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 (2)

微時難產而亡,所以江昭榮才收留了宋時微作為義女。
這本無可厚非,但問題就是,江昭榮實在是聖母心太泛濫了,還帶着大男子主義,根本不管其他人解釋,只覺得自己認為的就是對的,為了宋時微,不知罰過他們多少回,哪怕是這種露臉搏前程的場合,都不管自己的兒子,一定要宋時微來。
江眠眠有理由認為,要是天啟女子能為官,江昭榮拼了命都要給她掙一個官位回來。
而且,他的子女們居然也沒有怨言,不僅不對宋時微心生反感,還格外聽她的話,甚至因為她,厭惡原主。
這就是女主光環和炮灰的宿命吧。
江眠眠感嘆了一句,對前路是兩眼一抹黑。
不過那些都是以後的事,現在,她有更要緊的事要去做。
江素蘭裝作沒發現江眠眠偷偷溜走的事,還在旁人的視線投過來時,側身為她遮掩。
等她走後,江素蘭才看着她離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女主光環和炮灰是什麼?
……
呂代宗吹着口哨,剛方便完的他心情暢快,四處張望着。
草叢裡伸出一條瘦弱的胳膊,直接把他拽了下去。
呂代宗只感覺眼前一片黑暗,嘴裏還被人不知塞了什麼,緊接着,手部就傳來一陣劇痛。
劇痛昏迷間,他聽到少女喃喃低語:「說要你這根手指頭就這根,我也不多砍,你也死不了……」
江!眠!眠!
……
圍獵結束,各府的馬車等候在獵場外,迎接着自家主子,江眠眠提溜着兩隻肥兔子,興沖沖跑了過來。
「哪裡來的兔子?快放回籠子里!」
江素蘭伸手招呼着下人,讓他們打開籠子,江眠眠放進去,抱着籠子不撒手。
江素蘭以為她要養,正要和她說一些養的知識,就聽見她在心裏高呼:
烤兔子!烤兔子!香的勒,吸溜。
被她逗笑,江素蘭心裏笑罵沒出息,才道:「等回去,給你做紅燒兔。」
江眠眠兩眼放光,末世後,大家都沒吃過什麼好東西了,每天都是蔬菜,肉類是碰都不敢碰。
說話間,江昭榮帶着宋時微走了過來,因着江眠眠的心聲,江素蘭現在看他們兩個人都有點彆扭。
「都回來了?」
江昭榮的眼神從她們身上掃過,看着江素蘭身上掛着的玉佩,低聲道:「五皇子送的?」
江素蘭下意識看了一眼江眠眠,然後點了點頭。
江昭榮拍了拍她的肩,然後看向江眠眠,眼神凌厲:「知道錯了嗎?你自己事小,為父還能養着你,但你若是連累了姐妹,可還有臉站在她們面前?」
這一句話說得是既暖心又寒心的,江眠眠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擺出個什麼表情。
說他不好吧,他還挺照顧你,說他好吧,這做的事又遭人心。
江眠眠只能含糊着點了點頭。
比起其他人的輕鬆,呂家的人都快急瘋了,幾個小廝來來回回地跑着,臉上都滿是焦急。
這二公子,到底是去哪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