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朝穿越開局成為舔狗男配的小說 第9章_安幽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車內,舒家父母一言不發。

直到遠離殯儀館。

舒母才憤憤不平的說道:「周雲今天是吃錯藥了,敢和我們頂嘴,換做以前他屁都不敢放一個。」

「難道是因為嫣然不來參加葬禮,所以導致他心生恨意了。」

舒父眉頭皺的能夾死蚊子,怎麼都想不通,周雲會突然改變。

「也可能是今天殯儀館人太多了,他拉不下面子,死鴨子嘴硬,強撐着。」

「對,肯定是這樣,狗改不了吃X,也就威風今天。」

「過不了幾日,就要到我們舒家跪着,哭喪着臉來求饒。」

兩人仍舊不願相信周雲能改變這麼快。

習慣了以往周雲言聽計從的樣子。

都認為周雲死要面子,所以才這麼硬氣。

想通了之後,兩人眉頭也終於舒展開來了。

就在這時。

一些聽到消息的材料商,廠家等,也紛紛打來電話催債。

像舒家這種大公司,現金流很少,基本都是幹完項目才會結清餘款。

因此,舒家壓了很多材料商的爛賬。

宇辰集團中斷與舒家的合約,像風一樣傳遍江城。

沒有金字招牌,這些材料商都怕舒家結不清賬。

趁着舒家還沒倒,說不定有點餘糧,能要一點錢是一點。

如果只還一兩個人的錢還好。

但所有的合作商全都一股腦上門要錢。

舒家非要倒閉不可。

賣了他們都還不起。

舒父臉色鐵青,看着不停響動的手機,額頭都滲出了細密的汗液,顯然心底也有點發慌。

他乾脆裝死,直接關機,眼不見心不煩。

但舒母的手機就遭殃了。

從殯儀館到回家的路,一直響個不停。

等轎車快到家時,就見到別墅門口停了許多輛豪車。

那些合作商動作極快,消息剛剛傳出,他們就上門,將路口給堵得水泄不通了。

舒父急忙讓司機掉頭,往酒店開去。

進入了酒店後,不知不覺間,兩人身上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同時,也更意識到了,宇辰集團真將項目中斷的後果。

是他們所承受不起的。

舒母已經有點心虛,聲音有些發顫:「我們應該沒有玩過火吧,周雲那小子,總不會這麼小氣?」

雖然剛剛還篤定周雲會回心轉意。

但在要債的上門時,他們也開始變得猶豫不決了起來。

舒父也有點緊張的說道:「也怪今天女兒不在,如果她也跟着一起去弔唁,周雲怎麼敢這麼說話。」

舒母點點頭,忙說道:「對,我們還有女兒,打電話給她,問問這臭丫頭去那了。」

舒母忙用酒店的電話,撥通了舒嫣然的號碼。

「喂,女兒啊,你現在在那?」

「天都變了,你還有心情去遊樂園?嗚嗚嗚,你知不知道周雲對我們做了什麼!!!」

說著說著,舒母像是受盡了委屈一樣。

添油加醋的講周雲所做的事情說了一遍。

將自己兩人說的要多屈辱有多屈辱。

將周雲說的像十惡不赦的魔鬼。

眼淚都流了下來。

舒母語氣哽咽又有點悲憤的說道:「你快點回來吧,什麼,不回,你這死丫頭!」

「罷了,女兒,你記住,如果這幾天周雲向你道歉,一定不要輕易答應他!」

「將他帶到我們面前,我要讓他跪下,才能洗刷我們家今日的恥辱!」

舒父在一旁徘徊踱步,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緩解他內心的緊張。

掛掉電話後,兩人眼下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將希望放在女兒身上。

……

迪土尼遊樂園。

剛剛掛掉電話的舒嫣然臉色陰沉,但在看到前方正幫自己買雪糕的葉塵時,又恢復笑容,轉變極快。

買好雪糕的葉塵敏銳的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

「嫣然,你有心事?」

「沒…沒有,一點小事而已。」

「有什麼麻煩儘管和我說,我的能力比你想像中的還強。」

「葉塵你真厲害!」

「明天我們去虞山玩,那是江城名勝古迹。」

舒嫣然甜甜的笑着,吃着雪糕,與葉辰並肩而行。

遊玩途中,葉塵也暗示了舒嫣然,江城的陳家,有求於自己,所以完全不用怕周家。

完全沒有注意到,四面八方的暗處,正有一台台隱形相機對準了兩人,咔咔拍照。

……

周老爺子的喪禮。

除了舒家這個插曲之外,其他方面倒是順風順水。

第二天棺槨就被送拉到江城郊區外的虞山風景地,

虞山歷史悠久,山脈清奇秀麗,風景怡人,是來江城遊玩的必經之地。

能在這裡買到一塊好墓地,除了有錢之外,還必須要有關係,有背景!

許多大富商想要買,再多錢也辦不到。

而周老爺子卻提前就買好了,手段通天。

站在山頂上,周雲眼中出現微光,虞山所有地脈風水,如一條條絲線般閃爍在瞳孔中。

視線中一股股玄異的氣流,從一石一草,一樹一花中,如絲綢般飄蕩在四周,雜而不亂。

周雲擁有神級風水秘術,自然看得出山頂這個墓地,只能算的上一般般,並不是最好。

他當然不滿意,事關自己的蔭庇福運,後代興旺,絕不能馬虎。

他略微皺眉,問跟在身邊的景琬凝道:「這個墓穴是找誰選的?」

景琬凝如實說道:「是讓董家幫忙,請一位名叫葉塵的先生來看的。」

「少爺,有什麼問題嗎?」

「葉塵?」

周雲眼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冷光,聲音微微一沉。

他沒想到男主速度這麼快,竟早已攀附上了陳家。

葉塵為了能順利在江城紮下根,肯定用了八成的實力看風水。

不過,在擁有周雲看來,對方的風水秘術也不過如此。

與系統獎勵給自己的神級相比,最多剛入門罷了。

如果風水秘術有大凶,凶,吉,小吉,大吉等級別。

那葉塵選的這個墓地,再加上諸多調整,最多也就是吉。

當然,風水之道詭異莫測,變化多端,不能以等級衡量。

周雲淡淡的說道:「這個墓地一般般,不配花這麼高的價錢買下。」

「學術不精也出來誤人,回頭你告訴陳老,他遇人不淑,今後少與葉塵來往。」

「讓人將手上的活都停下,我需要一點時間重新挑選墓地,不會耽誤入土的時間。」

在周雲的眼中,虞山山脈某處,竟藏有萬縷玄異氣流凝聚成一條幼小的麒麟異象地。

只要稍加修改調整,就有踏千山入萬地之勢,極其神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