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萬人嫌被讀心後,全家殺瘋了 第5章 _安幽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圍獵結束,皇帝和眾位大臣們一起回來,江眠眠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便宜老爹——江昭榮。
倒也不是說他有多帥,主要是他捂着屁股走的姿勢特別顯眼,輕而易舉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江素蘭來得遲,站在江眠眠旁邊,看見自己父親受傷,險些撅過去。
江眠眠連忙扶住她:「不至於不至於,還沒到他死的時候呢。」
江素蘭:?
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歧義,江眠眠連忙改口:「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老爹他吉人自有天相,只是受了點傷,不打緊的。」
淦,差點說漏嘴,不過原主爹要等皇帝死了才死呢,還有時間。
聽到自己父親沒事,江素蘭這才鬆了一口氣。
心裏也斷了和江眠眠談談的想法。
不管怎麼說,現在能肯定的是她這個妹妹知道未來會發生的事,不論是怎麼得來的,這件事被別人知道都是個隱患,先帝痴迷長生而死,現在的皇帝對這種事情深惡痛絕。
一旦隔牆有耳捅了出去,相府才是真正的到頭了。
不如就按現在這樣繼續下去,左右她也能聽到,也能幫着暗示父親。
未來,也並不是不能改變的。
江素蘭這麼想着,看江眠眠的眼神親切了許多。
江眠眠看着她,不由得想起了書里江素蘭的結局,唏噓着。
可憐啊,痴心苦等十七年,卻不知蕭思遠心裏根本就沒有自己,只把她當一個可以拿來炫耀的東西,更是在心上人一句話後,便毫不猶豫地起了殺心,用一塊玉佩,草草結束了她的性命。
江素蘭愣住。
她抬眼怔怔看向皇帝旁邊的蕭思遠,蕭思遠笑得溫文俊朗,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還朝着這邊微微點頭。
江素蘭心裏頓時湧起了劇烈的厭惡感。
看她一臉失神,江眠眠忍不住開口:「你不會還想着他吧?」
救大命啊,他可是想要你的命啊,你要是敢說一句想,老子打爆你腦殼,玉佩上的毒也白清了,葯也白抹了……
聽着妹妹喋喋不休的抱怨,江素蘭並沒有覺得厭煩,她輕笑着,沒回答江眠眠的問題,反而問她:「為什麼要給我送這塊玉佩?」
是想讓這玉佩時刻提醒她,不要重蹈覆轍嗎?
江眠眠歪歪腦袋,一臉天真:「我就是覺得這塊玉佩好看。」
才怪!就沖你嫌棄老子那個勁,不管我送啥你都會丟,但你心上人的肯定捨不得丟。
江素蘭一怔。
但她不得不承認江眠眠說得對,如果聽不見她的心聲,自己真的不會收她的任何東西。
可是,為什麼會到這個地步呢?她們可是親姐妹啊,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厭惡江眠眠呢?
江素蘭沉思着。
看她不說話,江眠眠也沒在管她,注意力落在中間。
獵來的獵物堆在中間,什麼兔子、小鹿、老虎、熊等都被堆到一起,各位皇子和公子們都意氣風發,等待着皇帝的誇讚。
江眠眠對其他人沒什麼興趣,只是眼神落在坐在輪椅上的一個人。
一襲青色衣衫,低垂着眉眼,仰月唇微翹,似笑非笑,一舉一動皆如畫。
完美詮釋了江眠眠心裏君子如玉這四個字的感覺。
但讓江眠眠看呆的不止是他的外貌,主要是,這個男人,和她見過的那個喪屍皇一模一樣!
臉上但凡沾點血,站起來走兩步……
江眠眠渾身一顫。
她看的時間太長,江素蘭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惋惜道:「那是將軍府嫡子賀景宴,早年間征戰沙場,立下了赫赫軍功,貴女們仰慕有加,只是後來,出了些意外……」
江素蘭輕嘆口氣,「別看了,人家已經有婚約了。」
她的話剛說完,一道嬌蠻的女聲就響了起來:「父皇,我要退婚。」
五公主蕭青梧跪在地上,倔強地抬着頭。
嘈雜的人群頓時安靜下來,皇帝執着酒杯,面色平靜。
「父皇!兒臣是第一名,您不是答應了,您會答應第一名一個要求嗎。」
蕭青梧跪着往前蹭了幾步,「啪」的一聲,一個酒盞在她腿邊碎開,嚇得蕭青梧渾身一顫。
「你這是在威脅朕?」
皇帝發怒,哪還有人敢站着,一時間跪倒一片,嘴裏還喊着皇上息怒。
江眠眠順勢一蹲。
反正離得遠,皇帝也看不出來。
被她大逆不道的心音嚇了一跳,江素蘭也不敢動她,唯恐被其他人發現。
每個人都彷彿被一根無形的繩子束縛着,不敢發出聲音。
沉默半晌後,江眠眠聽到輪椅滾動和男子溫潤的聲音。
「陛下,既然五公主不願,這樁婚事不如就此作罷。」
江眠眠抬頭,只見賀景宴微微躬身,從她的角度看不到賀景宴的表情,但也能想像出來。
這可太爽了!喪屍皇俯首稱臣,狠狠代了!
當事人兩方都同意,皇帝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輕輕一揮手:「准了。」
蕭青梧頓時笑逐顏開。
她站起身:「我不是嫌棄你,只是……」
沒等她說完,賀景宴直接打斷:「公主不必解釋,賀某都懂。」
聞言,蕭青梧也不再解釋,蹦着走了。
人群頓時恢復歡聲笑語,江眠眠蹲的腿麻,抓着江素蘭的袖子往起站。
剛站起來,頭還沒抬起來,就看見輪椅停在她面前——不動了。
「賀公子。」江素蘭行禮,側身擋住了呆住的妹妹。
雖然不知道妹妹口中的喪屍皇是何物,但看她對這人如此懼怕,自己這個做姐姐的自然要保護好妹妹。
江眠眠倒也不是怕,主要是思緒還沒從那個世界脫離出來,乍一看見這張臉——真想一拳打上去啊!
江素蘭:!
賀景宴眼眸波動,頷首回應,眼神越過她落在江眠眠身上:「這位就是相府三小姐吧。」
都提到她了,江眠眠只能從江素蘭身後出來,學着江素蘭的樣子行了個禮,十分敷衍。
江素蘭扶額,不忍直視地扭過了頭。
賀景宴臉上笑意更甚:「三小姐好性情,之前聽聞三小姐自盡,如今看來,也只是謠言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