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肖凡應小霞小說完結版 第13章_安幽小說
◈ 第12章

第13章

一天晚上九點多,餐廳沒有客人,肖凡坐在餐廳門口,忽然聽到髮廊那邊傳出女子尖叫的聲音:「搶劫了,搶劫了。」

肖凡看到一個男子拿着搶來的包,路過餐廳,沿國聯廠向國道方向跑去,晃眼一看,TMD見鬼,真是陰魂不散,又是黃耀東,晚上一些廠不加班,路上許多行人,沒有一個人上前阻攔。

肖凡立即起身跟着黃耀東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看到有人追搶劫的,路人大聲喊着加油、加油,身體卻停留着無動於衷。

路上太多行人,追出兩三百米,肖凡已經看不見黃耀東的蹤影,找到一家相對偏僻的士多店,急呼了黃耀東。

不到一分鐘,黃耀東就回電了,肖凡告訴他所在位置,讓他趕緊過來,士多店傳呼和接電話都需要錢,他口袋毛都沒有!

黃耀東氣喘吁吁的跑來,手裡已經沒包了,來到肖凡身邊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你怎麼在這裡,我還以為你早離開厚街了。」

看到黃耀東一次次搶劫的都是女性,心裏多少有些反感,沒多言語,直接問道「包呢?」

黃耀東看肖凡這麼冷漠,收斂起自己的熱情,裝傻的說:「什麼包?」

「你知道我為什麼忽然就呼你,而且還在這僻靜的地方嗎?」看到黃耀東抵賴,肖凡表情接近冷漠。

「包順走了!」

黃耀東知道他看見了剛才的過程,選擇僻靜的地方是不想人看到。

「包拿回來,你也趕緊離開這裡,髮廊老闆在這裡勢力很大。」

「到底我們是朋友,還是我搶的人是你朋友啊?」肖凡多管閑事,黃耀東心裏很不舒服。

「那家髮廊老闆在溪頭的地位,搶他店裡的人會遇到很大麻煩。」肖凡好心提示。

黃耀東不信,也不願退包。

肖凡給黃耀東講了,他聽說的關於峰哥的兩件事情。

黃耀東聽到有些心有餘悸,還有肖凡一直緊逼,雖然心有不甘,還是打了一個傳呼,十分鐘左右,一名十五六歲的小孩,背着一個背包過來了,背包里裝的剛搶來的女士挎包。

雖然算是朋友,但對搶劫還是特別反感,拿到包肖凡打了個招呼,沒有相逢的熱情直接走了,走前只說了聲「把傳呼和接電話的錢付了。」

冒險搶到的東西又被退回,還貼上一元五的電話費,黃耀東心裏很不舒服,彼此心裏對對方都有埋怨!

髮廊門口5.6個女孩還在到處張望,肖凡假裝氣喘吁吁的跑到髮廊,放下包,「人沒追上,包追回來了。」

髮廊身穿白色蝙蝠衫的女孩接過包,趕忙說著謝謝,還邀請一起吃飯用行動表示感謝,肖凡擺擺手回到餐廳。

餐廳沒客人,看到肖凡走進來,一臉不悅的老闆立刻起身,指着肖凡大聲吼道:「你知道這些搶劫犯都是亡命之徒嗎?你當英雄,到時候那些人找餐廳麻煩,誰負責?」嘶吼着,手還猛烈的拍着桌子。

平時苛刻,提前預支被羞辱,這時不留情面的怒吼,徹底激怒了肖凡,他怒視着老闆,指着他鼻子,操着剛學的白話混着川普回吼,「我丟你老母,你再給老子嘰嘰歪歪試試?」說完一拳砸到餐桌上,五公分以上厚度的桌面直接被打穿。

忽然被逆來順受的雜工反懟,看到桌面打穿的洞,老闆慫了,一時也不知怎樣應對,老蔡看到情況不對,馬上攔在兩人中間,手扶在肖凡肩上,「大家都消消氣,冷靜冷靜。」把肖凡推到凳子上坐下。

坐下,肖凡眼睛一直怒視着老闆。老闆在餐廳吧台邊喪氣的坐了下來。

隔壁飯店老闆、髮廊小姐、路上的行人,聽到吵鬧,都圍在餐廳門口看熱鬧,小伍從人縫中鑽進餐廳,走到肖凡身邊,點上一支煙,塞進他嘴裏,手撫着他的頭,讓他的目光偏離怒視老闆的視線,善意的勸解道:「有事好說,生什麼氣啊!」。

