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朝穿越開局成為舔狗男配的小說 第4章_安幽小說
◈ 第2章

第4章

「我就這麼告訴你!」

周雲伸了個懶腰,將雙腳搭在豪車的昂貴真皮桌椅上,整個人顯得懶洋洋的。

「是她舒嫣然要辦的同學聚會。」

「我沒吃你們酒店一粒米,喝一口水,憑什麼要我付錢?!」

「想要錢,找舒嫣然去!」

「她家這些年從宇辰集團中撈了不少油水了。」

「幾千萬還是拿得出來的。」

「至於一百萬定金,就當是我賞給你們酒店的辛苦費了,不用還。」

「還有別的事?沒事我先走了。」

說完。

周雲看都不看酒店一眼,讓車隊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只留下了早已經懵逼了的酒店經理與一眾侍應。

集體呆住了。

他們嘴巴張的很大,腦袋完全轉不過彎來。

這踏馬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發展的啊!

「卧槽,到底發生了什麼,誰能告訴我!」

「周大少,怎麼忽然跟變了個人一樣,說不包場就不包場了!」

「他對舒嫣然不是恩愛有加嗎?!」

「整個江城都知道,周雲對誰都不理睬,偏愛舒嫣然,百依百順,無論什麼都捨得給。」

「怎麼突然就不包場了!」

「難道是因為剛剛舒嫣然不讓周雲一起去參加同學聚會,嫌棄丟人,所以這位富二代就惱羞成怒了?!」

「還真有可能,我要是周雲,可咽不下這口氣。」

「明明是老子給的錢,包的場子,結果連進都不得進去,那不得氣炸了。」

「經理,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酒店經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後一咬牙說道:「頂尖食材都送過來了,交響樂團也請了,什麼都準備好了,豈是說撤銷就能撤銷的。」

「但宇辰集團又不是我們能招惹的,既然周大少不打算付錢,那就找他未婚妻去!」

「我記得,那張簽訂的單子上,寫的全是舒嫣然的名字吧?」

經理讓人將單子送來。

看見了上面舒嫣然的大名。

他頓時松下了一口氣,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

這下終於好辦多了。

只要有單子在,宴會結束後,賬還是能收回來的。

畢竟舒家雖然是近幾年,靠着周家才崛起的新貴。

但也還算有點家底資產,這點錢還是拿的出來的。

估計舒嫣然怎麼也想不到。

當時為了裝大頭,在所有的合同賬單上,全簽自己的名字。

現在卻因為周塵不肯付錢,而吃下這個啞巴虧了。

當她得知這個消息後,表情肯定很精彩。

…….

五輛價值不菲的豪車,飛速的行駛在江城的跨江大橋上。

透過車窗,能看到前後兩輛豪車中,整齊的坐着穿着筆挺西裝,帶着墨鏡的保鏢。

他們的任務,便是長期守護着中間車輛內的江城周大少,周雲!

周雲正閉着眼睛思考。

熟悉劇情的他。

對舒嫣然為什麼不讓自己也跟着參加同學聚會,心知肚明。

就在幾天前,舒嫣然就經同學介紹,認識了剛來到江城打拚的男主葉塵。

她對葉塵一見傾心,當即就迷上了。

在咖啡店暢聊了一個晚上。

這次的同學聚會,也是她主動要求舉辦的。

目的就是為了創造機會和葉塵相處的機會。

男主葉塵擁有神級投資系統,賺錢能力驚人,還獲得了不少超能力。

但周雲一點都不慌。

因為自己的系統介紹時曾說過,本系統凌駕於所有系統之上。

葉塵的投資系統,不過是個弟弟罷了。

等將來遇見男主,他相信,一定能隨意打壓。

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舒嫣然這個綠茶婊的麻煩。

還好自己穿越過來了。

才不至於當了冤大頭。

「得趕緊和舒嫣然斷絕一切關係!」

「一想到她就令我作嘔。」

「這種未婚妻,不要也罷!」

周雲面露狠色,在心裏想着該怎麼將舒家這個毒瘤,徹底清除乾淨。

不久後。

車隊回到了藍山別墅區。

剛下車,景琬凝便詫異的走了出來。

「少爺,你不是陪着舒小姐參加同學聚會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景琬凝不苟言笑,身穿一身職業裝,擁有高挑而優美的身材,黑絲包裹着大長腿,黑亮如墨般的髮絲,渾身散發著一陣高雅的氣質。

給人一種想狠狠踐踏她的欲z望。

景琬凝是周家的大管家,老頭子曾對她有救命之恩,平日里幫忙處理着各種瑣事,盡忠盡職。

周雲看到這女人後後,頓時眼前一亮,心跳都停了半拍。

心裏暗贊,她的容貌比起舒嫣然強了一倍不止!

怪不得後期男主葉塵在見到她後,曾瘋狂的窮追不捨。

雖然最終並沒有得到。

周家倒台後,景琬凝黯然出國,遠走他鄉。

但這也足以說明她驚世的容顏,何等的驚人。

原主放着這麼漂亮的女人不要。

真是豬油蒙了心。

周雲眼底的光芒一閃而過,無所謂的笑道:「這種可笑的聚會,不去也罷。」

「我父親身體怎樣了?」

聽到這話,景琬凝神色愈發詫異。

總感覺今天的周雲怪怪的。

但她又說不上來。

以前周雲可從未問過周老爺子的病情啊!

恨不得姥爺快點死去,早點繼承家產。

然後盡情的給舒嫣然揮霍!

而且,絕不會說出一句貶低舒嫣然的話。

按照正常情況,周雲應該美滋滋的說,早已經給舒嫣然安排好了一切。

對方肯定更喜歡自己等的舔狗話語。

「情況不容樂觀,可能熬不過今晚了。」景琬凝傷心的說道。

「我先進去看看父親,今晚有任何事都不要打擾我。」

周雲神色焦急,馬不停蹄的進入了別墅。

對於這位便宜父親,周雲還是很敬佩與同情的。

白手起家,沒有任何背景,打下了幾百億資產的宇辰集團,一輩子勞心勞力,沒有一天時間休息。

周雲心裏哪怕對周老爺子沒有太多感情。

但作為他唯一的兒子。

留下的幾百億資產給自己繼承。

於情於理,周老爺子也應該享受善終。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自己也應該陪着他。

在周雲走後。

景琬凝問這次隨身的保鏢,凱軒酒店的情況。

在得知周雲花大價錢給舒嫣然包場,結果卻連參加同學聚會的資格都沒有時。

素來冷靜的景琬凝,美眸也不由得閃過了強烈的怒火!

「好一個舒嫣然,當我周家是提z款機嗎?!」

「像條狗一樣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要不是少爺寵着,她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了?!」

「幸好,因為這件事,少爺好像有所醒悟。」

「或許,像今天的事情,往後都不會再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