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朝穿越開局成為舔狗男配的小說 第7章_安幽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舒家父母從下車的開始,笑容就壓抑不住。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來參加喜宴的。

一些人在得知他們的身份後,也是投去羨慕嫉妒的目光。

「這舒家從今以後要更上一層樓了。」

「我們努力打拚,還不如人家生一個好女兒。」

「周雲繼承了所有遺產,憑他的智商,估計也守不住,最後白白送給舒家人。」

「看這兩人,嘴都快笑歪了!」

「我要是周老爺子,先活活打死這個敗家子再去死,寧願把所有錢都捐了,也不給人當嫁衣,現在真是得死不瞑目。」

「傻子還在酸,聰明人已經開始攀附了!」

……

舒家父母還未走到殯儀館正門,就被一堆社會精英名流團團圍住,各種阿諛奉承的話,像不要錢般紛紛說出。

舒父一臉得意,神采飛揚,在場的人有曾經的對手,如今也低眉順眼的恭維自己,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眼前這些人,在幾年前對於他來說,都是高不可攀,要仰望的存在。

但在女兒與周雲交往之後,一切都改變了。

如今周老爺子死去,女兒再與周雲完婚,這宇辰集團,就相當於舒家的後門,隨意拿捏。

一想到他舒家,也能成為江城霸主,舒父就得意無比。

舒母也是神色倨傲,輕輕的對着眾人點頭,話都不屑說。

虛偽的推辭了一會,舒家父母便前往靈堂上香。

來到周雲身邊,兩人假裝悲痛的勸道:「你不要太傷心,人要往前看。」

「周老爺子說過,他最想抱孫子,見到你成家。」

「等將喪事辦完後,我們就選個好日子,你與嫣然成婚,早日生子,周老爺子在天之靈,也會很欣慰的。」

「對了,既然你成為了董事,南街商業區的那個項目最近被集團卡了很久,你待會找時間處理一下。」

舒父笑眯眯的,像是在嘮家常一樣,說出的話卻讓人心裏鬱悶。

商業街項目宇辰集團各方面都管控的很嚴格。

很多建材經銷商,都想和周家合作,瘋狂壓低價錢。

十幾個商家在競爭。

這些合作商大部分也都來弔唁了,聽到這話,很不服氣,眼看着賺錢的機會,又要被舒家搶走了,極其的鬱悶。

要是舒家正常競爭,他們也輸的心服口服。

但舒家的報價比市場價還要高,給的材料比他們的還差。

有時還用廢料來充當好料。

而這樣無良的上架,卻還屢次因為周雲的關係,而競選成功。

舒嫣然只要在周雲耳邊說一聲,宇辰集團就像送錢一樣,選擇舒家合作。

按照以往的尿性,這次商業街項目又要花落舒家了。

而周塵卻始終頭都沒抬一下。

只是沉聲說道:「今天我父親喪禮,不想談公事,以後再說。」

舒母頓時就不爽了,皺眉道:「又不麻煩,只要你點頭,現在的宇辰集團,還有人敢違抗你的意思?」

「我家嫣然天生麗質,想娶她的人從江城排到京城,能嫁給你是你的福分。」

「聽說你昨晚耍了她,讓她很生氣,只要你點頭,我去與她說一說,她就原諒你了。」

這時,景琬凝走了過來,冷冷的道:「舒嫣然怎麼不來?」

舒母看着景琬凝的美貌,心裏忍不住升起危機感,橫眉豎眼,尖聲說道:「女主人的名字,也是你一個管家能叫的,沒大沒小,目無尊卑!」

「嫣然她不來,自然有她的道理,周雲都沒說什麼,你出什麼聲?」

「周雲,你立馬把這女人給辭了,我不想嫣然嫁給你之後,還要看見她!」

「不然,嫣然生氣的後果,你是知道的,這輩子你都別想娶她了,我也不會給你說好話。」

「聽到了嗎?」

舒母頤指氣使,完全不給周雲一點面子,像是領導般,對着周雲與景琬凝呵斥。

舒父在一旁端着架子,沒有去阻止妻子的野蠻撒潑。

在他看來,周雲這麼聽舒嫣然的話。

辭掉一個女人,只是小事一樁罷了。

要是周老爺子還在世,兩人還忌憚一下。

如今周雲是自己的女婿,自己等同於父母,小小的要求,根本不過分。

靈堂前的吵鬧,頓時吸引住了其他來弔唁的人。

其中有不弱於周家的大佬,是江城的其餘三大巨頭。

分別是康家,董家,陳家。

掌控的產業,遍布江城周邊,資產雄厚,與周老爺子鬥了大半輩子,互相為敵之餘,也是惺惺相惜。

看着這一幕,康老,董老,陳老,皆是對舒家不屑的一笑。

看向周雲時,也流露出惋惜之色。

董老該嘆道:「一直聽說周雲是個敗家子,百聞不如一見。」

康老感慨:「拼搏一生,最怕的就是被這種子孫敗盡家財,真替老周憋屈。」

陳老滿臉無奈:「我與老周關係不錯,在他死後本想幫一幫,但現在看來,周雲就是個扶不起的阿斗,沒有必要了。」

「有這樣的親家,十個宇辰集團都不夠敗的。」

「要是周雲真將景琬凝給逼走,我願意花大價錢請她來給我管家!」

場中,不僅僅是其他大佬對周雲嗤之以鼻。

就連宇辰集團的一些老人高層,也是對這位繼承人失望透頂。

他們知道,舒家之所以敢這麼囂張,都是因為周雲慣出來的。

如果不是他對舒家言聽計從。

憑這兩個蠢貨父母,怎麼可能在周老爺子靈堂前囂張。

但這是人家家事,他們也管不着。

只是可惜了忠心耿耿的景琬凝了。

然而,他們不知道,周雲早就改變了,不再是以前的舔狼!

周雲原本不想在今天生事,但在舒母針對景琬凝之時,心中火氣再也藏不住。

他豁然站起身,目光直視着舒母,眼中彷彿藏着萬把利劍,直透人心。

「你想讓我今天就處理是吧,好,我如你的願!」

「邵東!」

周雲呼叫宇辰集團的項目管理人。

很快,一個穿着西裝的中年漢子,滿臉懵逼的站了出來。

「董事長,我在。」

周雲清冷的開口:「立即通知集團上下,關於商業區的項目,禁止所有與舒家有關的公司參與!」

「並且,所有與舒家公司的合作項目,不計任何代價,全都中斷停止,另選合作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