看情況有所緩和,老闆看着肖凡,「你說怎麼辦?」

聽老闆又開口,肖凡剛平復的心再次點燃,瞪着老闆,「辦JB,我想操你媽,你聽清楚嗎?」

「讓開讓開」,峰哥的馬仔耀武揚威的喊道,圍在餐廳門口的人群分開,峰哥帶着兩個馬仔走了進來,手搭在肖凡肩膀問道:「怎麼回事?」

「沒事,今天心情不爽,吊了這王八羔子。」肖凡怒視着老闆,回應道。

峰哥走到餐廳,看到餐桌上的窟窿,不動聲色的在相對居中位子坐下,把手裡的手包和大哥大立在桌上,兩個馬仔站在他身後,老蔡給他解說了事情的前因後果,言語不偏袒,相對公正。

老蔡說完,峰哥從口袋裡摸出三五香煙,點上一支,把剩下的煙包丟到肖凡面前的桌上,「拿去抽,剛才髮廊的事情他們通知我了,過來就是感謝這個小兄弟,有什麼誤會說清楚就好。如果搶劫的敢來報復,什麼事情算我的。」

老闆被肖凡懟得低着頭沉默在哪裡。

肖凡怒視着老闆,沒開口,也沒作任何表示。

氣氛有些沉悶,峰哥順手拿起桌上的餐牌,向老蔡招招手,點了幾道菜,對肖凡說:「小兄弟,我們喝一杯,以後有什麼事情,找峰哥一定好使。」

老蔡記上菜名進廚房配菜去了,老闆也蔫蔫的跟進了進去。

杯酒言歡中,峰哥大致問了肖凡的情況,飯局接近尾聲,峰哥舉杯,「小兄弟,如果願意跟我干,有什麼事我罩着你。」

「峰哥,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跟你,目前我還是想進廠。」肖凡舉起舉杯禮貌的回答。

飯後,肖凡禮貌的把峰哥送到餐廳門口。

峰哥向身邊一個身高170左右大塊頭的馬仔使了一個顏色,馬仔馬上伸手與肖凡握手告別,剛握手,大快手握手的力量很大,肖凡知道大塊頭不是握手,是在試探自己的手勁,怒火還在心裏窩着,沒有絲毫客氣,瞬間發力,就一秒鐘,大塊頭趕緊把手鬆開,用力甩了甩手,手還是有些麻有些痛,肖凡從容的放下手,瞬間決出勝負。

看到握手的結果,峰哥走出門外,從皇冠車裡,拿出一條三五,返回到肖凡身邊,在手包里拿出一疊錢抽出幾張百元大鈔連同煙塞進他手裡,「以後需要用錢給哥說。」說完轉身上車離開。

峰哥很有錢,自己缺錢,肖凡沒裝清純,直接把錢揣進口袋,煙放在桌上,走到餐廳放梯子的角落,搭上梯子爬上閣樓,收拾完衣物下來,走到老闆面前,「雜種,把賬結了,老子不伺候了。」

老闆尷尬中有些膽怯的看了看老蔡,老蔡趕緊安撫肖凡坐下,「小肖,都是誤會,說清楚就好了,何必鬧得這麼生分。」

老蔡平時話不多,對肖凡不好不壞,沒為難過他,偶爾還會幫肖凡收拾一下檯面。

肖凡坐下,看着老闆,等他的表態。

看着肖凡,老闆再也沒有先前的張狂,輕聲說道:「還是留下來做吧,你找到廠,我這裡馬上給你算工錢,不壓你工資。」

老闆認慫表態了,肖凡也沒多計較,拿着香煙走出餐廳,坐到小伍檔口,拿出兩包煙塞給小伍。接近11點,餐廳來了兩桌客人,他沒有進去做事。接近一點,餐廳收檔,老蔡臨走前給肖凡打了個招呼,叮囑他關檔。這是餐廳收檔最早的一天。

第二天一早,肖凡就到郵局給劉叔寄了三百,經他手轉交家裡,自己有事在身,不能直接寄到家裡。廣東寄錢回四川七天,想到家人收到錢後可以改善改善生活,多病的母親可以補充一點營養,肖凡心裏特別興奮。剩下二百,他準備找時間先還謝燕一百五,剩下的先欠着,自己留五十。

重複餐廳雜工工作,肖凡明顯感覺到身邊的變化,老闆態度和藹了,小伍檔口吹水,他主動發煙的時候更勤了,髮廊看場的馬仔見到他,主動招呼、發煙、勾肩搭背套近乎、稱兄道弟,髮廊小姐見到他,也主動開起葷素不同的玩笑,曖昧挑逗多起來。追擊搶劫、和大塊頭握手、峰哥給錢送煙、偶爾在餐廳後面空地上溫習花拳繡腿,一連串事情聯繫在一起,他不在江湖,卻在溪頭道上已有了些許名聲。

少了輕視,多了些敬畏、恭維和套近乎,肖凡的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