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肖凡應小霞小說完結版 第4章_安幽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謝燕說了一大堆,肖凡大致了解:

東莞境內匯聚大量的鞋廠,玩具廠,制衣廠,手袋廠,電子廠等。

工廠都是流水線作業,各企業高層和BOSS總結出的經驗認知,對於千篇一律的流水線,女性相比男性來說,女孩心細、有耐心,工作更認真,比帶把的更容易管理,特別是需要縫紉針車、電子錫焊等特殊精細的工種,女性的工作效率比男性更高,一般廠里只是保安,機修或體力勞動才屬於男性的專職,這樣的崗位需求量不大。正是這樣的認知,雖然當時用工需求很大,但是各省匯聚到這裡的外來工更多,這樣的環境造就了找工作不易,帶把的找工作更難。

貼招聘啟事的廠不少,招聘要求女性居多,規定年齡18-25歲,年齡太小,超出年齡不要。

四處貼有招聘啟事的工廠,千篇一律,需要熟人在廠里有很好的關係介紹,或許給200-800元不等介紹費才能進。女性200-300元,偶爾工廠需要招聘男性,男性則是500-800元介紹費,招聘男性的機會很少。不同的工種,不同的薪資待遇,決定介紹費的高低。

介紹費不是工廠收取,而是人事或廠里有一定權力的白領掌控,許多廠就是給了介紹費,還需要本地人擔保,才能進入。這也是時代的標籤。

一路囧途,來到這裡,理想很豐滿,現實骨頭渣都沒了,肖凡蒙了,定海神針般觸在那裡。

謝燕看肖凡提着褲管,傻獃獃的站在那裡,總感覺沒幫上忙,虧欠了他,有些不好意思,拉了一下他衣服,「你剛到,先吃飯,晚上我們還要加班。」

肖凡沒動。

「別想多了,先吃飯吧?」

肖凡尷尬得有些結巴道:「包..被偷…了,褲襠..被劃…破了,不好意思進…館子。」

謝燕這才發現,肖凡一直提着褲管的原因。微微有些臉紅,忍不住笑道:「走吧,先去買條褲子。」

東泰廠沿國道朝太平方向,路過大東鞋材廠,進入一個三岔路口。橫向是國道,靠右一條新修的路,兩車道,是國道進白沙村的路,村道兩旁全是士多店,餐廳,髮廊,服裝,鞋店,水果店等,路邊到處是各類小販,這是白沙最熱鬧的商業街。

換上新買的褲子,走進一家蘇杭餐廳,謝燕點了一份尖椒肉絲,一份麻婆豆腐,一份青菜。

食不知味,一頓飯在沉悶和壓抑中結束。

飯後,謝燕遞給肖凡50元,說道:「錢你拿着,我先給你借一張廠牌,今晚你冒充我們廠的人,在廠里和我同事住一晚,行李我幫你找地方寄存,進廠帶行李,容易被保安注意。」

謝燕幫忙,肖凡走進東泰鞋廠員工宿舍。

臨近晚上11點,謝燕下班,帶來一份宵夜。走進肖凡借住的宿舍,看有人在睡覺,肖凡還傻獃獃坐在床上。拍拍他肩膀,示意他跟自己出去。

走到宿舍下員工活動的空地。

「肖凡你要有個思想準備,晚上我又再次找了人,廠里真不要男孩,就是給800元介紹費也不行,現在找工作的人多,辭工的少,男性找工作真很難。我已經給你借宿的同事說了,你可以在他那裡住三天,白天你溜出去,到周圍其他工廠看看,晚上我們下班前你回來,我幫你借廠牌,進來睡覺,找到工作肯定需要介紹費,只要找到,回來告訴我,介紹費我給你想辦法。」

第二天上午8點,肖凡沿國道向虎門方向沿路尋找,只要有廠的地方,就有人群,都是為工作而來。

一天碌碌無為,臨近東泰下班的時候,肖凡鬱鬱寡歡的回到廠邊等謝燕。

……..

三天時間,瞬息而過,明天基本住宿也沒了着落,肖凡絕望中有些消極。

晚餐,還是謝燕從工廠食堂端來的飯菜。

「燕姐:明天我出去以後,到其他地方看看,有沒有機會,晚上就近尋找住處,不回來了。」肖凡有些絕望,也不能一直麻煩謝燕。

謝燕也儘力打聽了,真找不到,聽肖凡要走,還是比較擔心,「你在這裡人生地不熟,找不到工作,去哪裡找地方住啊?」

「我看了,許多偏僻地方,有山,沒找到工作前,晚上我去山上隨便找個地方,可以睡覺,治安隊不可能跑到山上去查暫住證。」

「這樣漫無目的找,也不是個事,現在到處都是找不到工作的盲流,治安很不好。我看實在不行,你還是先回家,我這邊也幫你留意一下,找到合適的事,一定通知你,你再出來。」

「一般盲流我不怕,從小就跟隔壁李叔習武,簡單的事情我能解決。我是在家出了事,才出來的。暫時回不去,我已沒有退路了。」

謝燕知道找不到工作,生活住宿是最大問題,「身上還有錢嗎?我再借一百給你,多點錢防身,有什麼事情可以應急,現在偷搶的人多,自己在外要注意安全,實在不行,還是回去,不管是回去還是找到工作,一定要過來給我說聲,免得我擔心。」

肖凡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你給的50,這幾天找工作,吃飯買煙用了31元,現在身上只有19元了。」

聽說肖凡身邊只剩19元了,工作也沒有坐落,謝燕有些不忍,「我多借你50元,多點錢心踏實些,找到工作需要錢回來找我。」

相處幾天,肖凡對謝燕充滿了感激,她已經儘力了。

第二天一早,肖凡拿起行囊,離開東泰廠,開始了沒有方向的流浪。

站在國道旁,肖凡拿出一枚硬幣,心裏默念道「反面向左,正面向右,讓天意決定方向。」

硬幣反面,左方是國道白沙村到厚街方向。

沿國道往厚街方向步行,沿途尋找,沿途都是工廠,沿途也是失望。

下午7點,走到厚街橋頭村。橋頭距離白沙不遠,大概10公里。肖凡走了13個小時,不是速度慢,走一路找了一路,沿途縱橫十多公里,有廠的地方他都去看了。

3元錢米粉,是肖凡的晚飯。解決了溫飽,該解決晚上睡覺的地方了,沿着靠山的橋頭村第一工業區一路尋找,跨過一個養鴨的水塘,看到一座山丘,山丘上到處是旺盛的雜草和不知名的小樹,躺到一片茂密的雜草叢中,感覺還比較舒服,肖凡決定今天就在這裡過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