過魚之後,都會來這譚中泡澡。

這水潭因為位於小溪村村外,加上傳說這水潭中有大蟒蛇,所以小溪村的村民沒事的時候並不會到這裡來,劉寡婦一直都未遇到什麼尷尬事,卻不想今天遇上了蛇!

「劉姐,你,你把腿側開,忍着點。」

李富貴也知道這時候不是佔便宜的時候,水蛇雖然無毒,但咬在人身上,總有個十天半個月的疼痛。

劉寡婦強忍羞恥,嘴裏催促說道:「富貴,快幫我,我要痛死了。」

李富貴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水蛇,用力一扯,隨即馬上丟到水潭中,水蛇一個擺尾,消失在了水面。

劉寡婦長舒一口氣,隨即就看到李富貴正獃獃的看着自己,立馬意識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你,你給我轉過去!」

劉寡婦咬着嘴唇,羞怒交加的說道。

「哦。」

李富貴戀戀不捨的轉過了頭。

劉寡婦三下五除二的,以最快速度站了起來,被蛇咬到的地方就是一陣劇痛,讓她差點摔倒在地上。

李富貴立馬扶住了劉寡婦,問道:「劉姐,你沒事吧?」

劉寡婦略顯難堪的說道:「也不知道那蛇有沒有毒,我現在就是覺得痛。」

「劉姐,萬一蛇有毒的話,就糟了,我聽村裡王醫生說,被蛇咬了要馬上把毒給吸出來,否則毒氣攻心,就不好辦了。」

李富貴故作吃驚的說道。

劉寡婦終究是女人,一聽這話,頓時嚇了一跳,六神無主的拉着李富貴,問道:「富貴,那,那這該怎麼辦啊?」

李富貴憨憨一笑,說道:「劉姐,當然是我幫你吸出來啊。」

「不,不行!」

劉寡婦臉色紅彤彤的,如同熟透了的蘋果,讓人想咬一口。

李富貴撓撓頭,說道:「那劉姐,我給你弄點草藥什麼的敷一敷吧,有沒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哎,這,這……」

俗話說得好,好死不如賴活着,加上劉寡婦一個女人,膽子本來就小,此刻一聽李富貴的話語,更是天人交戰,百般糾結猶豫。

「富貴,你,你幫我吸出來吧,但你不準亂看,亂摸,知道不?」

劉寡婦終究還是擔心自己的小命,恐懼戰勝了羞恥。

李富貴心中大喜過望,臉上卻是憨笑說道:「劉姐,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

劉寡婦長舒一口氣,又有些心裏不平衡,於是罵道:「真是個傻子,不過傻子也好,要不是傻子,可就不好辦了……」

李富貴心中對這句話深以為然。

他要不是傻子,能有這種跟李寡婦親密接觸的機會么?

只怕想都別想。

很快,劉寡婦扭扭捏捏的半脫下來,還盯着李富貴說道:「富貴,你把眼睛閉上。」

李富貴雖然心中遺憾,但還是老老實實把眼睛閉上了。

劉寡婦頓時自然了不少,只是眼睛緊緊盯着李富貴,似乎生怕李富貴突然睜開眼睛一般。

片刻後,李富貴感覺手心一涼,一股柔軟的觸覺,讓他舒爽不已。

李富貴心中嘀咕一聲,慢慢湊了上去。

劉寡婦又羞又躁,卻沒辦法,只能任由李富貴幫她將蛇毒給吸出來。

李富貴將血吐在了一旁,劉寡婦看了一眼,就嚇得臉色發白,只因李富貴吸出來的血,竟然是黑色的!

原來那根本不是什麼水蛇,而是一條毒蛇!

劉寡婦心中又是慶幸又是感激。

也幸好李富貴這傻子提了一嘴,否則就這麼回去,她這條小命多不是要沒了。

心中放鬆之下,劉寡婦對於李富貴也沒那麼警惕了,然而很快,當劉寡婦眼神不經意間瞥到一旁的草地之時,立時又是嚇得尖叫一聲,下意識的將李富貴的頭給夾住了!

「劉姐,怎麼了?」

「富貴,有,有蛇,還有蛇!」

這一次,劉寡婦的聲音,是真的帶上了哭腔。

李富貴一聽,也顧不得佔便宜了,連忙說道:「劉姐,你先把我放開,我來幫你抓!」

「好,好,富貴,你,你快上!」

劉寡婦聽到這句話之後,一看目前的狀態登時臉色又是一紅,匆忙鬆開了腿。

李富貴爬起來一看,頓時哭笑不得,說道:「劉姐,那不是蛇,你看看,那是樹枝。」

「啊?是樹枝嗎?」

劉寡婦再次鬧了一個大紅臉!

李富貴沒有說話,而是走過去,用腳一踢,劉寡婦這才發現,那果然是樹枝,根本不是什麼蛇。

「富貴,我們回去吧,我算是怕了這裡了,以後再也不來了。」

劉寡婦是真的怕了,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後,催促着李富貴回村。

李富貴點點頭,心中倒是極為的意猶未盡,畢竟能跟劉寡婦親密接觸的機會,極為難得,就這麼結束了,哪個男的能捨得?

他現在已經不傻了,開竅了,對於男女之間那點事情,也是有了正常男人的想法。

兩人一路走回村裡,路上誰都沒有說話,劉寡婦似乎是被嚇到了,也似乎是因為剛剛的尷尬事情,讓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不過兩人來到村口之時,卻是遇到了冤家路窄的李村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