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里語氣沉穩:「有什麼事回家再說,別在這兒無理取鬧!」
話落,他帶着唐雪芬轉身上了車凝着遠去的吉普,宋知秋捏着准考證的手不斷顫抖。
壓抑半天的淚水『啪嗒啪嗒』落下,模糊了准考證上的宇跡整整兩輩子,於顧從南而言,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排在她這個妻子前面。
那個家⋯還能算是她的家嗎?
宋知秋仰頭疲憊地深吸口氣,緩緩捏緊了雙手。
當晚。
宋知秋回到家門口,指尖摩挲着手裡嶄新的紙張,下定決心推開門。
剛一進屋,不偏不倚撞上顧從南冷硬的側臉。
她看着他,將手中嶄新的那張申請離婚報告』遞過去:遞過去:「我已經簽了,離婚吧」1985年6月,軍服廠。
「八十年代,一個覺醒的年代,一個朝氣蓬勃的年代,一個珍貴的年代……」伴着喇叭里傳出春風般的嗓音,午休的軍服廠工人們陸陸續續往宿舍走去。
念完廣播詞,宋知秋合上筆記本,挎上包下班回家。
剛出廣播站,便看見樹下一抹軍綠色的身影。
他一身挺拔軍裝,臉龐俊朗不失凌厲,眉眼溫柔卻猶帶着軍人的攝人氣勢,就算站在那兒什麼也不做,也能讓人感到安心可靠。
「顧政委在門口站了一個小時,可算等到媳婦下班啦!」
不知道誰打趣了句,宋知秋的思緒被拉回,心也隨之泛起漣漪。
當親眼看到顧從南時,她才覺得自己真的重生到了四十年前。
失神間,顧從南已經走到了面前,溫聲開口:「你臉色怎麼不太好,累了?」
望着男人深邃的眼眸,宋知秋心中五味雜陳。
他們結婚是個意外,顧從南是為了保全她的名聲才娶了她。
上輩子,她從感激到深愛,哪怕他一輩子沒碰她,她也默默忍下,默認沒有孩子是她身體有問題,受盡了白眼。
可他臨死的時候,嘴裏卻喊着另一個女人的名字……如今重生,難道還要把上輩子的人生再經歷一次嗎?
見她發獃,顧從南不由問:「想什麼呢?」
宋知秋回過神,掩飾一笑:「沒什麼,我們回去吧。」
正值炎夏,烈日當頭。
兩人一起走在廠里的綠蔭大道上,身邊時不時駛過騎着二八大杠的工人。
顧從南率先打開話匣子:「來接你前去看了爸媽,聽說王阿姨家出了點事,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