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永恆主宰 第10章 _安幽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最終,古長青還是選擇了妥協,反正林傾城也不會勾引他,壓槍就壓槍,咱練槍的人,還就不信壓不了槍。

唐月柔又是千叮萬囑一番後,在離開前才想起了正事。

「墨兒,少宗主競選在三個月後,但是楚家少族長競選卻在一個月後。」

說到正事,唐月柔的臉上露出一絲凝重:「我知道墨兒你上次外出,應該是得到了奇遇。

但是你那三位哥哥可不是一般人,他們的武魂皆不差,資質更是上上之選。

而且,修為築體圓滿。

墨兒,你與他們之間的差距極大,好在這次少族長之戰並非擂台賽,而是秘境爭奪戰。

這秘境……我爭取到了祖地。」

「祖地?

就是有青靈浠水的祖地?」

「沒錯,只要你得到青靈浠水,你就能夠治好天萎,即便你未曾成為少族長,也無妨。」

「我明白了。」

古長青點頭。

「這裡有些資源,墨兒,這段時間,你好好修行,努力提升修為,無論怎樣,你都要得到青靈浠水。」

說著,唐月柔取出一枚儲物戒指交給古長青。

古長青接過儲物戒指,當即露出一絲驚愕,其中的資源讓他震撼。

上品靈石有近十萬枚,還有各種丹藥,從一星到五星,不下百種。

「娘,為何會有這麼多資源?」

古長青有些疑惑,這些資源對於楚家來說都不是小數目,而楚雲墨的父母在楚家身份雖然不低,卻也不可能隨意拿出這麼多資源才對。

「你不用管這些資源怎麼來得,你努力修行就好。」

唐月柔笑了笑,沒有多說,又再三叮囑後,方才離開了古長青的住所。

握着手中戒指,古長青隱隱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將戒指收起,古長青看向林傾城:「林姑娘,我娘已經走了,你可以與我坦誠相對了。」

他說的很明確,我知道你林傾城不是真的要跟我談感情,那就說出互相的需求,達成協議。

林傾城不笨,當然知道古長青的意思,她之所以留下來,也是為了這件事。

但是,她現在改主意了。

目光瞥過古長青的胸口,林傾城的腦海中閃過八年前那一幕。

那一道黑色的『劍痕』,無法抹去,因為,那是黑魂毒蠍的尾針留下的。

黑魂毒蠍留下的傷痕具有神念烙印,而修士只有邁入罡體,才會接觸神識。

很細微,但是,林傾城一生都忘不了,是他嗎?

這些年,她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至今,想起那黑亮的尾針她依舊不寒而慄,可是,那個少年卻奮不顧身的擋了下來。

自此,那個少年被黑魂毒蠍拖入叢林深處,杳無音訊。

後來,她回到宗門,讓父親派遣大量弟子尋找,奈何一直未曾找到那個少年,直到六年前,問仙宗妖孽古長青名震大秦,她發現古長青與那少年有七分相似,只是兩年時間,少年成長極大。

故而林傾城也只是懷疑,卻一直沒有機會證實。

不曾想,今日發現楚雲墨……會是楚雲墨嗎?

可是,八年時間,長相差距會如此之大嗎?

「林姑娘?」

古長青看着愣神的林傾城,接着問道。

「嗯,啊,楚,楚師兄,你叫我林師妹便好。」

林傾城回過神,「坦誠相對?

現在嗎?

我,我們還沒舉辦婚約呢,會不會太快了點?」

「額?」

古長青當即愣在原地,你丫認真的?

「以後,請師兄多多關照了。」

林傾城那誘人的雙目眨了眨,接着直接走入自己的住所。

古長青有些懵,這劇情走向不對啊。

難道,他表達的不夠清楚?

搖了搖頭,古長青沒再理會林傾城,不過他的住所多了一個女人,終歸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至少自己的行事不能太隨意了。

看着唐月柔給他的儲物戒指,古長青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如此多的資源,一個月,他完全能夠邁入築體後期。

後續的日子裏,古長青大多數時候都窩在住所修行。

實力逐步提升,古長青享受着變強的快感。

至於林傾城,早就被他拋之腦後了,對方不急,他更不急,他倒要看看,這林傾城葫蘆里到底賣着什麼葯。

林傾城靜靜的站在古長青的房門前,透過紗窗,看着裏面努力修行的古長青,面紗之下,那傾城國色的嬌顏之上,卻是有些忐忑。

「你究竟是不是他?

又或許,這一切只是碰巧?

你若是他,該有多好。」

林傾城慢慢握緊雙手,腦海之中不斷閃過那道稚嫩而錯愕的少年模樣…………踏雲宗,核心大殿便是神武殿。

神武殿弟子,皆是資質頂級的妖孽。

唯有二十歲之下邁入築體後期的弟子才能進入神武殿。

如楚雲墨的三個哥哥,其他個家族的少族長,無疑都是神武殿的妖孽弟子,楚雲墨修為只是築體中期,還沒辦法申請進入神武殿。

任何宗門家族,皆不得無端欺壓神武殿弟子,而且,神武殿弟子具有極多的權利,這些是宗門太上長老定下的規矩。

同樣,想要成為楚家少族長,必須是神武殿弟子,故而這一個月時間,古長青必須將修為提升到築體後期。

「楚雲墨,滾出來!
!」

一聲大喝響徹雲霄。

林傾城微微頷首。

依靠傳音陣法,將聲音傳遍整個宗門,只有神武殿的弟子才有資格如此。

只是楚雲墨是什麼身份,即便是神武殿弟子也不至於如此無視楚家顏面直接挑釁楚雲墨吧?

除非……林傾城眉頭微微一皺,別看這區區一吼,牽扯出的東西可不少。

古長青睜開雙目,從修行之中回過神,接着站起身走出房間。

吱呀!

房門打開,與外面的林傾城照面。

「林師妹這是?」

「閑來無事,想找師兄帶我出去走走,發現師兄在閉關,又不忍打擾。」

林傾城隨意找出一個理由道。

「既如此,我們現在就出去走走吧。」

古長青當即道。

「現在?」

林傾城微微一愣,這個楚雲墨,倒是夠膽識。

「楚雲墨,動了我沈家的人就當縮頭烏龜嗎?

你就是個天萎,一個廢人,來啊,我沈從就在天峰腳下,等你出來把我打的滿地找牙。

天萎就是天萎,哈哈,你若不是楚家嫡系,你這種貨色,應該適合去青樓,相信很多老爺們會對你有興趣。」

沈從繼續道。

此話,已經有極強的侮辱性了,若是古長青不去應戰,定然會成為踏雲宗笑話。

「呵呵,看來那幾個楚家妖孽按耐不住了。」

古長青冷笑道,沒有楚家人的支持,沈家沈從敢這麼侮辱他?

沈家,還真不敢把楚家得罪死。

少族長之爭,楚雲墨在其他三人的眼裡,不上檔次,但是,拉低了他們的檔次。