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 (2)

位這十幾年來,遇到的都是濫竽充數之輩,久而久之,他也不再相信了。
但自己現在聽到的這些,可是有點意思啊。
江眠眠不知道皇帝在想什麼,只是看他看着自己,兩個人就這麼茫然對視着。
哪怕刺客手裡還有自己的兒子做人質,但皇帝在這,安樂侯就算有十個膽也不敢直接說放人,只能跪在地上,祈求着皇帝。
皇帝也知道兒子對安樂侯的重要性,可這刺客也絕對不能放,但也不是怕江眠眠心裏想的場景出現,皇宮的禁衛又不是吃素的。
放走了這刺客,要深究這件事,就難了。
他才不相信沒有人指使,這刺客敢如此膽大包天混成宮人。
皇帝審視的目光從每個人身上划過,最後定格在江眠眠身上。
他為什麼不能聽到每個人在想什麼呢?也省得他再繼續猜來猜去了。
措不及防又和他對視的江眠眠:……
不是大哥,你老看我幹嘛啊,這麼多人等你表態呢!
藍煙的匕首一寸寸抵近,呂代宗流的血也越來越多,皇帝卻還是遲遲沒有表態,安樂侯祈求着,心裏也不免升起了怒意。
他為天啟立下了汗馬功勞,到頭來,連自己的兒子都沒法保住嗎?!
皇帝輕咳一聲,親自扶起他:「愛卿這是說什麼,代宗是我看着長大的,又怎會棄他於不顧呢?」
他揮揮手,拉弓以待的侍衛們瞬間泄了力,往旁邊退出一條通路。
藍煙這才鬆了一口氣,但還是緊繃著神經,一步一步往後退着。
一群five點心,是一點用都沒有啊!
江眠眠心裏咆哮着,趁沒人注意到她,悄悄爬起來溜到侍衛旁邊,拍了拍他肩膀把他的弓順了過來。
侍衛一愣,扭頭一看就見高位上的皇帝沖他點了點頭,頓時噤聲。
江眠眠拉弓,箭頭直指藍煙的肩膀處,她在殺喪屍時也經常會用到弓,只不過那種是改良版的,殺傷力更大。
她屏息凝神,箭頭跟着藍煙一點點挪動,鋒利的箭划過空氣,「噗」的一聲輕響,刺穿了藍煙拿着匕首的肩膀,她無意識驚呼了一聲,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
匕首滑落,沒了禁錮的呂代宗撿起匕首,俯身就刺進藍煙單薄的身體里:「賤女人!還敢拿老子做人質!老子非要活颳了你!」
他一下一下地刺着,藍煙卻沒有看他,狹長的眼睛裏倒映着江眠眠收弓的動作,她張開嘴,好像在說什麼。
少女站在高位處,風吹着她的頭髮和裙擺飄動,鮮血濺在藍煙的臉上,讓她眼裡精緻面孔的少女彷彿變成了索命的厲鬼一般。
發泄完怒氣,呂代宗收手,把匕首扔給一旁的侍衛,指着太醫:「快,不管用什麼方式,都給本公子救回她。」
他脖子上還滲着血,劇烈的動作讓血流動的速度更快了,太醫連忙按住他,給他敷藥。
江眠眠這一箭被所有人都看在眼裡,每個人都瞠目結舌,彷彿被定格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